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有卑鄙得无比正确的三观

▏一周语文 ‖ 2017(29周)▍ 2017-7-10~2017-7-16   ▋

1729为本周单字“乐”,“乐视”的“乐”。本周,乐视事件继续发酵,“7月7日,贾跃亭在自己公众号上留下一篇《我会尽责到底》的表态文之后,辞去了多个职位。不过密集发布消息的背后,是他5日即成功金蝉脱壳、悄悄飞往洛杉矶的尴尬事实……一年前还能呼风唤雨的贾跃亭,如今在缺钱、孙宏斌进逼、高管倒戈、亲信全无的绝境中,快速失去了对他一手创立的乐视帝国的掌控权。”

学者叶檀:“人痛苦的根源是,能力跟不上欲望;公司崩溃的根源是,资金跟不上扩张。乐视的现状,几乎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最好的结果,乐视网留下,乐视汽车走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为了将来,小规模的债务危机在定向爆破。以前还有投资人、地方政府的手托着,现在两只手一撤,叭,掉在地上。”

饭友纪连:“看到淘宝上有卖乐视还钱讨债用文化衫,不禁感慨物流和互联网创造了无限可能,一个加快了产品的传递,一个加快了信息的传递,让短期事件拿来赚钱变成了可能,真是非常好的时代。”

北京商报:“乐视危机迅速发酵。负面消息太多,头条都不够用了……一种观点则认为乐视像一场庞氏骗局,至少是‘媲美’德隆。对中国资本市场熟悉的人知道,德隆系当年在A股的风头一时无两,但最后因为自己系统闭环内的高杠杆游戏没有hold住,最后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乐视生态内的融资模式,左手倒右手,钱生钱,瓜田李下,实在没有办法向外界说清楚。”

汉字“乐”为象形字,《说文-木部》的解释说,樂,五声八音总名,本义指乐器,引申义有音乐、快乐、安乐、令人高兴、以为乐、乐意、喜好等。

—————————————————————————————————————————

● ▍  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   ▍

语出作者侯虹斌本周专栏,讨论热播剧《我的前半生》与亦舒原著之别,作者一脸嫌弃:“我这个亦舒粉,勉强看了半集,就已恨不得自戳双目了……这不是亦舒作品,完全背离亦舒。亦舒的旗帜是,‘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而女主角子君,在前几集里立的旗帜是:‘这个家就是我的角斗场,要不胜者为王,要不血溅当场’”……原著党与剧级党的互撕已是世俗文化生活标配,受益者无非看客,他们撕怼正酣处,一如你我快揽原著-剧集的快捷键,反让我等姿态优雅,进退有据。

● ▍  网瘾老年   ▍

来自Twitter.damyata推文:“眼睁睁看我爸变成一个网瘾老年,品味判断力下滑,思考能力和见识都在缩水,人云亦云地在各种中老年群体转发‘深度好文’‘即将被删’‘良知敢言’中打转。 而这一切,都完全地被包裹在一种‘信息爆炸时代站在繁华丰富潮流尖端’的自我认知里”……这段描述还原出数字时代追随者的踉跄、尴尬和惶恐,令人感同身受。

● ▍  留给每个人成名的时间就只有15分钟   ▍

来自作者南七道本周文章,讨论“恶搞视频”的式微,作者认为,“恶搞视频走向衰亡的背后,是网络成名泡沫的破裂……安迪沃霍尔曾说,‘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有人认为这是他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寓言。但这句话或许也可以这么理解,留给每个人成名的时间就只有15分钟”……如何善待这15钟呢?那些层出不穷的培训机构还不赶紧动动脑筋?

● ▍  刷单工厂   ▍

网络熟词,所谓“刷单”是指“通过帮网店刷交易量,提高商家信誉,并获得一定金额的回扣”,而集合众多刷单员的机构遂被称之为“刷单工厂”,“活在阴影下的‘刷单’工厂甚至滋生了另一种乱象——兼职诈骗”……这样看,“刷单工厂”这个中性称谓宛如黑店酒旗,看上去无益无害,实则有害无益乃至杀人越货。

● ▍  面对一团空气傻戳戳地站在教堂里   ▍

来自作者贾大方文章,文章谈及新近被媒体曝光的“二次元VR婚礼”,奇异且辣眼:“整个婚礼在外人看来都很诡异啦,因为新郎的老婆只有新郎本人才可以看到,在其他人眼里,新郎只是一个人穿着很正式的燕尾服,头戴VR设备,面对一团空气,傻戳戳地站在教堂里”……这描述在还原出新新人类探索勇气的同时,也将无限尴尬裹挟其中,福兮祸兮尚待考证。

