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不宅便是德

▏一周语文 ‖ 2017(22周) ▍ 2017-5-22~2017-5-28   ▋

1722为本周单字“浙”,“浙大”的“浙”。本周,浙大迎来120周年校庆,话题不断,讨论热闹,官方钦定的主话题为“创新”,而民间话题花样百出,媒体欢喜诸如“80后企业家捐赠1亿回报母校”之类的惹火题,网议则多对“红军秀”巡游窃窃私语……割裂的视点,纷争的观点,各执一词的落点,让浙大校庆锣鼓喧天,杂音缭绕。很中国。

浙大校友、主持人鲁瑾:“一个世界闻名的高等学府120周年大庆,看不到任何有关科技改变世界,关注人类未来,坚守精神独立性的理念,你在舞什么?”“所以,今天我也不去母校添堵了,毕竟我一分钱都没捐……庆典可以了,你们慢慢介绍前排领导。”

评论家王五四:“决定一所高校声誉的,不是它成立了多少年,而是它对自己价值观的坚守和落实。”“浙大老校长竺可桢提到校庆时也认为校庆的目的是‘检讨过去,策励来兹’,可惜他们只愿意回忆老校长给他们带来的荣光以便借光沾光,却不愿按照老校长的精神指示‘检讨过去’。”

汉字“浙”为形声兼会意字,《说文-水部》的解释说,浙,江水东至会稽山阴为浙江,从水,折声,本义为水名,即浙江,又指浙江省,

—————————————————————————————————————————

● ▍  一种强烈的想要在制约中谦虚而又小心翼翼地移动的感觉   ▍

来自《中华读书报》特约记者戴铮本周报道,语出作家村上春树。谈到翻译文学作品,村上春树说,“翻译是我爱好的领域,从身体泡在原文里的作业中,精神层面也能感受到良好的影响……在翻译的时候,他尽量将‘自我’抹杀,有一种强烈地想要在制约中谦虚而又小心翼翼地移动的感觉”……村上春树用十来个字长定语确认的这种“感觉”译者们大都认可吧。

● ▍  擦屁股式调查   ▍

语出张宏杰本周微信文章,文章讨论“保护性破坏”的惯性和“擦屁股式调查”的行活儿,作者说,这种基于“控制局面”式的回应或督查,不过是“避重就轻”,“替地方政府‘擦屁股’……我也不相信,我的这次反映,能对全国范围内的这类现象,起到任何作用。”“没办法,有些人本性就是一只蚍蜉,见了大树,就是要撼一下,仅此而已。”

● ▍  那这简直就是‘阻碍司法’罪名教科书般的案例   ▍

来自新京报本周消息,消息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深陷泄密风波,引发广泛关注,“CNN评论直接把这件事比作当代的‘水门事件’,当年尼克松就是因要求FBI停止调查他的竞选团队而遭弹劾。如果科米备忘录中内容属实,那这简直就是‘阻碍司法罪名’教科书般的案例,那么特朗普的总统职位便岌岌可危了”……又是虚拟语态——我发现,哪怕事关天下,虚拟语态也能斩钉截铁,一点不“虚”。

● ▍  冷斑   ▍

来自本周媒体消息,消息说,“英国皇家天文学会近期发表了一项有关宇宙中‘冷斑 ’的研究,排除了这个神秘区域是一个‘超级空洞’的假设”,研究者之一英国达勒姆大学的汤姆-谢克斯教授表示,“‘冷斑’是由我们的宇宙和另一个宇宙所碰撞造成的。宇宙相撞会造成轻微的星系非均质分布……‘冷斑’或将成为多元宇宙存在的第一个证据。”

● ▍  我们明显高估了你们的国民收入   ▍

语出作者贾大方本周文章,仔细研究后作者发现,这届勒索病毒(比特币病毒)“真的非常有上进心”,它们不仅勤勉好动,还给交不起比特币赎金的哭穷网友的打折,“台湾网友陈子聪曾给黑客发邮件,‘我月收入只有400美元,你真的要这么对我吗?’于是,黑客就表示免费给他解锁!还表示‘我们明显高估了你们的国民收入’”……不仅有上进心吧,这届病毒的舆情把握力也不输好多人吧。

● ▍  麻将政协提案   ▍

来自长江日报本周消息,消息说,日前“全国首例‘麻将政协提案’获武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回复……(武汉警方在回复中表示)“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的,属于‘麻将娱乐’”“人均赌资 1000 以上的属于‘麻将赌博’”……这回应足够清晰,但那些人均赌资刚刚1001元的“娱乐”也会被升级为赌博是不是有点冤?

