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写下的每个字都能体现我对它的虔诚

zuotengkeshihedechaozhenglishu
闪读|12-74 ★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佐藤可士和著。这书在旧历年底读来颇有应景之念。尽管将它理解为将办公桌收拾整洁让书房条案一尘不染也不是不可以也不是不对,不过,比起藏在这些描述背后的蕴含而言,终觉肤浅。佐藤哲学确是个可模仿的动作,可他真正想说的是打扫思绪廓清观念,有创意地做好减法。

一场眼花缭乱的虚空

201209
一周语文|2012(09)|2012-2-20-2012-2-26 左为本周单字“管”。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前不久,美国《纽约时报》有文章谈论汉字。作者埃里克-亚伯拉罕森说,如果只给他一个字界定中国社会,他的感觉是:“管”。埃里克认为,哪里需要行使权威,“管”字就在哪里出现……每有纷争、冲突、麻烦,人们最常听见的一句问话即“这儿归谁管?”

雨只落在我熟悉的地方

chuanglichuangwai
闪读|12-73 ★ 《窗里窗外》,林青霞著。读完那段连用16个逗号的文字,董老师的感觉是“不滞不塞”。不过,“有三处逗号应改成句号”。“再读,有点犹疑了,不改了,生怕改了坏了那朵浮云那弯流水。”“文章其实只分好坏,不分哀乐,真要林青霞受苦受难才写得出惊世巨作我情愿她不写”……(p25董桥序)

举头望明月黑风高低头思故乡村爱情

201208
一周语文|2012(08)|2012-2-13-2012-2-19 左为本周单字“情”。本周二是情人节,各类商家分外来神儿,因为有得赚。这戏码每年一次,鲜花依时而涨,餐馆依时而火,而“情人节”的“情”则很难进入公开讨论状态……它该怎样讨论呢?还真不好说。

玩过之后我还是那个路人甲

woshuile81gerendeshafa
闪读|12-72 ★ 《我睡了81个人的沙发》,连美恩著。沙发客游记。阅读感受须视经验光通量多寡而定。也不一定。尽管作者已努力还原游历中种种无聊惊悚脆弱狂喜,可书中几乎每个字都仍极易诱发幻觉。“在别人的沙发上我找回了自己”……这句话被写到封面上。这是个故作歧义的句子。也对。人生本就歧义密布。

线上的高潮更不会是真的

201207
一周语文|2012(07)|2012-2-6-2012-2-12 左为本周单字“治”。本周三,毫无征兆,词组“休假式治疗”数小时之间爆红网络,不仅各种近似热词组快速集合,各路消息、各种问题会成信息洪流,那些远时近时繁多旧闻传闻绯闻丑闻亦被再度提起……那些似乎忘记的事情其实谁都没有忘记。

不再传奇了就没有故事了

jinchengzouleshibanian
闪读|12-71 ★ 《进城走了十八年》,十年砍柴著。这是本向后看的书,几年前朱幼棣写的《后望书》也向后看,不同是,砍柴的后望更私人,更琐碎,更柔软。它同时也是一则故乡蒸发亲历记,一部加长版《鹿港小镇》:“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有喜有伤。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201206
一周语文|2012(06)|2012-1-30-2012-2-5 左为本周单字“黑”。本周,各种文字武斗继续,讨论商榷日渐稀薄,站队表态甚嚣尘上,殊为无趣无聊。熟词“拉黑”高词频繁复出现,其变格亦随之繁衍不息,如“×黑”“黑×”等,种类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