● ▍  视频博客   ▍

来自作者南七道本周文章:“Vlog是video blog(视频博客)的简称,可以简单理解成视频版的博客。广义而言,所有个人博主的视频都可以被称为Vlog,但作为一种短视频类型,Vlog特指那些互动性和记录性更强的视频……Vlog博主大多是20出头的年轻人,在同龄人还在上大学,思考自己的职业道路的时候,Vlog博主已经有了几百万粉丝,通过视频就年收入上百万。”

● ▍  就像在已冷的炭灰里扒出几粒烧熟的栗子   ▍

来自作者张宗子本周专栏,作者回忆个人阅读史中的星星往事,认为“人从童年里总能找出快乐的回忆,就像在已冷的炭灰里扒出几粒烧熟的栗子。人长大了,踏入社会,在不同程度上是被招安了。林冲上山,要纳投名状。人被社会接纳,要签契约:放弃一些,得到一些。任何所得都有代价,关键是这代价是否大到剥夺你,使你不再是自己。”

● ▍  北京式断舍离   ▍

语出饭友sexyfish近日饭文:“北京式断舍离:断了社保,舍了买房的念头,离开北京”……其实,这个“断舍离”地方版也很方便延展至各大城市比如北上广啥的,不过,我国幅员辽阔,仔细挑剔,“花城断舍离”与“申城断舍离”怕也太多霄壤之别?

● ▍  曹霸霸走了我追不下去了   ▍

来自作者明宇小姐本周文章,语出某网友,“7月4日,当(《军师联盟》一剧中)于和伟版的曹操下线时,网友们在微博发起了‘曹霸霸别走’的话题”,一位网友说:“曹霸霸(曹操)走了,我追不下去了”……评论家曾念群说,《军师联盟》“兼容了古典与新派的诉求,审美是电影的,文白相间的台词兼具了现代口吻,古典中沁透着现代人的交流语境,既有传统正剧的苛求,但处处追求对当下人情绪的到达。”

● ▍  吸猫   ▍

网络熟词,自网络熟词“吸猫体质”转引而来,原词“吸猫体质”偏抽象,意在描述猫奴族与猫互动亲昵的日常,后因一则搞笑文本(妖妖零吗?这里有一群不法猫奴聚众吸猫)并参照熟词“吸毒”,独立成词,现已成为广大猫奴最爱热门词汇。

● ▍  薇依、韦伊或韦依不分已经很多年了  

语出作家康慨本周报道:6月30日去世的西蒙娜-韦伊女士是“杰出的法国政治家和女权主义战士”,她是“犹太人和大屠杀幸存者”,也是《自愿终止妊娠法》主要推动者,不过,“在中文世界,西蒙娜-韦伊(SimoneVeil)常与1943年去世的法国哲学家西蒙娜-魏尔(Sim?oneWeil)难以辨清,两人姓氏混用,薇依、韦伊或韦依不分已经很多年了”……作者貌似闲笔的这句慨叹显然是在揶揄漫漶成风的职业倦怠,同时,它也是对新闻圈荒芜与失职的一声叹息——当下,太多资源尽被鸡飞狗跳鸡毛蒜皮占据。

● ▍  丧萌精神胜利法   ▍

来自作者王三三本周文章,文章介绍热词“社畜”及相关文化,此热词由日语“社”(会社/公司)“畜”(牲畜)叠加生成,特指那些为工作奴役和压榨的工薪族、打工族,“程序猿”“加班狗”等汉语熟词可勉强与之错位对应。与任性成瘾跳槽成风的中国职场相比,日本年轻人职业选择度相对逼仄,其压力出口之一即与“二次元文化相结合,变成了一种全新的东西”……这个新东西被作者命名为“丧萌精神胜利法”。

● ▍  它有卑鄙得无比正确的三观   ▍

语出作者翠红周一快评《神偷奶爸3》专栏:“好莱坞电影也许流行思想浅薄的快餐文化,然而,涉及有儿童观看的影片,情节往往经得起发展心理学推敲。《神偷奶爸3》尽管有情节支离破碎、不够流畅的缺点,(但)因为它有‘卑鄙’得无比正确的三观,却没有一句说教,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默默实现了教育”……就“神3”而言,“卑鄙得无比正确”不过是个俏皮,可抽离原语境,它不正是各圈儿棍级大咖嘴脸写真?

● ▍  情绪流量   ▍

语出作者喃酱、Yuwei周一文章,推荐热播网综“瞎系列”,作者认为这档网综“与那些吐槽商业烂片、收割情绪流量的Up(完全)不同”……所谓“情绪流量”其中心词“流量”本为网络信息技术名词——在PC端,流量指网络访问量,在手机端,流量指网页所耗字节数,其衍生词如“社交流量”“话题流量”“情绪流量”等,其义项已衍化为“热度”“关注度”之类……在今天,制造情绪、迎合情绪乃至于煽动情绪已是一盘生意。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2条评论

  1. 是吖,注意备份好资料,别像那些微博一给封号就什么都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