● ▍  这会是一场美的优雅的有尊严的告别   ▍

语出财新文化记者刘芳本周报道,语出严博非。近日,将于2018年初关张的“季风上海图书馆店为展开倒计时悼念活动,对门口进行了重新设计。黑色玻璃幕墙可以映出读者的身影,门口倒计时牌子下则贴满了读者的手写留言……(创办者)严搏非说,‘这会是一场美的、优雅的、有尊严的告别。我期待一个完美的葬礼’”……一家书店也像一个人,再平凡再渺小,也该有个结尾,一个优雅的、有尊重有态度的,结尾。

● ▍  语C  

网络熟词,即所谓“语言cos”(语言角色扮演)的简称。跟行为或装备上的“cosplay”比,“语言角色扮演”的文化陷入更倾向于内在,也更敏感于细节,相比传统流行文化,次元文化受众偏小,但其受众人群有效期长,感染性烈,情感饱和度高,其行话、术语、专用语等难以为外人道。

● ▍  它是你见过的最不懂社交的朋友   ▍

来自爱范儿网本周所刊文章,文章讨论智能设备更为细腻的“交互体验”,设计新人Jessen认为,所谓交互设计的核心,即人性化设计,为此他设计了一盏懂得沉默的智能台灯,它“能探测到人们的重要谈话,并且会暂停一切通知”,Jessen认为,没有这种基于人性化的所谓智能设备其实一点不智能,而是“你见过的最不懂社交的朋友,完全不懂得任何礼仪”……这位设计新人的思考已逼近哲学:如果你不懂沉默、忧郁或愤懑,何智之有?

● ▍  话题废   ▍

网络熟词,比喻那种社交能力弱、无法加入任何话题讨论各色人,语源据说来自某网络作家的自我评价:不善交际、不会聊天、任何讨论都接不上话茬儿,宛如话题废物一个……随后,网友以“话题废”一词泛指此类人群。

● ▍  时间正将毒药毁灭一切的生物   ▍

来自作者liuxuan本周报道报道说,日前,“微软和湛庐文化合作推出了小冰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上句即出自集中小冰作品:“时间正将毒药毁灭一切的生物……我在冰冷中的拜访/那颗衣遮蔽的林子里的太阳/它是人类的姿态”……出于职业之故,我好奇的是,小冰版税签了多少?8%还是10%?出品方会安排签售会吗?

● ▍  办公室玩具   ▍

语出作者文倩玉本周文章,文章介绍日渐流行、包括“指尖陀螺”“小动作魔方”等成人玩具在内的“办公室玩具”,它“让所有体验者都对它爱不释手,一些人放弃了轻微自残式的咬手指,一些人发现自己在地铁上不再埋首于手机而可以观察周围世界”……用知友cychenyue的说法是,“指尖陀螺”算是一种“物理性精神玩物”,它是“体现自身逼格的神器”。

