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灵魂互相抄袭

▏一周语文 ‖ 2017(44周)  ▍  2017-10-23~2017-10-29    ▋

1744周单字“程”,“程序员”的“程”。本周二(10月24日)是所谓中国程序员节,这个民间节日并无官方认证,可并不妨碍码农们额手相庆,自娱自乐。他们被段子手黑得最惨最多,其中也包括他们的自黑。周二那天,“我屯儿一群年轻程序员早早来到办公室,嬉笑着互相指着鼻子讨论谁长得比较容易在地铁里被盘查”……嗯,这“黑”之细节居然还嵌入了时闻,蛮高级。

“程序员节”又称“码农节”,对文科生及广大吃瓜群众群众而言,“码农”乃至“码农文化”甚至比奇葩说掌门“马东”还陌生。他们是高薪白领族,是加班熬夜党,是万年单身狗,又是木讷寡言人……在并不多见的以职业为由生发的传播里,有关码农或程序员,标签多过调研,陌生多过理解……本周,反是诸如“今晚不加班”之类的营销打着给码农过节的幌子刷爆朋友圈,它是友爱的,却友爱地制造了更多标签。

“我们了解到的,勾画出的,永远都只是一少部分。由此我们想到,为什么不让已是程序员的你们来自报家门?还有谁比程序员更了解程序员吗”……周二那天,由搜狐网发起的“第一次全国程序员人口普查”正式启动,但愿它真能帮助公众减少误解,增进理解……节不节的不打紧,尊重和尊严其实更重要。

—————————————————————————————————————————

● ▍  没有任何年轻人愿意被代表   ▍

来自作者宣海轮本周报道。与众多百般讨好年轻人的广告相反, 百威淡啤(Bud Light)的新广告“充满了蠢蠢的违和感”,它甚至公然“嘲笑了市面上各种你看得见的年轻人营销”,制片方的想法或许是,你们都讨好年轻人,年轻人完全不够用啊……再说了,“事实是没有任何年轻人愿意被代表,也没有某种特定的风格可以代表年轻人。这种关于年轻人的‘假想’本身就挺老土的。”

● ▍  三关   ▍

语出近日一则饭文:“做人最重要就是开心,所以‘三关’很重要。哪“三关”呢?关我什么事?关你什么事?关他什么事”,用流行句式翻译此“三关”,其实就是关我屁事、关你屁事、关他屁事,简称“三个屁”?臭烘烘,接地气。

● ▍  懒洋洋地看着书喝完一杯鸡尾酒然后安心睡去   ▍

来自品玩网本周消息,“越来越多的店铺在满足消费者的每个‘瞬间’。最近,日本东京浅草开了一家书店,为读者提供‘懒洋洋地看着书,喝完一杯鸡尾酒,然后安心睡去’的瞬间”……这种“有酒有书还有床”、像天堂一样的书店很受欢迎,它“让人们可以放松下来喝一杯酒,捧一本书,在困倦的时候想睡就睡。”

● ▍  伪伪娘   ▍

网络熟词,原为ACGN次文化熟词,后渐成大众熟词,按其字面意思,“伪伪娘”即假的伪娘,亦即“真妹子”。相关词汇有伪娘、伪郎、秀吉、扶他(扶她)、伪伪郎等。

● ▍   猫是当代表情包界的扛把子   ▍

来自作者贾大方本周文章,文章追踪近年来红遍网络的楼楼、日日、狐狸、瓜皮、萌萌、咖喱、Loki等网红猫咪,介绍其真实身份和生活故事,发现如今这些猫咪,才“是当代表情包界的扛把子”。“每只猫都有自己可爱的一生,但现在只有那些成为表情包的猫,才有机会被人们永远记住”……这当然是在说猫,可也是在说人吧?

