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哥们儿欠了一屁股债

wopei
小小不然的量词也可以裹挟不屑,包装轻蔑,并同时洋溢很多热爱,热烈地爱。 《我呸》|奶猪作品 朋友奶猪出了本新书叫《我呸》,这书名儿也是她博客名儿,挺怪的。最开始读奶猪文字,也是从她博客开始,感觉也是怪。现代女性都不乖,我知道,可不乖到这么古怪,且古怪得令人印象深刻,也不多。

亲爱的企鹅你家可爱的洛丽塔丢了点东西

1026
一周语文|201026|2010-6-21-2010-6-27 左为本周单字“闷”。本周五晚间,世界杯赛巴西VS葡萄牙,这场事先被球迷期许为一场精彩无比“艺术足球”实况赏鉴之赛最终令人大跌眼镜。赛后报道标题写成“巴西VS葡萄牙0-0携手晋级”算是公允客观,而标题写成“巴西闷平葡萄牙”或“葡萄牙闷平巴西”则各有恻隐。再闷骚的记者也难免在这个夏天完全克制冷静掖着藏着。至于将标题写成“巴葡闷平因心照不宣”则铺张阴谋论刺鼻气息……常言说,标题是新闻眼睛,如许眼神儿果然风情万种。

为什么爱情总是不如恐惧那么深入人心?

worengzaikukubashe
闪读|1014  《我仍在苦苦跋涉》,牛汉口述,何启治 李晋西编撰。“我不相信我会被捕。在14日星期六中午吃过饭后还在人文社的院里和龙世辉他们打排球,回到办公室刚洗了手,衣服还没穿,中午一点来钟吧,被叫到二楼小会议室,见到公安部来人……我下楼穿上白衬衣就被押上了吉普车。”(P123)

姐是你们穿不起的牌子

1025
一周语文|201025|2010-6-14-2010-6-20 左为本周单字“球”。“球”为名词,它的异体字写成“毬”,提示出早年间作为游戏用具的“球”,外表皮革,内心用“毛”填实,用脚踢或用杖击……现在也有这种“球”,对,直呼其名就是实心球。

一场小而激动的雨

luxundehuzi
短篇留足比好几个足球场还大的空间,在那里,可充填斑斓现实经验 《鲁迅的胡子》|蒋一谈作品 《鲁迅的胡子》是作家蒋一谈的第二本短篇小说集。从“胡子”的后记中得知,关于“短篇小说”,蒋师有大计划:“为我喜欢的人物各写一篇短篇小说是我写作内容的一部分,他们是:伊斯特伍德、鲁迅、赫本、乔布斯、苏菲-玛索、海明威、卡佛……还有孙悟空。”这个想法让我看见蒋师精神生活一角,这真是格外稀罕格外美好的一角:爱自己喜欢的作家,并分别以他们的名字和名义为他们专门写一篇小说……当然,它同时也是蒋师野心一角。这个我在后面会提到。

进到杂乱的后台看一个熟悉的艺人吊嗓子

1024
一周语文|201024|2010-6-7-2010-6-13 左为本周单字“考”。本周一年一度全国高考结束,高考作文题照例成为热议焦点。“语文”大概在高考诸科目中议论门槛最低,每年全国统考、各省市统考,语文作文都会引发热烈围观。当然,从另一角度看,“语文”用处稍多于“文综”、“理综”乃至微积分……没人用椭圆方程写求职报告吧?

我只相当于一个矮墙的院子

tangcunjiufen
闪读|1013 《塘村纠纷》,杨方泉著,副题“一个南方村落的土地、宗族与社会”。这部人类学田野调查缘起于对一桩宗族械斗的重新研判。第8章作者援引学者赵晓力的一个比喻用以说明现实之实:“国家法律权威在乡村的实施不是像阳光直射一样,而是像阳光进入水中必然产生折射”……直射,折射,奥妙全出。

我去厕所了等一会儿回来

1023-1
一周语文|201023|2010-5-31-2010-6-6 左为本周单字“毛”。作为姓氏的那个“毛”字在中国妇孺皆知,不用我说。我要说的,是作为网络热词的“毛”。在“毛”之网络义项群中,“五毛党”必须稳居头牌,反是后来出现的“十毛党”、“一元党”没流行起来。我的猜测是,不是没涨价,而是“五毛党”之谓深入人心,哪怕涨到十元一贴,其称谓依旧必须是“五毛党”。

没有身体,没有灵魂

haorennanxun
 闪读|1012 《好人难寻》,弗兰纳里-奥康纳著,昨晚到手,读完同题短篇,真好,好到感觉印在封底上的那些熟人——卡佛、勒克莱齐奥、大江健三郎、毕晓普、马原都没说出它的好。我也说不出。歪想是,小说中的“格格不入”在当下已一堆堆了,他们黑,并怀揣一把把被黑哲学摁动的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