早个睡眼惺忪涂脂抹粉儿阳光明媚傻乐傻乐的安

▏一周语文 ‖ 2017(36周) ▍ 2017-8-28~2017-9-3   ▋

1736周单字爱。循例,周一的“七夕”再度过得混搭而奇葩,商业喧嚣之外(连卖瓶啤酒都拟出“七夕配酒天长地久”的slogan),这个内涵繁复的传统节日依例成为话题,可其实,大伙儿也只是把它当个话由:“七夕啊七夕,你比巴西少一夕”……瞧这岔打的。

没错,无论哪家平台、哪家机构,七夕都打爱情牌,可在公共话语空间爱情乏善可陈的无聊语境里,最终也只有糗百式笑话嚣张且邪性:“友人给杜蕾斯写了一个七夕文案:当初身体都能进去的人,现在连朋友圈都进不去了”……这文案是在黑朋友圈呢?还是在黑天下所有假爱之名的买卖?

“炸掉一切可以拿来当情人节过的节日吧/和爱过这些节日的人/用他们的碎片堆砌成一颗真心/作为爱情坟墓上的祭礼/然后在丫坟头上狂蹦一段中老年迪士高/边跳边喊:你已经死透了吧?/不然世人假你之名所行的这种种苟且/哪件不够把你气得挺尸?”……这段诗文出自饭友王金牙儿,在这段咬牙切齿里我反倒是看见对于永未成为“节日”的爱情的憧憬——一种咬牙切齿的憧憬。

汉字“爱”为形声兼会意字,《说文-夂部》的解释说,愛,本义为行徘徊,引申义有:① 仁爱、慈爱;② 男女间的情爱;③ 爱惜;④ 吝惜、⑤ 容易——我试着用 ② 和 ⑤ 造了个句,把我自己吓一跳,句曰:爱很爱变味儿……莫非这正是语文里原本藏有的玄机?

—————————————————————————————————————————

● ▍  刷量真凶  

来自作者明宇小姐近日专文。“一部剧的播放量400亿,网民总数才7亿,每个人都要看60次?”“电视台为了赚广告费收视率造假,视频网站能好到哪去?”“……整个播放链条里的每个环节都有刷量动机,连爱奇艺自己都有,但所有人都说不是自己。究竟谁刷的量,成了一桩迷案”……假使所有凶手都在嚷嚷抓住凶手,怕是永远也抓不住凶手?

● ▍  一个称职的病人不应该絮絮叨叨   ▍

来自作家西闪文章,文章讨论《疾痛的故事》一书中医患对话的意义:“一个‘称职’的病人,不应该絮絮叨叨地讲述无关紧要的痛楚,而应该简明扼要地说重点。最好是设身处地站在医生的立场看待自己的疾病”……做一个合格的病人,理念之外,沟通能力更重要,而所谓沟通能力,无非小学语文一二三,现在,知道自己小学就没学好语文的人不多,很多人以为我在朋友圈混得不错,语文哪里不好了?

● ▍  心智控制   ▍

语出作者徐贲文章,讨论以“强制性劝说”为特点的洗脑术,作者引用美国心理学家津巴多的话说,“心智控制是个人或集体的选择和行动自由遭到破坏的过程;破坏这种自由意思,能改变和扭曲人的察觉、动机、感情、认知和由此而来的行为”,“现实生活中的洗脑有许多并不像《1984》中那么明显、激烈和暴力,而是以相当平常、似乎无害,甚至有益于个人或社会的方式在悄悄进行”……这是徐贲先生的总结。

● ▍  你厂旗下的签约男作者还好吗?   ▍

来自作者曹乐溪近日文章,“8月21日晚上作家李枫接连发出的几条微博。‘上过床’‘性骚扰和性侵犯’‘淫乱的世界’这些犀利字眼不仅扎了另一位‘当事人’郭敬明的心,也让看最小说长大的一批人目瞪口呆……‘你厂旗下的签约男作者还好吗?’如今成为了大家的日常问候梗。”

● ▍  diss文化   ▍

网络热词,是 Disrespect (不敬 )和 Disparage (轻视) 的合成简写,在“Hip Hop”文化中,“Diss”指在说唱中对自己不喜欢的歌手或团体直抒胸臆表达不满、轻蔑,算嘻哈文化要件之一,脱离“Hip Hop”语境后,在其延展式变格里,“态度”渐变为“秀”而非,渐变为一种表演性的“不敬”,展览式的“轻蔑”……冒犯之美不是中国大众的库存美学,大伙习惯的,是你好我好观众好。

● ▍  让我变胖的是爱情这个王八蛋   ▍

语出饭友暖小团:“回忆了一遍变胖的经历,大概是瘦,有人追,恋爱,然后不打扮不出门,吃啊吃,变胖,被甩,然后失恋,减肥,又有人追,恋爱,然后结婚,吃啊吃,变胖,至今。你看啊,让我胖的不是吃,而是爱情这个王八蛋”……“减肥失败”这锅本来是很难甩出去的,可这位胖友偏就甩了,还甩得叮咣五四得有理有据。满分!

