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0727)

lilianjie.jpg
(2007-11-26~2007-11-30) 朋友价 ★ 本周,电影《投名状》明星片酬曝光。李连杰片酬1亿,刘德华片酬1600万,金城武片酬1200万,徐静蕾片酬200万……据悉,导演陈可辛为此异常恼火。

危险和快乐

zhaosidetuzi2.jpg
 《又来了,找死的兔子》=安迪-莱利著 向别人推荐一本书,至少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之一。就算你此前根本不知道艾尔顿-约翰、休-格兰特、蔡康永之类乃何许人也,更无从阅读各位的传记、绯闻乃至文化私生活,可当你得知此三位鼎立推荐安迪的《又来了,找死的兔子》时,也就等于间接地知道了这三位至少曾经有过的类似心理经验:危险过,快乐过,或者,危险地快乐过。

下家

生物实验用的小白兔需要有人赡养。善良的黄佐思把小白兔请到我家,每天喂菜喂水,精心周到。 我们一起发现,小白兔身量迷你,可食量惊人。黄佐思到网上搜,说,兔子的平均寿命是六七年……“它不会把我们家吃穷吧?”

程序

今天,在《经济学家茶座》0704上读到哈佛经济系访问学者张晓晶文章《哈佛散记》,其中一节说到哈佛学术论文的生产流程,很新鲜。在哈佛,一篇论文的生产大致要经历以下四个阶段:

柏林-博物馆

bolinbowuguan-15.jpg
博物馆岛桥上的一尊雕塑。 波茨坦广场,夜,雨。 柏林大教堂穹顶外观。 犹太博物馆,亦称大屠杀博物馆。它的外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从外面看,想象不出里面掩蔽着无限丰润的建筑修辞。

柏林-天空

bolintiankong04.jpg
来柏林前,曾急慌慌跑到柏林官网上做功课,无意间在密密麻麻的介绍景点文字中,看见与众多教堂、博物馆、历史名胜、购物大街等并列,特别有一行小字:柏林的天空。

柏林-历史

bolin01.jpg
在柏林开会的地方是德国国家信息中心。中午吃饭,看见记者们在忙活架机器,问了德国朋友,说是在等待采访环保部门的官员。 午饭后,憋了一上午的我赶紧跑到信息中心外抽烟,没想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柏林墙遗址。对柏林而言,“历史”在博物馆里,也在街边,路旁,随处可见。

维也纳

weiyena012.jpg
在飞机上跟空姐聊天,她说前几天维也纳下了场大雪,是1995年以来维也纳11月份下的最大的一场雪。到达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到外边溜达,看见的雪只有小规模,湿润冰冷也是小规模。

一周语文(0726)

nuomanmeile1.jpg
 (2007-11-12~2007-11-16) 小三 ★ 本周,收藏新词“小三”。这个怪异的新词是民间对“职业第三者”的戏称。据《新周刊》报道,这种“职业第三者”中的“职业”系指它与“女秘书”一样,有“正式工作,而位“三”系指其位在“女秘书”、“生活助理”之后,属于“情妇”第三梯队。

汉文章

huyouzhimei.jpg
 《户牖之美》-楼庆西 主编   读这种书,从翻开的第一页起,立刻想到的,就是当下铜版纸文化中最为热衷的那个语词宝贝儿:奢侈。 不过,与铜版纸语境中指向未来的“奢侈”不同,《户牖之美》中的“奢侈”指向过去……那旧旧老老的奢侈货真价实。

外语

《王羲之书法字典》-杭迫柏树编 放在案头,没事儿就翻翻。感觉它对我而言,跟一门外语差不多。 甚至,按照机会主义、实用主义原则衡量,它还不如一门外语。你要会外语,哪国都成,用外语跟老外见面就先寒暄一句“吃了吗”,多亲啊。可王羲之用不上,不机会,不实用。

一周语文(0725)

zongpu1.jpg
 (2007-11-5~2007-11-9) 只且将一支秃笔长相守 ★ 本周,80高龄作家宗璞新作《告别阅读》出版。记者郑媛为此采访宗璞,成文“八十宗璞无法阅读,就学着在黑暗里倾听”见报,报道中有多处宗璞自白:

神性的炫耀

diaochongzhuiwanglu33.jpg
 《雕虫缀网录》=严锋著 1997年,严锋求学于挪威奥斯陆大学汉学家何莫邪。那三个月的求学生活当然短暂,但却丰富多彩。 就精神生活而言,音乐最纯粹、最自由、最接近神性。它被文字复原出来的,我相信只是自我歆享到的1/10不足吧。

王朔的圆明园

zhinvershu1.jpg
《致女儿书》=王朔著 《致女儿书》是作家王朔沉寂多年、抛出《我的千岁寒》那张“险牌”后甩出的一张“乖牌”。 不过,所谓“乖牌”之类的直觉天生可疑,它多半只是王朔新书书名乃至新书面世新闻通稿给人的皮毛印象。

声若蚁呓

yiyi2.jpg
 《蚁呓》=图朱赢椿  文周宗伟 (1)  一边翻书一边想,我是书中那群正热络地掐架的蚂蚁中的那只呢?都是我,也都不是我吧? 有了。那个从一开始就在那独自呢喃的蚂蚁终于朝那本书缓慢微弱地爬过去……

一周语文(0724)

jimoshenke.jpg
 (2007-10-29~2007-11-2) 你把采访提纲发给我,我晚上烧给她 ★ 本周,“色戒”二字在娱乐版面出尽风头,此前不久,由真人真事改编而成的一则新段子风借火势,火助风威,愈发流行。据悉,四川某记者闻讯“色戒”图书抢先出版,致电出版社宣传人士,要求电话预约采访张爱玲……就此,著名博客共同提高将其演绎成新闻小品三则。

用尼采下酒

hupanxiaocheng.jpg
《河畔小城》-赫拉巴尔著 2003年初,我读到了赫拉巴尔的小说《过于喧嚣的孤独》。这部并不太长的中篇小说把我吓着了。 如是阅读感受一方面说明我的阅读空间逼仄,阅读品质浮皮,阅读空项太多,因而少见多怪,一方面也说明,“喧嚣”本身确有夺人之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