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夕阳情》

在电视镜头前,陈文茜思路开阔清晰,咄咄逼人,可在汉字里,却是另外的样子。凤凰卫视每周她主持“解码”,大多话题与政治相关。女人一谈政治,本身就有点让人皱眉。但得承认她比很多男人更适合谈政治。观点鲜明不说,思路的清晰开放就好多老男小男无法比。当然,也有代价——看见她,至少在她开始侃侃而谈前,我总要想起另外一个成功女人说的话:“我整天守着一大堆穿不完的衣服和干不完的工作,为什么?”……我的联想在陈文茜的文字中得到落实与呼应。“一大堆穿不完的衣服和干不完的工作”之类的细节被置换为陈氏细节:“中年女子的周末,多半看报打发,悄然困去,醒来只觉得人生色调有点灰蓝了,像电影散场独留坐位的观众。寂寞地过了一段时间,一看表,发现才过了半个时辰”……这段文字与李碧华说的一句话神似得紧,不同的只是李未及展开,忽然搁笔。在一个短文开头,李碧华说:“每个周末我都会疯狂看报,直到把自己读成‘黑手党’。”我发现在这两位都有着咄咄逼人一面的女强人身上,其实都有着被性别制约的脆弱一面。这发现当然不新鲜,新鲜的是她们所选择喻体的相似。在她们语境迥异的叙述中,居然都选择了报纸。而其实,今天的报纸就是一个世界。她们都已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的世界,但也缺少一个他者的喧闹喧嚣的世界,而这时,报纸五花八门的无聊刚好成为那个她们缺失的世界的明喻。当然,它也是暗喻。挑明它,陈文茜选择了张爱玲《金锁记》中的七巧——“多少日子为了要按捺她自己,她按捺得全身筋骨与牙根都酸楚了”,而最终当小叔真的向她示爱时,七巧看见的,竟是爱情表白后面掩蔽不及的算计。陈文茜其实还是电视上那个通透的陈文茜。她的自省坦白得不能再坦白:如果仅仅是脆弱倒也未必不幸,关键在于很多“北大荒”在太脆弱的同时,又是七巧般地太精明。于是也就只好让自己的人生像叠影:“叠了一层女人的世故精干,又叠了一层女孩的无救痴情;叠了一道中年女人才练出的耐性,又叠了一道中年才发慌的寂寞……表面沉静,日历一页页撕去,心不免乱。”

5条评论

  1. 色情片那段时间,我们刚换了上司,新官推行的一系列改革让我们措手不及,陪酒妹大家都觉得压力特别大。周末,同事说要找个地方放松放松。一向没有激情片什么夜生活的我只好听从大家的安排。我从来没
    去过夜总会,出于好奇,我没有拒绝同事的提议。同居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不停猜测着周围客人的身份。成人电影还没等我适应过来,一位服务生走过来为我们点单。同事驾轻就熟地点着单,脱衣舞我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那位小弟的样子。高高瘦瘦的,有一双无辜的忧伤的眼睛,小姐手指很修长,说话声音很好听,他这样的男孩如果在卖淫女大学校园或公司里应该是“名草”吧,在这个地方工作应该会美胸受很多女客人喜欢。“小雅,你会玩骰子吧?”同事的询问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挑逗我应付着同事,深怕他们看出我的心思,同时心中小小地期待着他还会过来。情人他真的专门招呼我们这桌,他说自己叫文,让我们叫他阿文。偷情“阿文,好有气质的名字,配他刚好”我在心里自言自语。同事见我心不在焉,潘金莲特意让文坐到我身边。我又惊又喜,紧张得打翻了酒瓶。三级片文细心地递来毛巾,帮忙处理桌上和沙发上的惨状。在同事的插科打诨下,裸照我和文渐渐熟络起来。 白天,他睡觉,我上班。他睡醒了会给我发消息或打电话,处女隔三岔五,我就到他上班的地方陪他工作。裸体从莲花路口回湖里的住处要四十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