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邪门儿的时候很有才

▏一周语文 ‖ 2017(35周) ▍ 2017-8-21~2017-8-27   ▋

1735周单字“黑”。最近,一组以“我们是谁”为引题的吐槽自黑漫画刷屏社交圈,其裂变升级速度之快、变格套用创意之锐,瞬间激发广泛回应,一场各行百业自黑吐槽狂欢盛大上演。

这是一番以群体性自黑为主体修辞模式的自黑秀。近年来日渐庞大的“”字家族(自黑+拉黑+被黑+高级黑+N)在此番狂欢中再显单字之魅,而对吃瓜群众而言,最常用到的吐槽修辞格即自黑,它的主导性比自嘲强,它的决绝性比自轻贱……“我们是谁?”“策划!”“我们要做什么?”“挖坑 !”“给谁挖?”“设计部工程部财务部品牌部销售部……所有部!”此番自黑狂欢中,这则“策划自黑”里甚至藏着个盘根错节“职场政局”?威猛且微妙。

来自媒体的消息说,“我们是谁”原画“最早出自一位美国女画家艾丽(Allie Brosh)”。“最初的漫画形象,它其实是一条鱼,叫‘跳跳鱼小姐’……2013年,艾丽的漫画被集结成书出版,书名就叫《夸张和一半》”“这是一本深藏着‘令人开怀的惆怅’和‘令人捧腹的忧伤’的、有趣而坦率的回忆录……我有好多次停下来把书上让我捧腹大笑的章节讲给梅琳达听”……它的读者之一比尔盖茨在读后感里这样写道。

反观原作风格,作者那自带暗黑气质的漫画,竟都与其身体状况相关,她的漫画集《我幼稚的时候好有范》(中文版2015)《我邪门儿的时候很有才》(中文版2017),仅看书名,就能感受到一缕强打精神的强大、一番纠结百缠的合作,而点燃万众自黑、自嘲狂欢的,恰是这种以“阳光抑郁症”为底色的精神亚健康状况……这年代,谁的精神状况不亚健康?谁的情绪管理不自黑?谁的家里没一只保温杯、一罐枸杞子?

奇诡的还有,艾丽漫画曲线引爆中国社交媒体后,原著的单数主语“我”悄然变为复数主语“我们”,在共表达语境中,我国人民避单凑双增加虚拟安全感的文化性格再添语文细节——“我”:孤立无援,“我们”:结伙成伴……最不济,也得用那个“咱”吧?至少它能让己方从语感上不逊对方?

汉字“黑”第二次位列本周单字,上次是在2012年年初,5年之间,这个在《说文-黑部》被定义为“火所熏之色”的颜色名词不仅内涵极度扩张,其外延也开疆拓境,其引申义项更是平添精神属性的描述、比拟:腹黑不是“黑夜”,却可能比黑夜更邪性;“高级黑”也不是“光线不明”,却可能比明火执仗更睿智。

—————————————————————————————————————————

● ▍  我一抖跺了你的文艺  

语出艺人大张伟最近为爆款APP“抖音”定制广告歌(《不服来抖》)歌词:“我一抖跺了你的文艺/我一抖碎了你感性/我一抖踹了你的矫情/就得豁的出去”……这歌词紧贴演唱者人设,简直粗放,没心没肺,自带燃点,跟出品方“抖音”符号至为契合:要作,要燃,要嘚瑟。

● ▍  深埋式剧透  

语出推友StarKnight:“剧透爱好者们应该花时间做几个深埋式剧透:像教唐诗一样,让自己的小孩背诵:‘诸葛亮死了’‘邓不利多死了’‘Jon Snow没死’‘达斯维达是卢克的爸爸’……虽然他们现在不懂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你可以想象他们长大看到这些作品时脑海中狂奔过的十万头草泥马为乐”……这“深埋”想象也只是想象吧?到了你家宝贝大规模消费流行文化产品时,您自鸣得意如许“深埋”怕早已过了保鲜期?

● ▍  没有完全冲突但是也没有完全契合   ▍

语出博望志新近消息,谈到自媒体创业,作者“张豫宏称,老道消息只是一个在商言商的项目,也仅代表自己对文艺本身的追求,绝不涉及宣扬价值观。至于他个人,‘这个东西跟我价值观没有完全冲突,但是也没有完全契合’”……张的直言略显刺耳,却也真切实在,“文以载道”固然可喜,可假使连每个逗号都宝相庄是不是也有点儿虚?

