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一定得拉窗帘

 一周语文 ▎2015(06周) ▎2015-2-2~2015-2-8

1506为本周单字“挖”。上周,人大代表李宝俊“挖坑”事件引发极大关注:“1月24日6时许,北京德胜门内大街93号门前发生坍塌。所幸,塌陷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车辆损伤。经过初步判断,该坍塌事故是一起由人为私自开挖地下室导致的事故,而业主竟是身为江苏省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宝俊。”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始于人大代表李宝俊在京城挖了一个‘坑’,但是细究之下,李宝俊的背后似乎还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坑’,北京德胜门内大街的那个坑可以填平了事,而其他‘坑’里藏着什么真相,必须继续挖一挖。”前面的快评来自评家陈方,原文题目是“‘挖坑’代表背后还有多少‘坑’”。

这个来自“挖坑代表”的“塌陷”,让熟词“挖坑”变成一个揭开隐秘的动作。来自《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说,“1月30日,北京石景山联合检查组在衙门口村原向阳渔场原址内发现一个地下出租房群。在一片足球场大小的院子里,房主违法建造了170多间地下室,租给了50多户流动人口,安全隐患极大。”

汉字“挖”为会意兼形声字,《说文-穴部》的解释说,穵,空大也,从穴,乙声,这一解释当为引申义。“穵”在前,“挖”随后。“穵”本义指挖掘,后为表意清晰,添加义符“扌”,写作“挖”,用以表述掘、掏之意。

—————————————————————————————————————————

◎〖木根抗拆

本周新成语之一,周三,范木根案开庭,引发关注和讨论。来自媒体的消息说,“农民范木根刺死两名拆迁人员是否属“正当防卫”行为成案件最受关注的焦点。”

◎〖我的羽绒服是红的

来自澎湃新闻本周推荐,语出诗人余秀华。本周,诗人余秀华作品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出版。在该书新书发布会上,记者问:“您说曾有人问您红没红,您很机智地说我的羽绒服是红的,您今天特意穿的吗?余秀华答:‘我家里就这么一件好一点的衣服,所以就穿这个来的’”……商业语境里,“红”已成为万众瞩目万贯家财的浓缩式表述,若非如此,余秀华大可不不顾左右而言,巧妙躲闪……这一刻的诗人不是机智,而是世故,诗意地躲闪着,世故着。

◎〖请转发他的笑脸

语出作者假装在纽约本周文章,原题“记住他最好的方式,是记住他做过的事”,本周此文被自媒体广泛转发,影响巨大。文章简述后藤健二生平故事,强调他生前做的事情让足以让很多专业记者汗颜,他“以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热情和坚持,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也有人在推特上呼吁,‘不要转发后藤被杀害的照片,请转发他的笑脸’。”

◎〖扮演好男人是危险行当

语出作者闫红刊载于腾讯娱乐快评,原题“谁在逼迫陈赫文章们扮演‘好男人’”:“扮演‘好男人’,亦是危险行当,类似于刀尖上舔血,一旦中途演不下去了,那人们曾经怎样为之感动,现在就会怎样为之愤怒。群情激奋之际,陈赫乱了阵脚,一步错,步步错,说多错多,也就在所难免了”……汉字“好”既是多音字(hǎo + hào),也是一个基础义项落脚于“泛指”的形容词,一千个人的“好”甚至会有两千个标准,哪会有什么标准答案?

