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心里不停打滑

201253
一周语文|2012(53)|2012-12-24-2012-12-30 左为本周单字“嬛”,“甄嬛”的“嬛”。本周,《咬文嚼字》编辑部“2012年十大语文差错”颁布。据记者石剑锋报道,“自2006年以来,《咬文嚼字》编辑部都会在年底公布‘年度十大语文差错’,纠正国人在当年常犯的‘语文差错’,也从一个角度回顾当年的热点事件。”

2012孤岛诗

dongtiandezaobafeiji
2012年有幸读到它们,谢谢它们,谢谢诗人   ■《冬天的早班飞机》,桑克著。桑克新诗集,收新作一百多首。因缘际会,读过不少当代诗人作品,桑克诗作给我的印象是亲切。他擅长将熟稔的生活用平民的汉语重构为一卷你我都不陌生的心灵图景:是“厌倦了厌倦”的我们,是“只在梦中款待自己”的我们,也是“平静地就把一生否定了”的我们……

从沮丧起身我依旧是一个失败的人

201252
一周语文|2012(52)|2012-12-17-2012-12-23 左为本周单字“末”,“周末”的“末”,“末日”的“末”。临近那天,跨越那天,好多此前的隐忧担心也就烟消云散。不过,岁末年关,忧虑、困境、倦怠、疲惫之类谁会没有?也许,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痛像周末做清洁那样扔洗衣机洗洗,或许好些?把那天乃至所有负值当个周末,一晃也就过去?

那是你们做得到的

wenzizhentan
闪读|12-111 ★《文字侦探》,流沙河著。P32作者考古“人民”的“民”——这是个象形字,本意为锐器刺目使瞎。“远古歧视战俘,语言侮辱,贱呼为民。战俘拿来做了奴隶,仍称为民。卜辞里有‘卵民’的记载,与‘卵牛’和‘卵羊’一样,把奴隶当牲口杀了祭祖,凡被统治者都可称为民”……有些字刨根问底地问啊问啊问出一坨屎,好苍凉。

一只虎衍生无数虎

lixiangbusi
闪读|12-110 ★《理想不死》,胡赳赳著。相对而言,或许我更方便理解作者他们那个星座所具有的天然乐观。其特别处是,既超越常规逻辑,又努力贴近存在。唯有如此,“理想”这个一不留神便会阔大至虚幻的愿景才有机会脚踏实地——就像重新拼好已被实用主义拆得七零八落的那把汤普森,推理想再度穿过,放声歌唱。

在下巴上收获着自己的秋天

201250
一周语文|2012(50)|2012-12-3-2012-12-9 左为本周单字“糕”,“糕点”、“切糕”的“糕”。本周一上午10时21分,岳阳公安警事在微博发布一则“警情快报”,复述一起买卖纠纷。复述中的价值评估即“切糕”价值估算部分引发网友关注,随后,该“复述”很快删除,狐疑、猜测、假想据此蜂起,“切糕”二字遂成本周最热触点,文体狂欢语文轰趴想象洪流吐槽竞技呼啸而聚,糕富帅切糕党切糕局切糕闹之类促使本周成为名符其实的“糕”周。在以“切糕”为关键词的各类想象力比拼里,海样旧事泛起,繁复情绪会师,斑斓纠结合并,以至于“切糕”事件的本事反成模糊背景。

不碰没事,一摁生疼

chenchuntian
闪读|12-109 ★《陈春天》,陈雪著。虚构类的自传体小说的书写之难跟画家画自画像的丹青之难也像也不像。像的是,他们都是在跟自己较劲;不像的是,作家非得在小说里把自己虚构得似非而是,那才有点儿意思。这时,做人行事“没有时间是对的时间”的陈春天越走越近,她就像一个皮相完好的痼疾,一个“庞大的哀伤”,不碰没事,一摁生疼。她就像一粒沉默在枪膛里的子弹,一颗未见其形无缘滚出的眼泪,只把答案默写在自己的手心。

像松脂逮住苍蝇形成琥珀那样捕捉了那个时刻

201249
一周语文|2012(49)|2012-11-26-2012-12-2 左为本周单字“坟”,“坟”地的“坟”,“坟墓”的“坟”。本周,河南周口“强制平坟”事继续发酵,有关坟地经济、双重标准、法律依据等待的议论、义愤仍在继续。这些或可有助于找到此举的背后新闻,但至少目前尚未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