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简单的办法是话留两天再说

一周语文 ▍2016(43周)▍2016-10-17~2016-10-23

1643为本周单字“丑”,“家丑”的“丑”。本周二下午,“王宝强起诉马蓉离婚及马蓉起诉王宝强名誉侵权两个案件相继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王宝强在律师张起淮的陪同下亲自出庭,而马蓉则向法院申请了本人不到庭参与庭审以及不公开审理案件。截至记者发稿时,法院并未公布案件的审理结果。”

新华社评论说:“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普通人尚且明白这个事理,作为影视明星更应明白。发生家庭婚变,一般人都会低调处理。作为某些影视明星,却是唯恐天下不知……把家丑放到如此巨大的舆论场中并持续发酵,形成强大的关注度效应。这种违逆中国传统道德,利用家丑来造影响的行为,真是毁人‘三观’”。

法制晚报说:“一千个观众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接受美学的态度,同样也适合对公共话题的探讨……在法治社会,不幸家庭都需要统一的法治出口,如果错误已经发生,选择对簿公堂,让法律评判家丑的是与非,比讳疾忌医或打口水战要明智和理智得多。也许,围在朝阳法院门口的媒体和网上网下的群众早已明白这个道理。”

作家侯虹斌说:“如果新华社批评的是‘家丑不可外扬’,那‘家美’可不可以外扬?去年黄晓明和Angelababy的婚礼美轮美奂,华丽如童话里的王子与公主却被《人民日报》批判,批评其大操大办,认为明星‘更有义务在道德上做出表率,成为为社会指示道德正确方向的标杆’。可人家只是结个婚,为啥不好好结婚而跑去做道德表率?”

评家导弹熊说:“王宝强自曝家丑,这是人家的生意经,也是八卦看客们的下饭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理睬就好,一理睬就low,你越理,他越灿烂。尤其有头有脸的国家媒体别瞎掺和。人家的老婆红杏出墙,你又不是隔壁老王;人家的老公绿帽闪闪,你又不是经纪人男小三。而且自曝家丑不犯法。自曝家丑的也不比遮遮掩掩的更丑……写稿子做道德批判的时候,先看一眼窗外,空气是不是透亮。雾霾还在,安问宝强?”

汉字“丑”为象形字,《说文-丑部》的解释说,丑,纽也,本义为可恶、厌恶、憎恶,引申义有相貌难看、令人厌恶的、污秽、侮辱、羞耻、惭愧等。

—————————————————————————————————————————

★【当空中楼阁掉到地上碎成一堆二维码的时候

来自新浪微博网友lishuhang本周推荐,语出作者周健文章,讨论中国教育由来已久的“工具化”歧途,作者说,“教育首先是关于‘人’的教育,培养一个人的精气神,而非单纯的知识和技术……当空中楼阁掉到地上碎成一堆二维码的时候,以国家为己任的丰满理想立刻瘪变为与有权有势者同流合污”……上句中这个“二维码”之喻取其形似,亦顺道揶揄无所不在的扫码文化,一箭双雕。

★【云婚礼

语出豆瓣作者小波福娃的一个畅想:“以后结婚,不搞个云婚礼是不行了!电子贺卡发出去后大家纷纷微信/支付宝打礼金,给新郎新娘晒的恩爱照片/视频送赞,然后坐等快递小哥敲门送上喜糖或者龙虾鱼翅豪华礼盒盒饭,大家死生互不相见,人情往来,岁月静好”……虚拟经济时代正在改塑一切,包括人情世故,包括嬉笑怒骂,其实什么都没有,却恍如一切尽在眼前。

★【我只是将消息发送到了天国而已

来自煎蛋网本周推荐,程序员Kuyda在失去好友3个月后,将近年间好友“发给她的照片、新闻标题和上千条SMS短信输入一个神经网络中,创造出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许多认识Roman的人都说这个机器人说话的风格就和他本人一样”,“Kuyda表示她会一直与这个机器人聊下去……当他们觉得孤独的时候,可以与他聊聊天。我只是将消息发送到了天国而已’”……这是个拥有虚拟回应的天国,一切仿真而来,一切并不存在。

★【零雾霾塔

来自作者宇多田消息,“荷兰设计师Daan Roosegaarde打造的‘零雾霾塔’(日前)在北京798艺术区首次亮相。这座金属塔高7米,制作材料来源于一些废旧烟囱……零雾霾塔也同样向我们证明了北京的空气质量究竟有多糟糕:Daan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自从这座塔‘落户’北京,其一天收集的雾霾颗粒就相当于荷兰两周的测试结果”……这座塔就像个3D款惊叹号吧?不过,谁会惊叹?惊叹何用?