● ▍  过期不候型许愿   ▍

来自作者潘姜汐熹等本周报告,“过期不候型许愿”指“为了当下心里好受,而乱开空头支票的一种行为。比如生病时发誓要养生,病好了买的枸杞根本不想拆开;期中考砸了发誓要好好复习,期末还是考前3天才翻开书”……用“过期不候型许愿”迭代“小人常立志”之类的俗话说,升级了现代人的千头万绪的焦虑,也让这亘古不变的人性更像镜子,照见惰性的暗疮推诿的酒刺。

● ▍  巴黎综合症   ▍

来自饭友gravity0推荐,此病乃“近年兴起的一种心理疾病。主要患者是日本人,病因是日本旅游者在巴黎发现真实的巴黎和他们了解的想象的差异巨大进而引发的一种心理疾病。病症表现为恶心、失眠、抽搐、难以名状的恐惧感、自卑感、蒙羞感以及被迫害妄想症,甚至是有自杀倾向”……这病是怎样一种心魔?叶公好龙?爱之深责之切?

● ▍  婴儿用的日化品一般都比较好用   ▍

来自作者王朝靖有关“年龄刻板印象”的讨论,一项调查显示,有近3成的成年人会选择购买儿童类产品,有受访者表示,“婴儿用的日化品一般都比较好用”……相比“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儿”标签化思维,更趋精准的用户分类不是把老花镜卖给爷爷奶奶,而是把指尖陀螺同时推荐给逐风少年和花样大妈,此即所谓“跨年龄消费’——它所依据的不是消费者的年龄而是心态——夕阳红大叔咋就不能蹦蹦迪嘻嘻哈?

