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杯

fangwenlishi.jpg
许倬云说:“你们作的新闻是短历史,我们学的历史是长新闻。”  《访问历史》= 李怀宇作品 访问|姿势 “访问”这个字眼在中文里词义无限扩展是在电脑及互联网大规模使用之后。很多动作很快习以为常,我们却至死不知“官方说法”。知道“二尾子”者多半未必知道所谓“二尾子”是“两性人”俗称。语言学家认为,“二尾子”由“二仪”一词音变而成。张医生会很严肃地纠正说,关于“两性人”,确切医学定义分真两性人、假两性人。而在假两性人中,又分“假男性畸形”和“假女性畸形”……扯远了。回过头,再说“访问”,得知这个隶属“政治语文”、含有“相互走动造访”之意专属动词如今已然义项纷呈:“访问学者”与“内存分配访问无效”,“通过教育网出口访问校园网以外的网络”与“你所访问的网址不存在”,“客户端访问授权模式”与“正式访问”、“非正式访问”、“工作访问”、“私人访问”,所谓“访问”,意思虽有近似,却已是千差万别。以至于谁做访问,无论是一座城市,还是那条南锣鼓巷,无论许倬云,还是798,都等于重新定义访问。李怀宇定义访问,要义一是重人,一是重聊,一是重情。如是访问,不再是访亲问友、明查暗访、串亲访友、明察暗访、织当访婢乃至访贫问苦,而成为晚辈走进先哲时最得体的一个姿势。李怀宇说,每次到北京,都会去看看周有光:“那里就是去爷爷家。”天有点儿凉。诚惶诚恐,一心悬系,爱屋及乌,不亦乐乎。

双簧

周末和老婆见缝插针逛商场。看见一有牌子品质尚好的钱夹在那儿含悲忍泪甩卖,买下。中午吃饭,跟佑想炫耀:我买了一钱夹,极酷。佑想:我在一本书上看过一个说法:有钱人一般都用很烂的钱包,而没钱的人才喜欢不断买下好看的钱包。我:好啊臭小子,你挤兑我。佑想:我没挤兑您,我在奚落您……一直坐旁边闷头狂往嘴里充填香酥鸭腿的佐思忽然说:老爸老爸快告诉我,奚落是什么意思啊?

为一根虚拟的骨头打架

beijiechidesishenghuo.jpg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器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被劫持的私生活》=  肉唐僧作品 段子接段子,故事接故事,黄,藤黄,苍黄,橙黄,大黄,鹅黄,槐黄,姜黄,芥黄,焦黄,米黄,篾黄,嫩黄,土黄,是故事都带色,是段子都既牛且黄,就这意思。这很合大多数男性读者的口味。而对女性读者而言,至少不会倒胃吧。不同是,男读者看完段子,会把心得像一道蓑衣黄瓜那样带上饭局编进短信,而女性读者则多半面对闺密盘问打死也不说偷着乐。

不吃饱点儿哪有劲儿减肥啊?

caijingmanhua1.jpg
一周语文|0842 ( 2008-10-13~2008-10-19) ★ 手机手 与“鼠标手”类似的一种数码疾病,医学上称之为“拇指腱鞘炎”,多由频繁发送短信息引发。从医学的角度看,“手机手”尚无特效药。唯一可能奏效的,是节制使用拇指。周末自己包饺子也是办法之一吧。要三鲜的,韭菜别搁多了,给点儿就成。

小时代,小抢强

xiaoqiangqiang.jpg
 紧握自己手中的小二,张望别人怀里的小三,顺便埋汰少年们心中的小四。 《窗边的小强强》= 张小强作品 本书选择在郭敬明新作《小时代》大面积畅销大面积上榜大面积吸金的金秋十月低调出版,系由本书作者小强特别策划安排。本来,出版方专为本书拟定的“跟踪飓风计划”是预备安排在作家桑格格《小时候》一书出版6周之后进行的。但作者认定会有更多以“小”命名之畅销书出现,“跟飓计划”随之后延至今。

