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孤岛年度好书

yuhuan.jpg
【虚构】------------------------------------------------------------------------------------------10  ★《余欢》 (刘瑜作品-上海文艺版) 赞词:本书作者刘瑜的正业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在这个“业余”背景下,作者将言情小说这种日益边缘化的文体演绎得绝望而又深邃。政治学可以挽救小说?读完这本小说时,我脑子里涌现的居然是这个傻死100回的问题。

2007年度语文

年度词组 ★ 年度热烈:【二】 ★ 年度疯狂:【晒】 ★ 年度唏嘘:【职倦】 ★ 年度民生:【通胀】 ★ 年度关注:【火星文】 ★ 年度创意:【跳沙发】

他妈的谁加的他妈的?

昨天,收短信一则。第一个版本收到的时间是在早上:全文是: 看了《色   戒》,觉得女人不可靠; 看了《投名状》,觉得兄弟不可靠; 看了《集结号》,觉得历史不可靠。

同感

baitianyujianheian.JPG
《白天遇见黑暗》=夏榆著 “写作曾经被我看成我在黑暗中的光亮,它引领和照耀我。漂流奔走的生活使我看到写作在这个时代的虚无,也看到写作在这个时代的意义。”

一周语文(0730)

(2007-12-17~2007-12-21)  腰龄 ★ 本周,收入新词“腰龄”。这个词汇的创造,与诸如“年龄”、“骨龄”、“髫龄”、“树龄”、“艺龄”、“党龄”、“工龄”、“育龄”、“心理年龄”等未必有直接关系,但总归是有一点七姑八姨之类的瓜葛吧?

这厮

sududegushi.jpg
《速度的故事》=贺景滨著 前天好晚,开始看贺景滨的《速度的故事》。动机超幼齿:1)我花了88元人民币买的,不看可惜花瞎了;2)我只花费5分钟决定要不要买这个完全没有资讯的新人的作品,是否老眼昏花看走神儿?

优雅一哂

huanyingshu.jpg
《幻影书》=保罗-奥斯特著  这本书拥有保罗-奥斯特牌小说的所有既定符号,包括他的叙事腔调、情节设置、身份迷雾乃至故事圈套……可还是好看,要看,因为精彩。

联合修辞

jijiehao.jpg
2007-12-17@北京 工人体育馆 中午 用“爱国者”冠名这部电影的首发式,试图达到一种联合修辞的效果。连起来念,那种道德暗示更为明显。可如果是用“蒙牛酸酸乳”或“动感地带”冠名,修辞效果不仅有点隔,还多出一层撕裂……当然,这里的“联合”也只是“伪联合”,将它们集结到一起的,并非道德热忱,而是利益期许。我没晕。

旧书

最近一直收拾旧书。 我有意将过程放慢,先把书上的尘土用干布擦掉,再翻翻前言后记序或跋,读读其中的一行,一句,一段,看看扉页上我年轻时盖上的藏书印,看看我当年随手在书上画上的横线,留下的书签……

一周语文(0729)

leiguiying.jpg
(2007-12-11~2007-12-15) 雷桂英 ★ 本周,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纪念日。是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新馆落成并开始免费对公众开放。 在新馆新添的3000多件文物中,有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内装高锰酸钾。

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个字

dongqiaozixuan.jpg
《董桥自选集》=董桥著  董桥的书后来出得很滥。稍稍检点,发现董桥名下各类分集、合集、选集、作品集,已达十数种之多。不过,对我而言,关于董桥,真正走心、过心、动心、上心阅读的,还是早年间家住北京西部农村时托朋友代购三联初版的那两本:一本《乡愁的理念》,一本《这一代的事》。

给对时间找对人

wofeilini.jpg
《我,费利尼》=夏洛特-钱德勒著  “口述体”自传可以是最迷人的,也可以是最恶心人的。 关键是要找对人,好比胡适遇见唐德刚,好比张学良也遇见唐德刚……

口才

nanfeizhinan.jpg
《南非之南》=恺蒂著  南方周末上周采访陈文茜,请她谈参加大专辩论评委的感想,话痨的她说了一大堆……说到政治家的当下境遇,她说: “百姓要了解一个人的能力很难,只能通过长相,通过语言能力判断他的智商,很容易被迷惑。”

下周重下

xiaxue.jpg
昨天预告有雪,早上爬起来先掀窗帘,下了。 可总体上看,考虑到雨雪之间历来争风吃醋, 2007年岁尾这场事先张扬到短信天下的雪下得过于清寡,暧昧:

一周语文(0728)

gongyuan.jpg
 (2007-12-3~2007-12-7) 我们都不是孤岛 ★ 本周,王小峰撰写博客《支持一下连岳老师》。王博说:“虽然我不是厦门市民,但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发生的事情都可能在其他城市发生……我觉得他也实在其他城市争取。”

易默成

jijinyizhideyangshi.jpg
《激进意志的样式》=苏姗-桑塔格著 李安的心比绣花针还细密。他是拍电影、拍得遍天下大奖电影的帕慕克——在细密、耐心、周到等被很多自诩天才的天才们忽略的智力范畴上,二者惊人地相似。《我的名字叫红》中的细密画非是帕慕克之笔难描难画。张爱玲《色,戒》中的繁多伏笔曲笔省略乃至欲言又止也非李安不得再现。

周菊娣-左安民

chumofengboli.jpg
 《出没风波里》=叶永烈著  1966年9月3日上午九点三刻,从29岁起就在傅雷家工作的保姆周菊娣第一个发现朝夕相处十一年的傅雷夫妇双双身亡。 第一个目击者是她,打电话报警的是她,接受其时公安局笔录证词的,也是她。作者叶永烈最先采写傅雷之死,也没有漏掉她。

懒人书

shuolaihuaerchang.jpg
《说来话儿长》=林行止著 书中文字在《万象》上断断续续读过,色色的,雅雅的……这是林先生的另外一套笔墨: 犹如杨绛译完堂吉诃德,喝杯清茶,接着沉入澡堂子,沉入镶着金边儿的灰色晚景;

撒问

beiyiwangdeyingxiang.jpg
 《被遗忘的影像》=李幸+刘晓茜+汪继芳 著 纪录片对我这种无知的观众而言是个相当混沌、漫漶的概念。此前,我知道的仅仅是,它以前最流行的名字叫“专题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