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北上广看西宁而不是从西宁看北上广

▏一周语文 ‖ 2017(04周)▍2017-1-16~2017-1-22 ▋

1704为本周单字“凤”,“凤姐”的“凤”。在中国,大众传播中的著名“凤姐”也有两位,一位是曹雪芹大观园里的“王熙凤”,一位是早年网红“罗玉凤”——上周三,罗玉凤的一则短文“刷爆了朋友圈。

在这篇文章中,没有了凤姐往常的犀利,相反用‘求祝福,求鼓励’的低姿态祭出一碗浓浓的鸡汤……文章发出来不到2天,就创造了300万+的阅读,超过20万的赞赏金和近20万的新增粉丝数”,不过,3天后,“鸡汤”快速变辣。“我就是凤姐”公众号被封,罗玉凤在微博中声明该公众号由朋友负责,并非亲自操刀。

编剧鞠白玉:“公号的团队利用的是罗玉凤的一个现象级的名字,它操控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同情心,虽然那好奇有窥视的嫌疑,同情心也很廉价,但是它成功地让公众暴露了一种智性上的缺失,我们是有多么缺社会偶像才能将罗玉凤视作偶像,换句话说,我们是有多么渴望成功,哪怕是一种不明不白的成功?成功的标准和价值是什么,仅仅是一张美国的绿卡吗。就连罗玉凤自己都觉得公号文章矫情,马上跳出来撇清, 怎么一众路人都为这个‘求鼓励’欢欣鼓舞。”

南周知道:“叶良辰——芙蓉姐姐——凤姐,构成了一个等级秩序,也构成了网友们的鄙视链。喜欢凤姐的,瞧不起喜欢芙蓉姐姐和叶良辰的,喜欢芙蓉姐姐的,瞧不起喜欢叶良辰的……一个包容的社会,是允许他人给凤姐掌声的,只是,给凤姐的掌声,似乎不仅仅是包容那么简单。它也许只是一个不择手段的表演者,与一群懦弱的庸众,共同配合完成的一起演出。只是,我们也不应止于对于演出者和观众的嘲讽,而是该想想:为何这样的演出,有如此大的市场?”

汉字“凤”为象形字,《说文-鳥部》的解释说,鳯,神鸟也,天老曰,鳯之象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宁。

—————————————————————————————————————————

● ▍ 假如我得了芥川奖伊拉克战争就不会爆发 

来自《南方周末》本周消息,1月12日,是作家村上春树68岁生日,南周自村上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摘引片段,用作家自己的话回应与“文学奖”的各种纠缠:“假如我得了芥川奖,伊拉克战争就不会爆发——如果事情是这样,我自然也会感到有责任,但这样的事绝无可能……我得没得到芥川奖,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暴……又何曾是风暴呢,连小旋风都算不上,简直是微不足道。”

● ▍中国式年会 

语出作者翔神本周文章。上周至本周可算大城市公司年会爆发周,作者认为,“中国式年会”突出特点是“低俗”,在“娱乐”“放松”“真实”等借口的遮蔽下,各种“坏品位”粉墨登场,年复一年,“虽然这种标签一点都不公平,可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时常无意的真情流露简直就像在向这个世界展示自己暴发户的嘴脸,恨不得把这些低俗标签一股脑揽在自己身上。”

● ▍ 我也不打算属于这个时代 

语出建筑师张永和。在第二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颁奖典礼宣传视频中,张先生说:“我根本觉得我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我也不打算属于这个时代,如果能够通过我的一点努力跟这个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我觉得是最有意义的一个事儿。”

● ▍ 菜市场名  ▍

台湾《旺报》对那些大众俗名儿的比喻性称呼。“根据台当局内务主管部门2016年调查,(台湾地区)菜市场名仍是“家豪”与“淑芬”蝉联宝座。“台北市民政局统计,台北市新生儿男婴名为‘柏睿’最多、女婴则为‘咏晴’排名第一。”而在大陆,“男婴是‘浩然’‘子轩’‘皓轩’最热门,女婴则是‘梓萱’‘梓涵’‘诗涵’。另外,流行文化、影视剧对新生儿取名影响颇大,男婴是‘诺一’;女婴则是‘若曦’同款,不论是若曦、若溪、还是若熙,都让人联想《步步惊心》女主角之名。”

● ▍ 如果有,那就跳两支 

语出作者华记本周文章,推介将在今年情人节上线的新片《爱乐之城》,作者认为,此片激动人心原因之一“就是歌舞……虽然正常人根本不可能聊着天突然就唱歌跳舞,但是这部电影就是会让你相信,在当下只有歌舞能够表达角色溢出的内心情绪,一点都不突兀。没有什么事情是跳一支舞解决不了,如果有,那就跳两支。”

● ▍ 刷客 

网络熟词,指“利用网站系统漏洞,借助相应软件程序人为增加网站访问量的作弊行为。来自虎嗅网的消息说,上周“刷客”与淘宝开打“攻防大战”:“淘宝步步为营,修改规则;黑产见缝插针,无孔不入。攻与守之间,不仅需要斗智斗勇,还需深谙人性”……在中国,“刷客”是神一样的一种存在,它甚至早就是一种“职业”,而其职业分工之细、利益链条之精已然反客成“主”,真假莫测。