十六种风拧成一个飓风

xiangxiangzhongdedongwu.jpg
知识的可能性在哪里,小说的领域就开展到哪里。 《想象中的动物》= 徐来作品 徐来写了本小说,这没超出我的想象。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把自己的小说处女作写成了一本现代汉语版的《山海经》。前面这些汉字你都认识的,单句看,意思也大致确切。可是,你未必知道我想说什么。这时,我很羞愧此前很多年,曾跟记者说过“处女作都是青春回忆录”之类的莽撞话,羞死人了。没办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为打圆场,我只能这样想,此前,徐来多半还写过一本类似钱锺书原稿遗失永无音讯的长篇小说“百合心”?在那部已然永无天日的小说里,徐来不仅大胆披露青春往事,还以睥睨天下的调调嘲弄世间万事万物。是,这是我猜的。为了圆场,我只好向想象要公道,问猜测要理据对吧?看不见未见得是没有,没拿出来未见得是没写出来。处女作都是青春回忆录。

美学

jueduiyixinglian.jpg
像真品的赝品,一如像赝品的真品,都是如假包换的美丽。 《绝对衣性恋》=张小虹作品 P71. 赝品美学 所谓“赝品美学”的以伪为美,并不是建立在翻转原有之“真为贵/伪为贱”到“伪为贵/真为贱”的一劳永逸,而是在于不断地倒置、不断地翻转,直到真伪难辨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此流行时尚的贾雨村言,正如尼采哲学中女人如真理得虚实难探:女人真正厉害的地方,不在于没有性高潮时伪装性高潮,而正在于性高潮的当刻仍可伪装性高潮。于是,“赝品美学”从不需辨证它是真是假,只因它暧昧故挑逗的“伪装”,不是形而上学的“真伪”,而是美学上的“拟仿”。像真品的赝品,一如像赝品的真品,都是如假包换的美丽。

北京一脱,无锡一掴

nuojiang2008.jpg
 一周语文|0841   ( 2008-10-6~2008-10-12)  ★ 小学级、中学级、大学级 本周,开读三联新书《听杨绛谈往事》。作者吴学昭系学者吴宓之女,“与钱锺书、杨绛一家有通家之好。”这是一本由无数细密掌故支撑起来的书。其间,说到杨绛作品《干校六记》出版,开始“只在柜台底下卖。”丁玲读后,发表观感,说:“《班主任》是小学级的反共;《人到中年》是中学级;《干校六记》是大学级。”

幽闭

bulukelindehuangtangshi.jpg
《布鲁克林的荒唐事》=保罗-奥斯特作品 总觉得纳特舅舅这个人物太雷锋了。可也想,陷入他一样人生绝望晚景,妻离子散绝症在身,大夫声若洪钟地说,想干点儿啥就干点儿啥想吃点儿啥就吃点儿啥吧……可能人也会变?在情不自禁奋不顾身关注他人的过程中忘了自己?也不是没可能。

猛喝啤酒,然后回收易拉罐

一周语文|0840 ( 2008-9-29~2008-10-5)  ★ 还没画到皮,只是描了个边儿 语出网友无聊布棉。这个句子是她(他)观看电影《画皮》后的一个感想。我没看《画皮》,难于对本句做出正确评价,收留下它,纯为妄想、联想、胡思乱想所致……想到固体奶液体奶面包里的奶饼干里的奶,不能怪我吧。这样一来,就算很大的进步、进展或进取,也不过小小不然,“还没画到皮,只是描了个边儿”……或金边儿、或银边儿、或黑边儿、或红遍儿,也就描个边儿。

时间

busidehaizi.jpg
《不死的海子》=崔卫平编 午后睡醒,脑袋轻飘飘。从书架上随手抽出这本,随意翻,已不记得什么时候买来,什么时候读过。从第三页起,后面隔三差五,有很多黑笔、红笔、蓝笔画下的道道,其实也没多久吧?那些道道依旧或直或歪,有些仍为死膛,可有的已变成可点击的下划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