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本书中找到归宿

015|《从过去到现在》+《老辽阳》|李元+李斌+宋树元作品 作者说,编辑此书的动议来自老六主编《读库》中的一句话:“马拉美说过,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应该在一本书中找到归宿。”这句话激励作者编辑出这这样一本父子回忆录。书中父亲散议往事的文字有家常话一样的絮絮叨叨,自在亲切。此前,一直陶醉我爹老迈虚弱深陷轮椅的那个下午我点燃一根儿眼深吸两口递给他他面无表情没批我没表扬我很享受地吸着吸着画面寂静凄清温煦无敌……现在看,短视啊肤浅啊。和一本书可能留住的一切比,那个画面烟云了。回到马拉美,忽然想,说话为业,也不知那句话伤人那句话暖人那句话内伤那句话明媚一颗心……慎之又慎为好。

09买书单(02)

《书店的灯光》|(美)刘易斯-布兹比著|上海三联书店出版|¥:25.00 《郁闷》|雷明著|华夏出版社出版|¥:32.00 《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

逃避

tangwenbiao.jpg
真实和美的边界已然混乱。在视觉化的文字里,我们看见的越多,知道得越少。  014|《我永远年轻-唐文标纪念集》|唐文标作品 唐先生在《诗的没落》一文中对其时香港诗界状况做出判断:逃避。此文写于1971年。隔着差不多近40年的光阴重读唐文,唐先生好像是在说现在是在说你我他。普遍的逃避是我们感同身受的,无论从性别的意义上说还是从社会角色的意义上说,一概如此。文化上的逃避更是首当其冲。官民间似乎毫无预谋的默契是:让我们不说那事儿好吗?说说股民基民呗。说说风花雪月呗。说说超男超女呗。说说金融海啸呗。自此,一切需要担当、深究、溯源或研判的“硬菜”统统被放进冰箱雪藏……安全了。这样的安全其实是不安全。当那些被雪藏的“硬菜”变味后所生成的能量会不会是TNT?没人知道。

我们都是脆弱的蛋

cunshangchunshu1.jpg
一周语文(0908) (2009-2-16~2009-2-22) 【躲猫猫】 本周最热网络语词,语出云南玉溪北城镇24岁男子李乔明蹊跷死亡事件。“躲猫猫”一词系事发单位晋宁县公安机关对李乔明奇异死亡事件的解释。这一“解释”一经媒体曝光,愤懑嘲笑质疑群起。针对此事,河南洛阳某网友留言说:“小明啊,你说你没事练练‘叉腰肌’、‘俯卧撑’多好,干嘛玩‘躲猫猫’?这下整的还真找不着你了”……此留言中所说“叉腰肌”、“俯卧撑”、“躲猫猫”均为网络流行语。自去年起,流行语中的这一部分均在寻常词义之外衍生出网络新意,致使一个熟词至少同时具备了“常见含义”、“网络含义”两种几近风马牛不相及的含义……长此以往,编辑“双解现汉”乃至“多解现汉”势在必行。

穿越古罗马地层

010|《艽野尘梦》|陈渠珍作品 2006年春天,作家马丽华出版最新小说《如意高地》,这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她关于西藏的第17本书。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23岁进藏、一头扎进去就待了小30年的作家提到了本书。马原话说:“(《艽野尘梦》)深深地震撼了我。我又用一二十年时间才把这段历史的事件、人物弄清楚。但是那种震撼还是长久的。”马丽华作品大都在上个世纪完成并持续影响了后来的藏地迷恋者。她的“走过西藏系列”最为著名。我一直觉得,每个人的故事里其实都藏有一排隐性书架,仿佛精神背景,无论写什么,说什么,事实上都与这个隐性背景有关。在那一排排隐性书架上,可能没什么书,可能放了过多的书,也可能只放着几本关键的书,马丽华的状况应该是最后一种吧。很多年前,读过马的《藏北游历》、《西行阿里》。还读过她写的一本书名字叫《灵魂像风》。从这后一本的书名想,影响一个人的书也是像风,所谓书架其实也就是灵魂的撑子。在马的灵魂背景里,《艽野尘梦》是一束重要的光源吧。