● ▍  可爱丧   ▍

网络熟词,是基于丧文化的一种细分个类,解释起来有点繁琐,按饭友王伯安的说法,今时“可爱丧”的著名代表人物,是热播剧《我的前半生》中的渣男陈俊生:“我一直也没觉得这个人就是坏,挺正常的一个中年男人形象”……用一部虚构作品中的人物形象衍生并定义一个词组,谁更受益呢?

● ▍  曾经瞎过但是现在已经快要好了   ▍

来自作者韩洪刚近日文章,讨论愈演愈烈的口碑营销,作者深挖“口碑”交易黑幕,情况复杂,变化频仍,“观众往哪里转移,营销公司的阵地就往哪里转移”,知乎10个五万粉丝的大V为电影口碑宣传报价约12万左右,而一部电影的公众号口碑营销预算,也已达百万级别……操控观众的“砸钱营销”越来越难做,“我们观众不再瞎。曾经瞎过,但是现在已经快要好了,越来越不瞎了。”一位影评人这样说。

● ▍  他喵的   ▍

网络熟词,尚在小范围流行的国骂替代语,配套替代语有“喵了个咪”(替代MLGB)等,语源多解。在网络语境中,当“TMD”被替代为“他喵的”后,其力量感大为减弱,烈度也锐减为一种小情绪,有网友考证称,“喵了个咪”跟英文“dog my cats”多有语义姻亲关联,属詈语日常化、口语化过程中常见语象,是粗话的精致版,脏口的淘气款。

● ▍  17语文第十季   ▍

◎ 所谓好的婚姻,就是厨房有烟火,客厅有微笑,卧室有拥抱,仅此而已。(泛黄的流年)
◎ “聪明和睿智有什么不一样?”“聪明是能够在跟女友吵架的时候瞬间看穿她逻辑论证上的矛盾与謬誤然后再加以反击。”“嗯,我了解了,那睿智呢?”“睿智的人会安静闭上嘴。”(Twitter.Chaoint)
◎ 同事今天气色超好,容光焕发,举手投足都自在、充满魅力。因为……再有4小时,她就要提离职了。(Twitter.R2DDlow)
◎ “文中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你告我去吧。” ???(东东枪转)
◎ 谣言止于智者,智者会给出实锤证明谣言是真的。(豆瓣.冰山李)
◎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更广阔的人生,那样的自由才是珍贵的、有价值的;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我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灵感和坐等的成就。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势必实现的决心认真地活着。(飞过山转山本耀司)
◎ 我相信,任何艺术的最高强度都是由一副深思熟虑、坚定冷静的头脑来实现的。(巫昂转卡波蒂)
◎ 我有一个梦想,不要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我努力,我锻炼,我使劲吃。我真棒。你在股掌之上的手感更好了。阿朕说。(周玄毅)
◎ 薛之谦:我现在的愿望不再是世界和平,我的愿望是朝鲜玩的再大一点。(洋葱日报)
◎ 一个人活着,不需要去跟世界解释,他只要能跟自己解释得过去就行了。一个拼命想跟世界解释自己的人,只能说明他的内心还不够宽达。”(为爱皮转)
◎ 有仪式就需要仪式感。仪式感就是非日常感,也有点表演的意思。(马克芬妮)
◎ 以为自己很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自己很幽默……堪称现代人类三大顽疾。(Twitter.LovatMemo)
◎ 节日期间查身份证。有点儿羡慕黛西那样的女公主,看见那人拿自己的证件仔细端详时可以问:“‘你是爱上我了吗?’”
◎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五味六欲七情百年(安小羽)
◎ 有个德国作家这么解释中年夫妻的两性关系:“同一间房间里,他想做爱,她也想做爱,但他们都不想跟彼此做爱。”(黑眼圈的造梦师)
◎ 有限的目标,能让人生变得简洁。(随便丸丸)
◎ 有些人觉得时间是有汇率的吧。自己的时间比较贵,别人的时间比较便宜。(Twitter.R2DDlow)
◎ 在时间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不一定!(罗昌平)
◎ 掌握了号啕大哭这项新技能,说来就来,感觉可以去演戏了。(王悦蒙)
◎ 之前做设计,客户叫做爸爸,现在创业了,用户叫做爷爷。(马冇冇)
◎ 侄子在学校把他们班主任的儿子揍了 ,我哥被请了过去。他班主任老激动了:你自己说,从小咱俩一个班,一年被你K365顿,现在你儿子又K我儿子 ,我这世世代代都翻不了身是吧?(糗百)
◎ 给你们推荐一个十一好去处…人少车少不排队-没有低消不自费-空调Wifi零食柜支个帐篷随便睡……#单位(Twitter.Fatal1tyV)
◎ 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惊世骇俗的,尽管大家都活得千篇一律。(美嘉.rar)
◎ 都坐在办公室,都没走,是他妈在坚守对工作的责任感吗?不是,是在互相绑架啊。(豆瓣.stag)
◎ 祝愿那些嫌警察权力还不够的人有生之年可以感受一下社会主义的铁拳。(中国大根)
◎ 走廊里见到个牵狗的先生,我说:“你可以带狗上班?你们老板真不错诶。”他微笑答曰:“我就是老板。”(牛山镇出品)
◎ 就算在地狱里也要找到被折磨的乐趣,这就是我们下贱的人生啊!(马薇薇)
◎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互相抄袭。(豆瓣.冰山李)
◎ 现代人掏出手机抓拍堪比西部牛仔拔枪术决斗。(Twitter.cedric1890)
◎ 以前有个苏联笑话,说是一个检察官下班回家,一边吃着饭,一边忍不住自己嘿嘿地笑。老婆问他,你这是怎么了?检察官说,我想起今天上班听到的一个笑话,太有意思了。老婆说什么笑话?你讲来听听。检察官说,你疯了吗?就因为那人讲这个笑话,我判了他12年。(东东枪)
◎ 每次听假行僧都会有一种抛下一切去要饭的冲动。(美嘉.rar)
◎ 看到比喻好贴切:“好像饭否是繁忙都市中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庄的住民有着独自的慢生活节奏,不管现实中的他们是什么样,饭上的他们往往无所事事、迷糊随和。”(小马前辈)
◎ 女儿:听说月亮上有只鹅,它叫什么名字啊? 我:月亮上只有兔子啊,没有鹅。 女儿:嫦娥是什么鹅啊? 我:……(realazy) ?
◎ 这两天的公交车没法坐,尽是没刷牙又谈论国是的,屏得人肺都要炸了。(清风不识字转朋友圈)