● ▍ 每个人在别人眼里往往都是毫不费力的 

来自《中国青年报》本周消息,讨论近时傅园慧直白恳切的“2016年终总结”,作者认为,它让人想起“一个‘知乎’(曾经)推送的问题:‘我要怎样努力,才能看上去毫不费力?’……其实,每个人在别人眼里往往都是毫不费力的。对于别人的成功,我们看得到结果,却很难获取那些细节的、过程的信息。于是这些易得性低的信息得不到认知加工,这就好比在认知中把别人奋斗的坎坷过程给磨平了,所以就会觉得他们很顺利。”

● ▍ 幸存者心态 

语出作家云也退本周专栏,作者认为,“幸存者心态”是他从“犹太人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精神财富之一”,“犹太人有‘选民’意识,”同时又有“余民心态”,“幸存者心态,与中国古人所说的‘哀矜勿喜’相通”,它“是一个根本性的存在意识,类似某已经不在人世的名人讲的:你的每一天都是余生的第一天”……环顾周遭霾天雾海,果然大家都是“幸存者”。

● ▍ 试试胜于雄辩 

语出作者蒋鸿昌本周文章,“2017年1月14日,封路4年的华强北再次开街。华强北的信条——试试胜于雄辩……开街当天,还有不少老深圳和新市民,带着孩子来这里,为他们讲述这里曾经发生的事迹”……“试试胜于雄辩”当脱胎自“事实胜于雄辩”,“试试”版与“事实”版在信息传递上并无更多歧义,但当“事实”变成“试试”,“一板一眼”一变为“鬼马精灵”,有点调皮。

● ▍ 联邦总统选举再选的推迟 

来自煎蛋网本周消息,上列“词组”其实是一个包含52个字母的超长单词,“大致翻译过来,这个词的意思是‘联邦总统选举再选的推迟’,这个词在今年被生造出来以描述奥地利遭遇的与美国类似的胶着选举……美联社报道,一项有上万奥地利人参与的调查将这个超长的名词选作了年度热词”……在信息过载已成常态的当下,这种内涵繁复纠缠所指意味缭绕的自造词会不会越来越多?

● ▍ 她从来不按照你给她的剧本演 

语出作者骆轶航本周文章,讨论演员赵薇近时收购上市公司万家文化新动作,作者认为“赵薇正走向最凶险的时刻”……“大部分艺人都很会按剧本来:笑靥如花,秀恩爱和美食,走走红毯,卖卖萌。不谈自己的生意,不碰触任何公共话题——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看上去跟‘普通人’差不多,生活平和,没有野心。我欣赏赵薇这个人,因为她从来不按照你给她的剧本演”……其实,“演”或“不演”按什么“演”也看时间吧,至少“小燕子”是照剧本“演”的?

● ▍ 假新闻过滤器  ▍

来自作者黄韦本周消息,“近日,Facebook开始在德国推出假新闻过滤器,该过滤器的运作原理是基于事实检查和标记假新闻。 过滤器最早于上个月在美国上线,是 Facebook 与独立的事实检查机构合作的一部分。根据 Facebook 的事实检查系统,用户报告的假冒故事将被发送到柏林非营利性新闻机构 Correctiv。如果一个项目被认为是假的,它会被标记为‘争议’标签,该网站将在用户分享新闻之前进行提醒。除了Correctiv外,Facebook 还在寻找其他德国媒体合作伙伴,推出假新闻过滤器。”

● ▍ 要从北上广看西宁而不是从西宁看北上广 

来自北青天天副刊记者吴菲本周专访,语出学者余世存。上周末,学者周有光因病去世,此前一天先生刚刚过完112岁生日。在1月15日在北京照例举办的纪念会上,学者余世存“从语言的角度”“为周先生的一些思想做一个注”:“汉语的言说人群最多,但是从语言的活力来讲,汉语是排名第14位的……如果把语言比喻成一个交通中心的话,以中国大陆为例,英语是北京,德语是上海,法语是广州,那么日语是什么呢?日语是西安。那么汉语是什么呢?汉语是西宁……这也是为什么说我们要‘从北上广看西宁,而不是从西宁看北上广’。我觉得这也是周先生他作为一个‘人瑞’,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得出的结论——要从世界看中国,否则的话我们就是夜郎自大,否则的话我们就是坐井观天”……余世存将先生“要从世界看中国”的“主张”重新“翻译”,让秉持“从西宁看北上广”的荒诞愈发荒诞。

● ▍ 鹦鹉兄弟  ▍

来自煎蛋网本周消息。“鹦鹉兄弟”本为日本电信运营商 DOCOMO在2015年12月为了推广自己的积点卡推出的吉祥物,近日却因中国鸡年即将到来,莫名的就火了。据悉,这个在误解式传播中被当作“鸡年萌宝”的虚拟形象原型取材自“鸡尾鹦鹉”,“鸡尾鹦鹉”又称作“玄凤鹦鹉”,原产澳洲内陆,多栖息于湿地和灌木丛。DOCOMO有为“鹦鹉兄弟”的官方网站和官方人设,在这些煞有介事的细部,常最可见一个企业的创新力、创造性乃至文化魅力。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Without permission;Press Ban

4条评论

  1. 难得在工作场所“上课”(本周日因春节假期之故而改为工作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