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拿根撬棍打碎点光亮进来不可

zaihefengzhongjiamei
闪读|12-88 ★《在和风中假寐》,老愚著。《蜜蜂的午后》后,常在网间追读老愚。本以为,这本“假寐”会是那些“剃刀边缘”激愤时评的结集,读完才知又是又不是。“假寐”所收文本书评时评文评杂感手记都有,全以惆怅贯穿,而正是这些断片相衔的怅惘与剃刀之刃一同勾兑出漫天冰凉甜腥,像时间,像时事。

走一路,呸一路

shuzhideshuhu
闪读|12-87 ★《树枝的疏忽》(插图本),顾城著。1992年6月,顾城从海外给《Today》写了封信,信中感叹今时《Today》与昔日《今天》的不同:“在没有自由的时候,我们获取了精神;在没有精神的年代,起码我们保存了真诚……已经有人在远远地说了: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P266)

花100万也还是屌丝

201225
一周语文|2012(25)|2012-6-11-2012-6-17 左为本周单字“作”,“作文”的“作”。上周末,2012年高考结束。与往年情形近似,各地高考作文题迅速成为大众关注话题。

看上去令人信服的述说却往往是在欺骗人

bubidushumu
闪读|12-86 ★《不必读书目》,刀尔登著。这小书字里行间弥漫着一种敦厚,不像跟人聊天,像嘀咕,唠叨,不着急。作者精读完李白送走李白,彻悟了游记揖别徐霞客……关于读书,刀老师的见解仿佛是说,这世上,大部分书自是无需读,不必读,可恰恰因此继续迷恋无用之书,正是读书说也不清的奇妙与神异。

宁可做个语文粉也不要做浮士德

201224
一周语文|2012(24)|2012-6-4-2012-6-10 左为本周单字“隐“,“隐语”的“隐”。作为本周最重要的语言现象之一,每年的这一周大抵如此。从修辞角度看,隐语属所谓“秘密语言”,古语称之为“廋(sōu)词”或“遁辞”。“廋”字的意思是“隐藏”“藏匿”,“遁”(dùn)字的意思是逃避,躲闪,隐藏,消失……逃避什么呢?躲闪什么呢?如你所知。

一张简单明了的便条竟是满纸胡言乱语

gududeyibangren
闪读|12-85 ★《孤独的异邦人》,林贤治著。第一辑所收怀人短文是第一次读,歪打正着, 恰好咬上那天的凄苦天气。可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是与书名同名的那则短文主角是白求恩。更没想到,读完时,短文的主角已变成大家……大家或许也会“扑到在路上”吧?“而那里,正是介于乌托邦与反乌托邦之间的地方。”

只有幻灭才不会真正幻灭

201223
一周语文|2012(23)|2012-5-28-2012-6-3 左为本周单字“度”,“适度”的“度”。本周,《环球时报》有关“允许中国适度腐败”言论引发讨论。该言论作为《环球时报》“社评”在周一刊发。言论核心观点从刘志军被开除党籍说起,并列举“允许官员腐败适度”的种种理由,要求民众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