● ▍  17语文第五季   ▍

◎ 按照“iPhone 流水线工人的收入买不起 iPhone,真可怜”这种论调,我觉得上海和北京两地印钞厂的工人更惨。(匿名)
◎ 曾经以为发际线一直在那里,只不过头发短了,就露出发际线了。后来才知道,发际线周围的头发一直在跟时间做殊死搏斗,且战且退。(.rex)
◎ 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能坚持的人真的不多。(王兴转)
◎ 除了睡觉的时候不想睡,其它时间都好困。(三分拾聊)
◎ 从时间管理转为心流管理。不建议做太精细的时间管理,如果你一天花费在时间管理上的时间超过25分钟,那么意味着你生活的复杂度太高了。放弃琐碎的时间管理,转而计算每天能产生几个心流时间。(夜骸转阳志平)
◎ 刚到公司Google就弹了条提示告诉我,“您从这里回家只需XX分钟”。咦,它怎么知道我不想上班的,太智能啦。(Twitter.StarKnight)
◎ 高跟鞋的世界太美好了,平均比天生的世界高6-13厘米,多吸入了很多头皮味儿,秉承了非常纯正的小心翼翼地活着的系统,举步维艰颤颤巍巍别有风致。 (巫昂)
◎ 关于马里兰大学演讲不多说了,简单说几点: 1.演讲表达的,差;2.上纲上线的,low; 3.人肉搜索的,贱; 4.媒体扇风的,恶。(鹿萌萌)
◎ 很多家长在看过《摔跤吧爸爸》后,意识到自己在教育方面与电影中的爸爸差距太大,要想让孩子成才必须还得再狠一点,于是各地家长近日纷纷变成“钢琴吧爸爸”“奥数吧爸爸”。某地一小学学生难以忍受,集体联合起来,要求彻底封杀《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 (洋葱日报社)
◎ 鉴于丧的流行,准备占据美妆界的丧品,比如:以泪洗面奶。(Twitter.akid_)
◎ 教授:那位同学,麻烦把你隔壁的同学叫醒。同学:你自己叫,毕竟是你把他哄睡着的。(Twitter.Horus9527)
◎ 浪子把家乡建于诗歌音乐上。(贾行家)
◎ 两天没下过床了,我前世可能是个四件套。(佚名)
◎ 买面条的时候,旁边一南方老同志,交完钱看着饼说“侬踩一踩。”卖烙饼的问“什么?”他说“踩一踩”。 问了好几回我看卖烙饼的快哭了,跟他说:“老爷子让你拿刀,裁一裁!”卖烙饼的恍然绰刀,老爷子转向我“谢谢侬。”我说:“我再不告诉他,他就上脚了。”再看卖面条的,乐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无痕轩)
◎ 每天这么辛苦地活着是为了这么辛苦地活得更久。(左堂堂)
◎ 男子不宅便是德。(Twitter.irrenhaeusler)
◎ 年轻的人扮演成熟,老去的人想要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我们永远在焦虑自己的身份,在坚硬而残酷的时间面前,惴惴不安。(中国大根)
◎ 票圈看到个成语解释:万死不辞,每天被气死一万次,但仍然不辞职。(形散神更散)
◎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朝内小街:钟山风雨起苍黄,拆除违建砌新墙。 批发、摩的过街鼠,胡同居民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廿载整治终见效,拨乱反正庆沧桑。(无痕轩)
◎ 其实也不用瞧不起妓女,职场里哪个人不是明码标价呢?(imaxco)
◎ 情感专家指出,520这天被炒成表白节后,越来越多的人随大流扎堆在这天表白,520其实也就成了一个“爱情促销日”。一般人在这天会因收到太多表白而眼花缭乱、心浮气躁,很难做出选择,也很难把表白人放心上,所以仍固执选择在520表白的人基本是很难摆脱单身生活的。 (洋葱日报)
◎ 如何迅速疏远一个未婚朋友:和他聊孩子。(Twitter.StarKnight)
◎ 少年太极大师输了:学艺不精;中年太极大师输了:半路出家;老年太极大师输了:拳怕少壮……就问你服不服?(回火星)
◎ 生而为人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又不是你自己生的。放轻松,吹吹风。让我们勇敢地把责任推给他人、运气、星座、政府。(华衣吹笛人)
◎ 生一脑袋癞疮至少该戴顶帽子怎么还每口疮附近画朵牡丹花啊混蛋。(贾行家)
◎ 兽穷则齧,人穷则丧。(夜骸)
◎ 同事考上了北大的博士,九月就离职上学去了。大Boss点评,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一句话把我们和鸡都得罪了。(Traissic)
◎ 突然觉得“骄阳似火”的“骄”字用得很别致。这算是把太阳拟人化了吗?(王兴)
◎ 完了,变成吹(崔)永圆(元)了。(sinedage001)
◎ 问:传统武术和广播体操有什么区别?答:区别在于有没有广播。(大望鹿)
◎ 我觉得姿色这个词本身就已经降低了被评价者的美的高度。(imaxco)
◎ 我老公常去国外,西餐的规矩他都懂。有一次带我去吃西餐,我不懂规矩,叫了份8分熟的,旁边的人都笑话我,我老公看了看他们,说了句,咱们这有胡辣汤吗?给我来一碗!所有的人都在笑话他,包括我……这就是为什么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糗百)
◎ 我姥姥可真是个社交狂魔,我睡一下午觉,她的电话响五六次了,都是她的老姐妹们打电话跟她闲聊。相比之下,除了快递和外卖没人给我打电话。现在连骗子都不给我打了。(铁岭芭比)
◎ 我们总是喜欢拿顺其自然来敷衍人生道路上的坎坷,却很少承认,真正的顺其自然,其实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随便丸丸)
◎ 我室友跟我说,他去看《摔跤吧,爸爸》时,一直以为故事讲的是阿米尔-汗增肥再减重的励志故事,被女儿击败之后终于在结局减肥成功,最终打败女儿完成反转。(Twitter.yanfengzi)
◎ 我问如果冯唐老师跟罗永浩老师互换颜值、别的都不变,会怎样。微博上有人回复说:那冯唐就是五岳散人了。(东东枪)
◎ 我在减肥,是的,最近我又开始减肥了。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太多,所以我肥。世界上好看的衣服又太多,所以我得减肥。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变成一个精神分裂的美食博主和健身博主。我是灵魂有香气的女人,烤串儿的香。(马薇薇)
◎ 夏天的另一个名字是冰淇淋。(晚宁)
◎ 想要一个肉体上像少年,精神上像哥哥,刷起卡来像爸爸的人。(马冇冇)
◎ 性定果然如浪静,身安自是觉风微。(安小羽转)
◎ 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开心快乐高兴愉悦膨胀兴奋到睡不着觉。(Twitter.Ceecirno)
◎ 许多人都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以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而我正好相反,所以我抑郁了。(蓝小牙)
◎ 1974年,贝聿铭夫妇跟随美国建筑师协会代表团第一次回到苏州老家。他面对的是“100多位穿着破旧蓝黑衣服的亲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事后,贝聿铭对同事说:我在他们面前没有一丝一毫的优越感。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可以是我,我可以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一切都是历史的偶然。(王兴转)
◎ 以为人与人是可以沟通的,大概是社会给人的最大的错觉。(Twitter.ppcelery)
◎ 约会就好像是为性爱做的面试。(Twitter.Horus9527)
◎ 这个世界抢着在你身上寻找合理的解释,甚至先于你的主导权解释,但你还是你,你不是被解释后的任何意义。你是你。(帮主胡子)
◎ 这么努力窥视别人生活的你,现实中一定一事无成吧。(马冇冇)
◎ 祖传十六代治甲肝 甲肝是1947年发现的 你家人一代只能活4年多,难为你们了。(Twitter.VinkySimon)
◎ 昨天,小蔡发现电脑中病毒,文件被加密,他也懒得付赎金,心想正好不用写论文了。结果没多久他竟收到黑客的消息,大意是看了他硬盘里的5000多张自拍照,发现一张比一张丑,知道他肯定过得不容易,就帮他免费解锁了。专家提示,黑客也是人,平时在硬盘中多存一些丑照或余额截图等,可能会激起黑客同情心,免于被黑。(洋葱日报社)