停摆的闹钟一天也能准两次呢

yuanxiaojie.jpg
 一周语文(0907) (2009-2-9~2009-2-15) 【央视不差钱】 源于春晚赵本山小品《不差钱》。2月9日元宵节晚20时27分,央视新址北配楼北京文华酒店遭遇大火。次日,以此为主题短信广泛传播,成为本周最为流行的短信话题:“上联:除夕夜捧红小沈阳;下联:元宵节火烧大裤衩;横批:央视不差钱。”

余香

img_0146.jpg
这些花儿都是我拍的。拍得不好。 情人节,放上来,凑热闹。 早年间,见过一个俗对: 上联: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下联:是生前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san01.JPG
 002|《万有引力之虹》|品钦作品 这是一部后现代经典之作,中文简体版约800余页,总计77万字。它在世界文学史出版史上很重要。我感觉,这部类似于《尤利西斯》、《追忆似水年华》的天马行空之作文学巨著对一般读者而言,其文化意义大于阅读意义。从某种角度说,这部小说就是文学著作中的奢侈品。也许吧,也许有人会把这本板砖一样体量厚重的奢侈品放在客厅茶几的显眼之处,并在第345页与第346页之间夹上一个鲜艳书签?也许吧。可我们不妨给这个附庸风雅之举一点儿掌声,哪怕是跟小沈阳所掌控的掌声相比异常微弱的一点掌声……止庵说:一个人可以不附庸风雅(终生迷恋八两饺子一头蒜),可一个国家不能不附庸风雅。我总觉得,假使一个国家的公民们只知道人头马保时捷夏奈尔范思哲路易威登,也不能算是很光荣吧。老话说:附庸风雅,三代始成。嗯,从2009开始附庸,300年后,或许真就风雅起来?也还未必。

伟大的爱情是用来唏嘘的

img_0525.JPG
一周语文(0906) (2009-2-2~2009-2-8) 【面对它 接受它 处理它 放下它】 语出台湾著名佛教大师圣严法师。2009年2月3日下午4时圣严法师在台湾法鼓山圆寂,享寿80岁。圣严法师被称之为当代高僧,1930年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13岁出家。后曾从军,赴台湾后二度出家,成为台湾著名佛教道场法鼓山的创办人,门人弟子遍天下。圣严法师同时是佛教界第一位博士学位获得者,1975年获日本立正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多年间,圣严法师语录广为流传,上为其中之一。我曾见过一个版本的圣严法师语录108句,此句亦收入其中。“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心量要大,自我要小”,“要能放下,才能提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这些箴言金句说起来容易,句子本身不难懂,真正困难的是彻悟,是做到。

小叙事

jindaizhongguochengshiyudazhongwenhua1.jpg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   001|《近代中国城市与大众文化》|姜进李德英编 本书收入论文19篇,主题一致:通过大众文化探究中国城市的历史乃至中国的现代史。这个领域的专门研究此前一直空缺。每篇论文都很过硬,研究领域亦属宽银幕,辽阔之外,更有细腻。打个比方说,面对故宫那8000多间空房子的现实,这本书所做的努力,大致等于给那些空房子里重新升起炉火拭净佛龛摆稳案几铺妥纸墨。也不是说历史那笔糊涂账真就因此清清爽爽利利落落了,可有了这一类探究,在历史的长骨、短骨、扁平骨、不规则骨之间至少有了软骨、纤维性结缔组织、血管乃至流动的血液。抛离大众文化,中国城市研究等于抛离了血肉和肌理。没有他们,繁多历史故事阴谋往事辉煌旧事也就全无魅力可言。一座城市当然是城墙、街道、公园、广场、火车站、博物馆、图书馆、百货公司的城市,可它也是川剧、节日、相声、庙会、电影、茶馆闲聊、杂货地摊们的城市。2004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过学者卢汉超的学术研究专著,书名叫《霓虹灯外:20世纪初日常生活中的上海》。书中对其时上海人的日常生活做出了精彩的还原与描摹。它是对日常生活的还原与追述,它是城市历史研究的组成,更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部分……一个一直被忽略被掩蔽被遗忘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