● ▍  17语文第八季   ▍

◎ 百度给孩子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用百度了。(Twitter.akid)
◎ 保温杯后的世代倒错:现在老年人身体老了,但是心年轻,而年轻人身体年轻,但是心已老了。。 (肖峰)
◎ 标题党丧心病狂……《去年做鸭赚了7个亿》——文章主角是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Twitter.StarKnight)
◎ 别人问我:“比你在你咬了一口的苹果里发现一条虫子还要糟心的事是什么呢?” 我:“是所有事,是他妈的所有事,你以为我会说「当然是发现半截虫子了哈哈哈」是吧,你错了大兄弟,比这糟心的事,是我他妈的生活里他妈的所有的他妈的任何事。”(佚名)
◎ 出多少钱能从热搜降下来? ????(他回精神病院了)
◎ 穿着高仿supreme,嚼着保温杯的剩菜。还for real还有爱。我呸。(叶三)
◎ 大部分人要不是活不下去了谁想勤劳勇敢。(Chaos)
◎ 带节奏不婚不育型账号被封,网络掀起“反猫复孩”浪潮:2042年,面对日益严峻的人口形势,全面五孩政策正式出台,同年,网络上一批喜欢带节奏不结婚不生小孩的账号均遭封号。为了鼓励生育,“反猫复孩”成为这时的网络主旋律,微博上一批萌孩博主得到平台大力扶持,吸孩风气正在慢慢培育中。(洋葱日报)
◎ 到了这个年纪会在你耳边轻轻唱歌喜欢你的肉体还会送你包包的就只剩下蚊子了。(佚名)
◎ 窦唯现在不唱歌也不写词了,否则写个“低端人口”,和当年的“高级动物”呼应,该是多么摇滚。(金融界人贩子)
◎ 对象忽悠我吃冰淇淋:“它是凉的,没有热量。”(20岁女大学生)
◎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那已经进犯到境内的呢?刚才看到有网友给出这样的建议:“让吴京上啊,非军人身份,一个人搞定阿三妥妥的,没问题”。(佚名)
◎ 灌毒药的给灌兴奋剂的辩护,必须的,否则镇不住场。 ????(虫子在北京)
◎ 花了400多抓娃娃,最后只是帮它们翻了个身。(美嘉.rar)
◎ 火车上的小情侣。两个都长得不好看。她拉着他,笑吟吟的,撒娇,撩拨他。而他,两眼无神,因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他并不引以为傲的女人爱着而感到尴尬”……加缪这人太损了。(美嘉.rar)
◎ 渐渐你会明白这世上谁也说服不了谁,以及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对喜欢的人表达多了会变廉价,跟厌恶的人掰扯简直是自找屎吃。最后你沉默,倒不是颓丧,而是心里有一片好风景,于是不言不语。(耳帝)
◎ 近期发现,听别人交谈过程中出现率很高的一句话,“你听我把话讲完”,可使很多人都没有耐心听人讲话的啊。(马冇冇)
◎ 可能是偏见,国产都市剧还没有一部我看了不尴尬的,里边场景和人物造型都像拿个锣敲着喊,看哪看哪!都市!白领!现代生活!但内核全是新农村爱情故事,女人永远恨嫁,婆婆永远难缠,你爸也永远是你爸,人与人之间缺乏边界,生活得过于热闹,也过于在乎。(七颗栗子)
◎ 民意只有在哪家饭店好吃上有意义。(贾行家)
◎ 你过得好不好别人未必知道,你一胖别人就看出来了。(Marskay)
◎ “你入行不少时间了,专业知识学得怎么样了?” “蒙人够用。” “不错。”(Twitter.StarKnight)
◎ 朋友去西北旅游,无意间发现了喵星侵占我国领土的证据。 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喵星的最终目的就是利用气候变暖和荒漠化,把地球变成一个大型猫砂盆。(Twitter.CJie)
◎ 缺乏足够的图像,讲述的双方就显得很有耐心,赋体似的铺排堆砌有意义;图像过剩时,必要的描述又该是什么样呢。(贾行家)
◎ 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抓一批人来伐木,不要指挥他们做这个那个,你只要教他们如何渴望大海就够了。(珠元宝转《小王子》)
◎ 丧,是一种生活态度,不是一种情绪,是无欲无求,没有波澜起伏,内心平安(without 喜乐),是随它去,是不争,是不惺惺作态,绝对不会激烈的嚎啕大哭,只是内心平静的接受什么都没有变好,什么都不会变好,用确定的内心去过确定的生活,这才是丧,少用你们情绪偶然的崩溃假装是我们岁月静好的丧逼。(废话师)
◎ “丧文化”是年轻人偷偷努力的烟雾弹:调查发现,平时高举丧文化的年轻人其实一点不丧,丧是他们用于迷惑对手的烟雾弹,让对手轻视自己,但他们背地里比谁都努力。这类似于上学时课堂上故意玩给同学看,回家自己偷偷用功。所以,丧是当代年轻人的竞争谋略,如果以为他们是真的丧那就贻笑大方了。(洋葱日报)
◎“涉县拘食”——网友因质疑医院食堂饭菜而被拘留,这个成语如何?(罗昌平)
◎ 生孩子是用问题回答问题。(贾行家)
◎ 维基百科对于“娘娘腔”这个词条给出的解释是“一种对男性使用的差别用语,具有性别刻板印象意涵且含有歧视意味”。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指男人动作、行为、形象女性化,娘炮一般用于形容男人娘娘腔,跟女人似的。”(美嘉.rar)
◎ 我不知道那种像我一样养猫、爱买鞋、沉迷手机游戏、看剧废寝忘食、没事就刷社交媒体的人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无不良嗜好”的,要点脸好伐,这都算当代社会的吃喝嫖赌了好伐。(Twitter.rbttt)
◎ 我出去玩,朋友带来的小少男97年的,肖骁说:“马薇薇,你年轻的时候,努把力,现在就是他妈。”他妈,不加“的”,听起来也像脏话。(马薇薇)
◎ 我发现我在公众场合一旦把手机横过来,无论我在干什么,30 秒内一定会有小朋友凑过来围观。(太空小孩)
◎ 我们有一个ACG群,大家都是御宅族,于是想聚餐怎么都聚不起来。然后窝突发奇想,说,要不我们开个skype meeting,大家一起直播吃外卖,达到聚餐的结果。(Twitter.ling0322)
◎ 我偶尔会说 wokao 甚至 wocao,但印象中我从未说过 wcnm 。(王兴)
◎ 我认为目前大陆比电影分级制度更紧迫的是对于炒菜辣度的分级,不要搞类似“微辣”“中辣”这种语焉不详,甚至十分暧昧的词汇,必须统一国标,1度辣、2度辣、9度辣等等。就拿我中午点的外卖来说,很明显川菜馆子对于微辣的定义和我的认知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至少是燕郊到五道口的距离。(地下天鹅绒)
◎ 我始终认为,人品和作品是两码事,×××再怎么性侵男作者,那是他个人的问题,丝毫不影响他作品的垃圾。(布撸托许诺520言溪ii)
◎ 我头顶这个空调目测只有两档,黄芥末热狗档和路有冻死狗档。(Twitter.Fatal1tyV)
◎ 我在家看权力的游戏,我妈起码问了我几十次为什么他们这么有钱都不洗澡啊,这么脏的走来走去,然后每次有床戏的时候和我一起哀嚎“妈呀怎么又开搞了”,每次砍头砍手的那种我妈就说“哎呀哎呀好残忍啊好难受呀”,等下我说,你还是去看国产剧吧,我妈又坚决说“不行,我就要看这个!”(Twitter.rbttt)
◎ “下定决心开始减肥后,你觉得最辛苦的部分是什么?”“以前可以毫无顾忌、开心的大吃,现在却要满怀罪恶感的大吃。”(Twitter.poooo_chu)
◎ 现充的人各有各的现充,死宅确是一样的。(越关山)
◎ 小时候会为了国家、城市、班级等等东西而骄傲,现在想想真是自作多情。人只应该为自己而骄傲。(随便丸丸)
◎ 也许是个误会,×××跟谁面对面都像要给对方口。(佚名)
◎ 有的事情真的不是拖延症,而是大概知道一旦做了就会失望或失败,永远不做永远都有期待。(Twitter.dingyi)
◎ 在鸡蛋仔里吃到葡萄干 在茫茫人海遇到你 在王者峡谷选了荆轲却又恰好遇到三个脆皮(回床师)
◎ 早个睡眼惺忪涂脂抹粉儿阳光明媚傻乐傻乐的安。(小宋佳)
◎ 招人的感觉,觉得自己像人到三十但是条件一般的单身男人在找对象:一般的不想要,好的要不起,只能看看能不能骗骗有潜力的年轻小姑娘……(Twitter.rbttt)
◎ “政治就是区分敌我友”VS.“政治是正确地处理仇恨的艺术。”(夜骸)
◎ 滞留机场。聊五格电的 。(叶三)
◎ 准备辞职之前,准备分手之前,是人生感悟最多的两个阶段。(大头和他的朋友们)

