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女人六个群

一周语文 ▍ 2018(05周)▍2018-1-29~2018-2-4

1805周单字梯。城管撤梯执法案本周仍有讨论……循例,“涉事城管人员已被涉嫌玩忽职守立案调查,广告制作商的负责人,也被警方刑事拘留。由于警方已经撤走了现场监控视频硬件,并制止现场观众拍照,目前在网上所能看到的都是文字资料,没有图像资料。”

评家王阳:“城管的职能定位极端宽泛,自然存在严重的选择性执法问题,这一点在户外广告牌上特别突出。要想有效整治城管部门的弊病,有关部门就得想清楚一个问题:城管到底是改‘为市民管理城市;还是该‘为城市管理市民’。”

学者罗翔:“人性的幽暗总有一种不断下坠的趋势。合理的制度本应抑制这种堕落的趋势,尽可能约束而非放纵人性的败坏。鲁迅曾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在城管部门制造的种种热点中,我们看到似乎是鲁迅所描述的后段。如果我们的法律不能约束人性中下坠的常态,严惩滥权之举,那么傲慢的权力永远无法学会尊重卑微的民众。”

汉字“梯”为形声兼会意字,《说文-木部》的解释说,梯,木阶也,本义为木梯,引申泛指登高用的器具或设备、形状像楼梯的、攀登等。

—————————————————————————————————————————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语出电影《前任3》插曲《体面》(唐恬词),上周末,因告别者茅侃侃在最后一条微信里引用此句,让它更多人知晓本句。“茅侃侃被‘逼到绝路’的消息于去年11月以后相继传出,他当时已面临公司濒临破产,60名员工仲裁、抵押车房的窘境”……评家朱玲说:“张锐走的时候,有种情绪叫‘创业会猝死’;茅侃侃走的时候,有种情绪叫‘创业会自杀’……事实上,不创业也可能猝死,也有自杀,也总有人NB有人SB。……惦记笼子里无风无雨还有肉,就别做旷野里、星空下奔跑的野生动物。走了的兄弟们,走好!没走的兄弟们,玩痛快!”

美颜式爱国

来自作者洛萨本周文章。“美颜式爱国”亦称“PS式爱国”,上周刷屏社交媒体的各种雪景推送(经典标题如“一场雪,才知道素颜的中国有多美”等)最为典型——这种诡异的爱国方式“对PS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对照片本体的要求反而越来越低。就像很多女生,完全不想去健身房了……从此,没人在乎女主是个胖若猪头、丑爆天际的家伙,全都沉迷于PS之后她的‘国色天香’。滥用美颜技术的人往往会放弃自我修炼,同样的,国家也是。”

哄自己全须全尾熬过这漫长的一生就是最大的胜利

语出作家王元涛本周热文,讨论《旅行青蛙》背后的人世隐喻,作者写:“养蛙儿子,并没有什么确定的意义,只能是先养起来,然后再挖空心思去发现意义……被动地出生,不是为了某种意义而活的,只能是为了寻找某种意义而活的。找到找不到,不重要,哄自己全须全尾熬过这漫长的一生,就是最大的胜利”……这“全须全尾论”属最为百姓的父母视角,对我等平民而言,“全须全尾”已近奢望。

———————-
三个女人一台戏,五个女人六个群。
(民谚)

爱笑的女孩子胸都不会太小,
因为乐极升杯。
(abao)

今天在公司撺掇石老师改行去创业。
建议他去开个生产胶带的公司,叫“老石胶带”。
(东东枪)
———————-

 

克隆猴

来自最近媒体报道:全球“首只体细胞克隆猴‘中中’于2017年11月27日诞生,10天后第二只克隆猴‘华华’诞生。”“自1996年第一只克隆羊‘多利’诞生以来,21年间,各国科学家利用体细胞先后克隆了牛、鼠、猫、狗等动物,但一直没有跨越与人类最相近的非人灵长类动物的‘屏障’”……尽管此类新闻在社交媒体场域波澜不惊,可总归不算坏消息,不过,有关命名的部分却略显粗糙,命名者显然未曾考量时间轴层面的恁多变数一……万一要是那什么,该那什么了。

科技,以折磨人为本

语出推友dingyi推文:“看到杭州地铁排大队用支付宝出站的图片,本来用传统方式又快又好,非要整高科技。还有智能门锁,以前开门只要两秒钟,智能了以后在门外连不上网或者app不好用,五分钟都打不开门……科技,以折磨人为本。”

10万+后遗症

来自作者张丰本周专栏。作者认为,“10万+”算是最新数字膜拜,“在被‘10万+’控制的时代,作者已经远远低于读者了。作者不在为自己写作,而是必须琢磨如何才能刺激到大多数人的感情。那种私人的或者隐秘的感情,越来越不值钱,悲悯、同情或尝试理解别人,远远抵不过愤怒、辱骂和帮大家发泄。王利芬的‘先高兴一下’,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10万+后遗症’,阅读数带来的开心远远战胜了一个人的死亡带来的悲伤”……在作者看来,“10万+后遗症”的实质是生意,一盘让买家永恒雀跃、卖家抵命挣扎的生意。

 

———————-

“你的前三十年,会过得很辛苦。”
“后来呢?”
“后来你就习惯了。”
(佚名)

“谁会嫌钱多嘛?!”
“量刑的时候。”(佚名)

一个朋友说:“现在整个东三省也就海南景气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戳到心痛。
(佚名)
———————-

 

它的眼睛好像奇迹般规整的深红花窗

来自作者凌越本周推荐,语出意大利国宝级作家普里莫-莱维作品《他人的行当》。在这部跨学科文化随笔中,连苍蝇都格外神异:“它的翅膀仿佛无数血管在透明的、泛出虹彩的薄膜中形成的精细迷宫。它的眼睛好像奇迹般规整的深红花窗。它的脚宛如脚爪的兵工厂,不仅长着刚毛,足垫还包含了滑行软垫、泡沫状软垫和钉状软垫”……对此,凌越说,“撇开题材、主题和观念,这些就足以构成一名一流作家的基本质地。我们看到的仿佛是一位巧匠拿着简单的针线,编织出任何想要的图画,它们总是那么栩栩如生,引人赞叹。”

职位滤镜

来自好奇心词典推荐,“指通过给职位起悬乎而唬人的‘花名’来增加工作使命感的职场操作。管网站运营维护叫 SRE (site reliability engineer),操作员立马转岗技术组;管瑜伽老师叫 educator,感觉是个需要被写进回忆录的人生 mentor。该类型企业老板大概童年没少受‘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一说法的启发”……如此说来,“职位滤镜”一说本身也是一种“滤镜”,其实,一般性工种的礼节性拔高由来已久:管“电梯工”叫“垂直交通运营总监”(2012),管“三点式”叫“池畔礼服”(2007)早有成例在先,可对大多数人而言,它们或始终是个笑话,或始终云山雾罩,对吧?

欧莱雅推出杨玉环同款口红

来自好奇心日报近日消息:“欧莱雅上线天猫彩妆旗舰店,并推出国博限定礼盒。这是欧莱雅和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首次合作,唇膏色号分别与杨玉环-RC301、赵飞燕-619、王昭君-RB301、西施-618 以及李清照-623 相对应”……核心用户当然晓得这只是所谓文化噱头,可谁会拒绝与西施、杨玉环们为伍呢?如是,商家的跨界创意在消费终端演变为一种“想象力消费”,貌似无害。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孤岛客。微信试用版
欢迎关注
敬希赐教
与无聊共勉

与无聊共勉二维码(小)

2条评论

  1. “科技以折磨人为本”说得有点过了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