● ▍  你的每个标题都是对用户的一次许诺   ▍

来自36氪本周推荐,针对微信公众号运维十大坑,作者认为,十个坑里,“标题甚至比内容重要”为最:“80分的内容,取个100分的标题,用户会欣喜地打开,然后说,恩,内容不错,标题起的也好。50分的内容,取个100分的标题。用户会欣喜的打开,然后说,去TMD,什么玩意……你的每个标题,都是对用户的一次许诺——我这有个很棒的内容。而你每一次失信,都是在考验用户的耐性。用户可经不起考验啊”……嗯,好多推送大半年不看了。我经不起考验。

● ▍  袋儿淋  

国产冰激凌品牌,“北冰洋‘袋儿淋’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被称为‘冷饮中的爱马仕’。上世纪90年代,北冰洋食品公司与外商合资,‘袋儿淋’渐渐消失”……在前面这段“新闻”背景描述中,“冷饮中的爱马仕”一句无出处,无来由,突兀而诡异。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Further 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3条评论

  1. 有些人本性就是一只蚍蜉,见了大树,就是要撼一下。可惜,这样的蚍蜉太少了。

  2. ◎ 教授:那位同学,麻烦把你隔壁的同学叫醒。同学:你自己叫,毕竟是你把他哄睡着的。(Twitter.Horus9527)
    这是王原的漫画啊

  3. 性定果然知浪静,如果你搜一下的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