◎〖不知情权

来自作者杨思亮周一刊载于虎嗅网专栏,原题“你的朋友圈还有朋友吗”。文章探讨信息过剩时代社交媒体的复杂效应。作者援引早年间由新周刊引用过的“不知情权”一词,简述面对信息选择纠结的两难处境:“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在1978年的预言: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我们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于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温润如王丽坤

语出剧作家阿顺周一微信:“当然别误会成布拉格之恋。这部黑处女座的女性主义颜影MV,是海角七号走出来的太平轮,是拉动布拉格旅游的中捷友好英菲尼迪。导演想说的太多,不如Let it be。影院外竟然毫无预兆的落雪了,薄薄一层,温润,如王丽坤,还挺美的”……不知这部叠加繁复之喻的电影是哪部,不过,以美女喻薄雪大致可感,心境折射?愿念投影?多半如此。

◎〖虚构渗进现实,现实渗进虚构

来自泡网本周推荐,语出作者Sam Anderson专栏文章,原题“村上春树的激烈想象”,文章探讨作家村上春树的文学影响力,简言之,这种影响力即表现为“虚构渗进现实,现实渗进虚构”:“人们根据村上小说中描述的菜肴出版了菜谱,根据小说中人物听的音乐制作出了无尽的在线音乐播放列表……一个韩国公司组织了‘海边的卡夫卡’关西旅游团,而波兰语译者正在整理一个以东京为目的地的《1Q84》主题旅游导览……虚构渗进现实,现实渗进虚构。他总是让我们在不同的世界之间来回穿梭。”

◎〖如果非要

语出作家张晓舟本周专栏,原题“失去任何类型危险的徐克们”。文章开篇部分,连用多次“如果非要”:1、如果非要在思想内容上找亮点……2、如果非要在编剧上找亮点……3、如果非要在电影技巧上找亮点……4、如果非要论艺术性”……张老师在一篇专栏文章里高频假设虚拟,那些被“虚拟”道出的“亮点”多半不过勉强之光吧。

◎〖和民众来一场偶遇

来自澎湃新闻题为“落马官员装B指南”趣文。其中一段:“装逼第六条,是要和民众来一场偶遇。比如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南京梅花山景区,人流如织,不少市民赏花正赏得起劲,不经意间却发现南京市长季建业正悄悄站在他们的身后,并不时掏出手机与市民一起拍摄梅花山美景,引得不少市民大呼:‘季市长好亲民’。”

◎〖巨婴男

语出作家黄佟佟刊载于腾讯娱乐的快评。论及上周陈赫狗血婚恋剧,黄佟佟将事主陈赫比拟为“巨婴男”:“什么叫巨婴?就是心智都滞留在婴儿水平的成年人,巨婴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全能自恋、全部事情以自我为中心、以我为考量对象”……与“巨婴男”对应的附带词组是“保姆女”。

◎〖策划了几个小时在什么地点以什么形式从什么时间到什么时间崩溃

语出饭友贾行家饭文:“策划了几个小时在什么地点以什么形式从什么时间到什么时间崩溃,以及代价上限,待基本敲定时,情绪已恢复平静”……这段定语繁复的长句挑剔情绪冲动时的细密肌理,而它本身也如一个缓冲支架,让冲动晾起来吹吹风。

◎〖坦克蓝

语出作家陈村微博。当日,某媒体官方微博报告“中国将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时举行阅兵式”消息,陈村附言:“北京人好福气,又好享受几天阅兵坦克蓝。”

◎〖回家一定得拉窗帘

语出网友沐风而遇周星星微博:“层出不穷的娱乐圈猛料,说明了一个宇宙真理:回家一定得拉窗帘”……繁多八卦原本五花八门,数不胜数,但比较而言,“窗帘”确为关键道具。据此可推论的是,“拉上窗帘”或者不,该听“导演”意愿的还是“投资人”谋略?

◎〖死亡福利

来自大连凯丹天地本周消息。消息原题“有一种公司叫做别人家的公司—2015年八大奇葩公司福利”。文中开列各种不同方式的“公司福利”,让普通公司普通人大大开眼界,其中既有所谓“死亡福利”,这一“福利”来自谷歌。“谷歌公布‘死亡福利’:如员工在雇用期内过世,未来10年其伴侣将获得该过世员工年薪50%的支票。谷歌3.4万名员工都有资格享受这项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