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请允许我follow你

▏一周语文 ‖ 2017(38周) ▍ 2017-9-11~2017-9-17   ▋

1738周单字“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日前发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首次对互联网‘群主’的责任进行了明确,要求‘群主’需履行管理责任,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简而言之就是‘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至此,内“谁”已然果声名赫赫——“谁”要当负责人了!负、责、人啊。

汉字“谁”为疑问人称代词,其主要义项包括 ①什么人;②哪个人、哪些人(who);③何人;④某人(someone);⑤ 每个人(everyone);⑥ 何事,相当于“什么”(what、where)……规定中‘谁建群谁负责’听上去硬朗干脆,但那个“谁”其实藏满疑虑和不解,规定颁布后,各群群众群主一脸懵圈:“我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线监管,难道不吃饭睡觉了;还有,如果是单位让建的群,有人在里面发布违规信息,该咋办?”

“进群材料及流程: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2.户口薄首页及所在页复印件;3.手持身份证拍照的彩色照;4.户籍地派出所开具的无前科劣迹证明;5.工作单位人事部门或户籍地地街道出具个人现实表现鉴定;6.申请人如实填写入群申请书;7.当面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誓遵纪守法;8.15个工作日内完成审核”……遵循能量守恒定律,怨念、牢骚转化为段子和笑话,作者、传播者都是“谁”,是someone,也是everyone。

—————————————————————————————————————————

● ▍  诺吹   ▍

网络熟词,特指“导演诺兰粉丝”,配套语词是“诺黑”。“诺黑”还好理解,“诺吹”略显缭绕,“吹”应是“吹捧”之意……这思路跟以往个粉丝命名套路略有不同……中国粉丝之名多走舌尖套路,从玉米(李宇春)到凉粉(张靓颖),从盒饭(何洁)到维生素(谭维维),这组超女时代亚文化遗产对此后粉丝文化起起落落产生不小影响,当然,也不尽一致——tfboy粉丝合称为“四叶草”,其中王俊凯个粉称“小螃蟹”,王源个粉叫“汤圆”,易烊千玺个粉怎么就忽然“千纸鹤”?

● ▍  初次见面请允许我follow你   ▍

来自作者陈思吟近日报道,“在日本Twitter上,很多人会在follow对方前留下一句‘初次见面,请允许我follow你’”——这种日本人独特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社交文化引发讨论,赞同“FF”礼仪(follow+ follower)者认为,网络社交也是社交,礼数不可免;而反方则认为,这种连面对陌生人也必点头哈腰的客气属过度礼仪,它跟过多包装一样能免则免——而我的理解是,“客气”本就是陌生人社交标配吗?不然,“熟人不讲理挚友不言谢”的俗话怎么讲?

● ▍  贝克德尔测验   ▍

来自作者王朝靖近日文章,文章从好莱坞影片“台词”角度切入,讨论电影文化中的性别歧视,发现“市面上能通过贝克德尔测验的电影并不多”……“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是“一个致力于使性别不平等引起关注的简短测验,展示了女性在电影作品中因性别歧视而缺乏代表。”

● ▍  展现自己的灵魂是个技术活   ▍

语出饭友火柴阿萌饭文:“看到有意思的话:展现自己的灵魂是个技术活,我的灵魂该如何吸引你找到我?”……这疑问仔细想半天仍无解——“技术活”果然更重实操,言辞复述难免一言难尽。

● ▍  视频探访   ▍

来自作者温欣语近日报告:2017夏天,美国俄亥俄州一家监狱启动“视频探访”服务,“视频探访在20年前已经出现过,但当时由于技术限制,一直未能被大幅度采用”,此番重启,其效果引发诟病,一些学者认为,视频探访替代真实探访除能为监狱创收外,弊大于利,“有研究报告发现,那些经常有家属探访的囚犯在出狱后会表现得更好,犯罪的几率也会减少”……这就是说,“真人面对面”远优于“视频面对面”……当人类将视频面对面这种辅助手段变更为主体目标后,其冷漠的技术基因属性便醒目浮现:一种热烈的冷,一种套路化的爱。

● ▍  不断重复的隐喻是另一件事   ▍

来自作者曾梦龙本周消息,介绍诺奖获奖作家帕慕克新书《红发女人》,作者援引《华盛顿邮报》的评论说,新小说“带有鲜明的帕慕克标识……(但)帕慕克的最大问题是他太热衷于说教,充满着各种典故和象征,比如象征的星星,象征的书籍,象征的女人等。毕竟,隐喻是一件事,但不断重复的隐喻是另一件事。帕慕克总是担心读者没有注意到这些隐喻”……这质疑的可贵处是,既然担心隐喻太“隐”,何不索性选用明喻?

● ▍  后叛逆   ▍

来自好奇心日报推荐,所谓“后叛逆”,是“指人到中年开始想体验染彩发文身穿孔、学滑板街舞架子鼓等具有叛逆青少年气质的活动,一种‘惊觉错过早恋年纪’式的‘临交卷’恐慌”……按照此解,所谓“后叛逆”即“延时叛逆”,但此解关注“外在”多关注“内在”少——那些内心深处的延时叛逆又如何捕捉、记录和表达?

● ▍  愿天下所有的老师都是苍老师  

语出作家二大爷910教师节专文。“在中国,也许真正意义上能得的广大学子拥护的老师,只有苍老师。这样的类比也许很不严肃,但是从戏谑之外,我们能够看到,在一个人性真正觉醒的时代里面,每个人期望得到的是什么……(如果说)说愿天下的老师都是伯格理有些不切实际,那就愿天下的老师都是苍老师,能让人怀念,那就已经是成功”……二大爷句中所谓“老师”当属广义范畴,可即或如此,“怀念”二字委实切中肯綮,哪位老师的名字让我们梦牵魂绕?哪位老师的教诲让我们受益终身?不多吧?

● ▍  景漂   ▍

网络熟词,是“漂字辈”中偏冷族群,字面意为“漂在景德镇”。不过,在陶艺师郑祎看来,在实际语用中,“景漂”二字意味斑斓:“你说是‘景漂’,有的时候我觉得其实是‘景嫖’,来景德镇,利用他们的师傅,给点钱,做点东西,那不是跟‘嫖’一样么。对景德镇的这班师傅没有贡献,对陶瓷产业没有贡献啊。谁会留在这里?”……多音字这一汉语属性对学习者而言,算困惑,可对思考者而言,竟是启迪。

● ▍  我并不打算和全世界成为朋友   ▍

来自作者李桐报道,语出《敦刻尔克》主演菲恩·怀特海德:“我总相信作品才是最重要的。我并不觉得我需要去取悦所有人,让大家都喜欢我,因为说真的,我并不打算和全世界成为朋友,我更希望人们去看那些我参与的作品”……跟遍地私生饭(行为极端型粉丝)、满眼萝莉饭(心智极端幼稚型粉丝)、绕世界颜控饭(标准偏激型粉丝)的粉丝生态现状比,生发于偶像本尊的清醒也多少可以影响粉丝?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孤岛客。微信试用版
欢迎关注
敬希赐教
与无聊共勉

微信公号无聊二维码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