● ▍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   ▍

来自作者颛顼文章,分析最近热议“保温杯”话题的传播规律,作者说,“保温杯”刷屏本质上是一个符号化的过程,让鼓手赵明义的那只普通的保温杯成为病毒的,其实是“保温杯”符号对大众潜在情绪的集体唤醒,是时不我待的岁月慨叹,是尚能饭否的流年之嗟,“正如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中说:‘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这一次焦虑了保温杯,下一次会是广场毛笔字?

● ▍  现充   ▍

网络熟词,短句“现实生活很充实”的压缩词,语源原词“リア充”为复合词,带有自诩自得意味,多年前曾入选日本网络流行语。随使用范围、频次增加,褒义转贬,现多用于自嘲语境,混合着“他黑”与“自黑”的暧昧。日本媒体新近报道说,一种“让你看起来是现充”已在四处揽客,“该服务可以提供专门的工作人员来营造出一种现充的效果。用户能够指定工作人员的性别、年龄以及拍摄地点,而且拍好的照片还会由专门人员负责PS。当照片发布出去之后,工作人员们还将跑去点赞跟评论,回复一些‘下次还要一起吃烤肉’之类的信息”……把虚荣、无聊做成买卖,既有心,又邪性。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孤岛客。微信试用版

欢迎关注
敬希赐教

与无聊共勉

微信公号无聊二维码

4条评论

  1. 中学时,接触过阿兰·德波顿《身份的焦虑》,当时年少无知,很容易地就被英伦才子带了节奏,并变得有点双脚离地,不食人间烟火。好些年就这么过去了,现在倒是想知道焦虑、虚荣、愤怒、自大这些一直以来被我们所嫌弃的情绪为何被我们所嫌弃。身份的焦虑部分源于对现状的不自信,想要去改变,却毫无办法,因此会感到痛苦,甚至会选择麻痹自己。如果身份、地位、财富能让我们快乐和满足,我们为什么不能变得功利?又为什么不可以为自己的身份感到焦虑?

  2. 黄老师辛苦了,每集都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