★【伟大的作品经得起各种各样糟糕的翻译的糟蹋

语出学者张新颖本周文章,回忆2006年秋天在芝加哥听65岁的迪伦演唱会旧事。作者写:“迪伦只是唱,不跟观众交流,不跟观众互动。可是我心里说,法国朋友抱怨的这些实情,都一点儿也损害不了迪伦,就像,我无端地想起博尔赫斯说的一个意思:伟大的作品经得起各种各样糟糕的翻译的糟蹋。舞台设计、场地质量,对很多演唱者都是问题,可对鲍勃-迪伦不是。”

★【钢材车身钢架

来自品玩网本周消息,日前,阿里云栖大会在杭州举办,本次会议最特别处是,阿里研发团队为马云的演讲配备了一个机器速记员,意外的是,马云说的“nationally”被翻译成了“男生弄乱”“马云提到此前浙江省长车俊时说的‘刚才车省长讲’,被翻译成了‘钢材车身钢架’”……跟许多数字翻译闹出的笑话近似,数字译文本身遵循的是另一套逻辑——比如“钢材车身钢架”,假使没有“刚才车省长讲”的原句比较,貌似没毛病。

★【最好的作品也只不过是以假乱真

语出作家小白本周快评。讨论翻译家黄昱宁新书《以假乱真》,小白说,“作者很清楚写作本身不免有作假成分,所谓心中所想笔下所出,常常倒会掉进自欺欺人的陷阱……往事不得不被误植的记忆扰乱,清晰的真知灼见也很容易在表述中迷失。作者必须谦逊地认识到写作本身便是一种不断涂抹却不断褪色的过程,最好的作品也只不过是以假乱真”……看来老话我手写我心、我手写我口之类不过愿景而已,知易,行难。

★【反诗人

语出诗人廖伟棠本周专栏,快评鲍勃-迪伦获诺奖,作者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一个这样充满‘矛盾能量’的作家,上一次是加缪。这次颁奖,送给充满伪诗意、自我陶醉的网络时代一个真正的诗人,且看你们能否承受他的白眼……与其说鲍勃-迪伦是一个诗人,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反诗人——他反对着传统的对诗人、对诗的想象。”

★【如果写作仍然是自由的

语出作家叶兆言本周文章:“我们已经无法避开网络时代,一位法国作家非常认真地告诉我,他在手机里存了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觉得无聊时,会很随意地看上几页。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而且还相信,一定会有人用手机来阅读《红楼梦》,阅读唐诗宋词,阅读鲁迅的著作……我相信,如果阅读仍然是自由的,必然会有人选择更优秀的文学,如果写作仍然是自由的,必然会有人写出更优秀的作品”……这个用“自由”定义的“写作”难免让人想很多。

★【高仿号

来自作者所长本周文章。“高仿号”又称“山寨微博号”“山寨明星微博号”,这种“高仿号”除在命名上玩弄字音、字形上的近似、含混外,还添加明星头像招摇过市,期满吃瓜群众。这勾当跟早年山寨畅销书如出一辙,如将作者名写作“全庸”或“金庸新”,仿“金庸”,欺瞒读者。这些高仿号的唯一“创意”或变态是,“高仿号之间还有互动,俨然一副自成一个娱乐圈的样子”……山寨文化的基因果然不甘落后,与时俱进。

★【诺贝尔和平奖可以提名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委员们

来自品玩-NO频道编辑本周推荐,语出推友Camducklee本周推文,是个段子:(201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可以提名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委员们,因为他们把桂冠奉在一个歌手头上,有助于解消超过一整个世纪’精致’与’大众’文化的二元对立争斗”……这位推友的讲笑一本正经,甚至极具操作性。

★【吓尿体

语出作者理钊本周微信文章。所谓“吓尿体”,由作家航亿苇命名,指弥散于社交媒体“大长中国人威风”之类的表述套路——这种谁谁谁被吓尿了的“爱国激情”“看起来阳刚十足,也透着一股子豪气,可细分析起来,其背后涌动的,却是一种卑怯的自大、无知的意淫和自负的狂妄等诸多心理情绪……精神上鄙视他们,物质上膜拜他们,来对待世界,对待自己。这个阴魂何时散去,中国何时才算是踏上了现代化之旅!”

★【最简单的办法是话留两天再说

语出作家于总像太阳周一微博:“想看起来不那么傻,最简单的办法是话留两天再说(没准儿到时候就不想说了)。比如鲍勃迪伦得奖、拒绝得奖、拒绝得奖为假新闻……这事儿。”

★【斩男色

网络熟词,是所谓“口红界”的一项“荣誉称号”,它描述的口红颜色不是专业粉色,而是类似女性口语描述中基于印象或生活经验的描述,如“姨妈色”之类。而“斩男色”这种命名则更趋向于口红社会学意义的描述细节,描述那种不明觉厉无法抗拒的颜色,循此,“斩男”已渐成此类词群专属定语,“斩男盘”“斩男妆”“斩男香”……不一而足。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Without permission;Press Ban

5条评论

  1. “期满吃瓜群众”,应该是“欺瞒吃瓜群众”。

    愿黄老师不介意某人对一些错别字的刻薄与苛刻,

  2. 北京一天收集的雾霾颗粒量等于荷兰两周的量。原来相对论,可以如此简单得实现。

  3. 我只是将消息发送到了天国而已’”……这是个拥有虚拟回应的天国,一切仿真而来,一切并不存在。

    岩井峻二

  4. 雾霾还在,安问宝强?
    说得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