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克隆时代的技术价值分析》

第三章为“克隆技术概念的社会扩散”。用我的话说,它所探讨的问题其实就是某概念被大众媒体歪曲并贱化的过程,很有意思。在绝大多数情形下,媒体对于一个新概念的歪曲式传播并非故意,但常常它越是高度重视某概念,某概念被歪曲传播的几率也就越大。其歪曲的主要路径有:简单化处理;庸俗化宣传;片面化认识和虚幻化演绎。本书关键词“克隆”即遭受如此命运。据本书作者刘科先生分析,“克隆”一词至少被误解为诸如“模仿”、“抄袭”、“伪造”、“复制”、“假冒”、“仿制”、“重复”等繁多语意,而这种种与“克隆”一词原有的科学意义已然大相径庭。

一九零三年,赫伯特-韦伯创造了“clone”一词,用来描述从单一遗传原本(祖先)无性繁殖而来的有机物群体。这个语词很快在植物学家中间被接受,同时在从事细胞培养工作的生物学家中间获得许多赞许。“clone”一词源于希腊文“klon”,即小枝、嫩枝、插枝之意。后来,“clone”由名词意(本意)到动词意(转意),又引申出了其他方面的动词意。根据韦氏大辞典,“clone”在名词意上,指的是由某一个体经无性繁殖所产生的全部后代,可自然生产也可以用其他人为的方式生产;在动词意上,指的就是“无性繁殖”的过程。

在“clone”一词汉译过程中,最开始它被意译为“无性繁殖”或“无性系”,意指某一生物个体经由无性繁殖方式而繁殖出来全部后代。后来,一方面因为“clone”的实际含义是指“人工诱导的无性繁殖方式”,译为“无性繁殖”不能完整表述其含义;另一方面,在已经发展出“基因克隆”和“分子克隆”技术后,再把“clone”译为“无性繁殖”或“无性系”已无法准确表达它当前的内涵。于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科学家吴旻首次将“clone”一词音译为“克隆”,并定义为“一个生物体或细胞通过无性繁殖而产生的一个群体,组成这种群体的每一个个体在基因型上应该都是相同的。”

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施尔伐先生说:“科学共同体现在已经失去了对‘克隆’一词的控制,‘克隆’已经有了流行的含义,并且不可能被驱除。我们必须接受被剥夺了任何科学意义的有关克隆的民主争论。我们应该通过选择别的词汇来为科学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并且向公众解释生物技术领域中的进展。”翻译教授的话,一个语词的社会扩散过程其实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没办法的事。而科学家也只好在一个语词的流行语义超级强大之时另起炉灶,用繁多详细的定义或阐释将那个确切的概念或含义死死镶嵌在科学的“显微镜”下。

4条评论

  1. 色情片那段时间,我们刚换了上司,新官推行的一系列改革让我们措手不及,陪酒妹大家都觉得压力特别大。周末,同事说要找个地方放松放松。一向没有激情片什么夜生活的我只好听从大家的安排。我从来没
    去过夜总会,出于好奇,我没有拒绝同事的提议。同居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不停猜测着周围客人的身份。成人电影还没等我适应过来,一位服务生走过来为我们点单。同事驾轻就熟地点着单,脱衣舞我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那位小弟的样子。高高瘦瘦的,有一双无辜的忧伤的眼睛,小姐手指很修长,说话声音很好听,他这样的男孩如果在卖淫女大学校园或公司里应该是“名草”吧,在这个地方工作应该会美胸受很多女客人喜欢。“小雅,你会玩骰子吧?”同事的询问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挑逗我应付着同事,深怕他们看出我的心思,同时心中小小地期待着他还会过来。情人他真的专门招呼我们这桌,他说自己叫文,让我们叫他阿文。偷情“阿文,好有气质的名字,配他刚好”我在心里自言自语。同事见我心不在焉,潘金莲特意让文坐到我身边。我又惊又喜,紧张得打翻了酒瓶。三级片文细心地递来毛巾,帮忙处理桌上和沙发上的惨状。在同事的插科打诨下,裸照我和文渐渐熟络起来。 白天,他睡觉,我上班。他睡醒了会给我发消息或打电话,处女隔三岔五,我就到他上班的地方陪他工作。裸体从莲花路口回湖里的住处要四十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