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看小电影》

针对报端对“高龄嫖客”由来已久的报道热情,沈宏非沈老师自造一组词汇予以区分,计有“老嫖”、“壮嫖”、“中嫖”和“青嫖”。最初他只是发现媒体上的一则小小社会新闻,那嫖客在沈老师的词典应属“老嫖”无疑:九十四。后来,沈老师一时兴起,搜索了一下,发现媒体对“高龄嫖客”的报道兴趣由来已久。

赶巧,大前天,也九是九月三十日晚,我收友人节日短信,与此有关。如下:“20岁觉得有钱真好,30岁觉得漂亮真好,40岁觉得年轻真好,50岁觉得健康真好,60岁觉得工作真好,70岁觉得活着真好,80岁觉得杨振宁真好”……

这则短信被我归在“吉祥话儿”一类,其修辞手法则是短信语文中最常见的所谓“突降法”,整个审美效果多半仰仗积累。不过无论如何,在最后的包袱抖落出来后,一种可以被称之为“老年歧视”的态度也便顺带捎出。这东西当然不新鲜。前几年读《更年期智慧》一书,我就发现,那本书中最富建设意义的是,它提出了一个叫做“更年期歧视”的概念。它告诉读者,“更年期歧视”比更年期本身更冷漠,更残酷。

沈老师的文字一向简明活脱,可在叙及“高龄嫖客”这一篇,忽然漫长,需要读好多遍才可得其精妙,下面两句算是样本。读读看:

(1)属于社会弱势群体的老年人并不一定势弱,即使弱,也不等于弱到完全没有。这一点已是常识问题。至少,总得把有没有性能力和有没有性权利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系先搞清楚吧。

(2)在欣然接受以一国或一市的高龄市民当作医疗制度及水准、空气及食品质量甚至社会制度和善良民风之正面指标的同时,我显然不想再读到报纸上对于“一伙老不正经的东西”的报道,哪怕下一次被当场抓获的嫖妓者是一百岁人瑞,即使此事完全不足以被当做某一城市高龄居民性能力的正面代表,即使老而能嫖更不能算是什么“老有所为”,我们至少应该表现得稍微厚道一些,给人家以及我们各自的将来留一点面子和后路。

上海的小宝老师曾向很多人推荐一种性生活频次计算法,大致说,即十九岁每周九次,二十九岁两周九次,三十九岁三周九次,四十九岁四周九次……以此类推,八十九岁的老年人,应该是八周九次。这当然只是笑话,隐蔽着成人情色的段子,可你能看出,它反而全无歧视——因为它的计算方法告诉我们,就算是九十九岁的老年人,假使健康,也还可能九周,九次。

顺便可说的是,这个段子的关键词是“九”,据此,我怀疑它不是小宝老师的原创,而是他听胡赳赳老师讲的。需添加“注释”的是,在北京的各类小圈子里,“三”、“六”、“九”这三个数字尤其今年,名声日隆,其中的“九”,即“胡赳赳”……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信者自误。

2条评论

  1. 黄老师:
    您好!一直在读你的语词笔记,智慧而有人情味。期待能和你交换个链接。我的网址:http://hjworkroom.xfblog.com
    深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