● ▍  凑近了闻你可以闻到鱼香茄子味   ▍

来自朱凯麟本周商业报道。报道介绍方太油烟机新近广告,其创意一是文艺腔,一是艺术范儿。文艺腔以文案方式传递(结婚50年,我写了1872封情书向他表白心意。他这个人不常写信,却用半个世纪回了我一封特别的情书),艺术范儿则用准行为艺术方式,从消费者中搜集油烟、制成油墨,编印《油烟情书》,“最终这些纸质版的《油烟情书》主要会在展览中发放,少数会留给参与捐赠油烟的用户。 据说,凑近了闻,你可以闻到鱼香茄子味”……本土产品广告的粗鄙无华旷日持久,这支“油烟情书”走心接地气,竟不大敢信。

● ▍  暴击   ▍

网络熟词,本为游戏术语,后渐变为大众熟词,描述超出常规或预期的伤害。原语境里的“暴击”还有“必杀”“会心一击”“愤怒的一击”“幸运的一击”等多种变称,却滞留原地,未随“暴击”一并大众化,或许对非游戏人群而言,变称里那些戏谑黑色的部分太过隐晦?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孤岛客。微信试用版
欢迎关注
敬希赐教

与无聊共勉

微信公号无聊二维码

5条评论

  1. 加班狗居然抢到沙发坐~

  2. 《油烟情书》创意很好,建议书里印上:“油墨为强致癌物,请勿触摸”,以安慰单身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