● ▍  口癣   ▍

语出饭友Chaos近日饭文:“要戒掉‘我觉得’‘感觉’‘话说’这些口癖”……用皮肤病名词“口癣”譬拟那些习焉不察的口头禅很新奇,虽下嘴稍重,可恰恰因为“重”而令人警醒难忘。

● ▍自来生 ▍

来自饭友左堂堂推荐。“自来生”可理解为“是‘自来熟’反义词,指非常不容易变熟,就算变熟了,如果一段时间不联系或者维持不佳也会快速变生,以及别人以为80%的熟度了其实在自己这里只有20%的超长进度条”……这个描述精确形象,不足是它与“自来熟”贴得过近,与网络近义词“人造开朗”比,“自来生”造词新意欠奉。

● ▍  我的人生这么失败应该成为展品   ▍

语出作者黄逸鹏近日文章。“今年6月在瑞典出现了一家失败博物馆,专门展出那些大公司历史上推出的失败产品……这家失败博物馆位于瑞典赫尔辛堡,只要付10欧元的门票,你就可以看到来自全世界的70多种失败的创新产品。此外他们还会举办类似失败餐会、失败音乐会以及搞砸了的会议等一系列失败主题的活动”……上句出自黄文导语,像一句期期艾艾的过客留言,像一面恭敬擎起认输人生的小白旗。

● ▍  痛瘪   ▍

来自新京报所刊影评人方聿南娱乐快评。推荐新片《侠盗联盟》,作者称该片配角曾志伟“言谈举止都是那一套,还试图把香港帮会的讲数模式移植海外,跟东欧犯罪大亨科普什么江湖规矩,不出意料地吃个痛瘪(比喻被迫屈服)”……“痛瘪”与咸宁方言“吃瘪”或有姻亲关联?只是“痛瘪”比“吃瘪”程度更甚、状况更惨?

● ▍  难道消费后打差评的权利都没了吗?   ▍

语出《新京报》近日刊载学生马小龙快评文章。讨论“吐槽医院饭菜难吃被拘”时闻,马小龙认为,“在平常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一次生活吐槽,竟引来被拘留之灾,这让人觉得无语:难道消费后打‘差评’的权利都没了吗?……像涉县警方这样以‘如临大敌’的姿态面对负面评价的情况,并不少见”……吐槽风险骤升是生命破产先兆?

● ▍  出租屋语法   ▍

网络新词,来自好奇心日报。所谓“出租屋语法”是“一种广泛应用于链家搜房豆瓣租房小组的出租屋粉饰法则,‘人气房源’可能指‘挂了三个月再租不出去房主急眼了’的人‘气’房源;‘首次出租’,可能连床都没有,一大堆要你自己添置;‘最近翻新’,只是重新刷了个墙,卫生间马桶桶龄不下二十年”……其实,类似状况百业一律,皮肤养护业的“深度修复”、白酒酿造业的“百年传承”、图书出版业的“畅销全球”等,均可名之为粉饰语文——一款语文版美图秀秀。

● ▍  杀一个付一个的费呀   ▍

来自喃酱近日文章,文章介绍以AI加持的夜间红外摄像技术正广泛应用于影院:“你在看电影,AI在看着你的脸改剧情”,这一技术的未来预设是,它有可能落实所谓“互动影视”:“观众想看大团圆结局?可以,另外付费呀;想把自己名字加进去?可以,另外付费呀;想看坏人被杀?可以,杀一个付一个的费呀”……这假想保守?前卫?它以为每位观众都是莎士比亚?

● ▍  撒屑式撩骚   ▍

网络恋爱热词,全称“撒面包屑式撩骚”。定义本词,作者潘姜汐熹说,患症患者“会在你转的微博下面哈哈哈,第一时间给你最新的风景照点赞,时不时主动问你最近在干嘛,消息秒回,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向,就好像撒面包屑一样,试探而不主动表态,甚至可能同时对不同的对象做同样的事,这种贱嗖嗖故意让人‘想太多’而又不旨在发展成一段亲密关系的行为就被概括为 breadcrumbing”……在网络语境里,汉字“撩”“骚”原有语义浓度已大为稀释,既有贬义倾向随之淡化为一种方向性暗示,郑重其事当了真,难免自作多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孤岛客。微信试用版
欢迎关注
敬希赐教
与无聊共勉
微信公号无聊二维码

1条评论

  1. 为何“吐槽自黑”与“谁的家里没一只保温杯”链接指向同一引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