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百科全书之外

meiguidemingzi
这就像佛洛依德的病例,就算他们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 《玫瑰的名字》|埃科作品 我们与一本书或一个作家的因缘与婚姻之缘有点儿像,大致也是两种,一见钟情算一种,它常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再有就是媒妁之言熟人介绍或干脆自己去非诚勿扰练胆儿……埃科作品对我来说是后一种。

谢谢你,我会想你

1039
一周语文|201039|2010-9-20-2010-9-26 左为本周单字“堵”,“堵车”的“堵”,“添堵”的“堵”。佳节在即,曾被CNN记者用以形容京藏高速超级拥堵的“史诗般的拥堵”状况在各大城市依次上演。上个周末北京小雨,北京城内交通几近瘫痪。网友微博调侃称:如果你从团结湖路口穿过长虹桥到工体西路,短短3公里,你尽可打开《三国演义》开始阅读,从桃园三结义看到关羽走麦城,车还没开到。长虹桥已变长坂坡,整条路上堵满曹魏80万大军。媒体报道说,9月17日晚的那场小雨,北京全城时速不足20公里的路段有百余条,其时,微博成为堵车时一大发泄渠道。

纯属爱国,别无他意

1038
一周语文|201038|2010-9-13-2010-9-19 左为本周单字“拆”。上周五(9月10日)江西抚州宜黄强拆民房导致3人自焚抗拆事件震惊天下,引发持续关注热议。同在上周,网络游戏《钉子户大战拆迁队》一经推出即迅速蹿红网络……此一实一虚两种彼此纠缠却又完全不同新闻同时聚集汉字“拆”。

我这儿就是一边儿做一边儿学吧您

hezhikeyi
闪读|1025 《何枝可依》,李零著。(孔子)“是个理想主义者。世界会好起来吗?孔子说会。可惜,他的理想是复古,‘周公之梦’是个梦,于事无补。当然,梦也有梦的价值。历史上的乌托邦,价值全在批判。千百年来,乌托邦为什么总是吸引人类?道理很简单。人是扑灯蛾,总是向着光明飞跑飞跑,但情况往往是,睁眼全是黑暗,闭眼才见光明,光明只在睡梦中。”

请原谅我以莽汉的身子骨闯进公共视野

1037
一周语文|201037|2010-9-6-2010-9-12 左为本周单字“师”。本周五,适逢教师节,与往年教师节鼓乐齐鸣载歌载舞语境稍有差异的是,这个已然镶嵌于微博爱疯爱怕德传播语境中的教师节感怀依旧,杂音也多。简要说,当有些不配做教师的人做稳了教师,“天诛地灭”款的祝福也便极合情理;再者,像作家冯唐那样与昔日同窗窃语当年恩师华发丛生,外貌不再神似吴奇隆,令人莞尔外,不觉中已将“教师”概念从神扳回人,是好事。

鬓边垂发都吹得飘飞起来

geihaizi100benzuibangdeshu
闪读|1024 ●《给孩子100本最棒的书》,安妮塔-西维尔著。对我来说,这类简介加简评类的书是个捷径,沿着它的指导,我有可回趟四五岁探望童年。书是看不完的,索引必备,插在书架空隙处以应不时之需。如果可以,该去下个单,买下作家伊格的《半个魔法》。我想知道我有无魔法,或,我的那半个魔法藏哪儿了?

97号的爱,加满

1036
一周语文|201036|2010-8-30-2010-9-5 左为本周单字“学”。这一周,小学中学大学开学。我早不上学了,可每年新学期开学,心里多少会陪着高兴一下,脑子里想到的不是几十年前9月1日老爸牵我手走过条小河去报到,而是当孩子王第一个9月1日跟一帮陌生小屁孩一起大扫除,蹲在荒芜一假期的操场上拔草,那草长得只比姚明矮半头……

年安多福,晨祺百益

hanyujuqun
闪读|1023 ●《汉语句群》,吴为章田小琳著。大于句子的语言片段被称之为“句群”,未读这一语文专题研究前,一直以为它应该是段落研究,其实不是。句群也被称为“语法的最大单位”,其意义在于,它可以帮助我们在语文中制约和解释修辞,它是一个人说话的最小话语单位……将句群这码子事儿写成一个侦探短篇是我的构想,等我退休后,这事就可以变成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