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教育

《戈尔的自我救赎》-赵灵敏 文 早在戈尔获取诺奖前,他的环保之旅已备受质疑——那是他的《难以忽视的真相》荣获奥斯卡奖的第二天,戈尔老家一个名为田纳西政策研究中心的组织开始爆料,言之凿凿,细节密布,主题是:“他没有过他在外面鼓吹的生活。”

大学三件事

xieheyishi.jpg
 《协和医事》-讴歌著 原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孔宪铎在他撰著的《东西象牙塔》一书里说:“在我看来,西方一流大学办学理念是:坚持以人为本;指定并执行详尽而完善的游戏规则,深具世界眼光。”

一周语文(0723)

yueliang.jpg
 (2007-10-22~2007-10-26) 姜文是个诗人,李安是个写小说的 ★ 本周,专栏作家江乙著文谈论观看姜文太阳的感想。文中俏皮话撮堆儿,多啊。上面两句我印象最深。关于电影,我变态的地方是,因无暇去电影院,常常只看评论。好比不敢在大街上围观斗殴,只好在晚风习习之时,搬个马扎,去马路边儿听张婶李伯关于斗殴的观感。江乙的开场白也有趣,怪味豆似的语文,有歧义,多奇趣:“喜欢姜文这种无耻无畏爱自己的人。喷出的血液浓得霸蛮,亮得眼馋,狂奔,狂奔,狂奔,足尖轻快,如飞鸿掠地,有劲!”

妄想者的飞机场

guoyuxuanxiao.jpg
 《过于喧嚣的孤独》-博-赫拉巴尔著    我的确在很多场合说过,我常常只凭借一部小说的第一句话、最多第一个段落作为我阅读或放弃阅读的标准——这显然是个几乎等于谬误的个人经验。依照它,被我放弃的数不胜数,被我阅读的寥若晨星。

诗一首

wangjiaxin1.jpg
《王家新的诗》-王家新著 帕斯捷尔纳克 不能到你的墓地献上一束花,却注定 要以一生的倾注,读你的诗, 以几千里风雪的穿越,一个节日 的破碎,和我灵魂的颤栗。

道具

yidianbali1.jpg
《一点巴黎》-让-雅克-桑贝绘 有一种说法是桑贝属具有“高贵血统”的绘本作者。昨晚翻阅桑贝,赶巧完全将这个标签忘干净。谢谢。我早小早小的时候就一直被一种渺小感统治,至今仍是。如果我时刻意识着自己是在翻阅一部血统高贵的绘本画家的伟大绘本,手不会哆嗦,可心会颤抖颤栗哆嗦不止。遗忘让我觉得我和他至少可以和平相处……我知道,就算是个外省人,他也是在巴黎。我不在。

压抑写满他每部作品

weibaonideyanjing.jpg
《喂饱你的眼睛》-钱定平著 周末,友人电话,说你的《十年一觉电影梦》不是孤本了。我愣了半天,没懂在说什么。电话里李安李安喊了半天,我才明白,对方的意思是那本《十年一觉电影梦》的简体字版就要出版了。可我想,我的那本还是孤本啊!我的是繁体版的。

一周语文(0722)

luwuxuan.jpg
 (2007-10-15~2007-10-19) 小偷在我家过了一个黄金周 ★ 本周,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一小区住户国庆长假期间探亲访友9天后回家,发现家中被盗。除首饰、现金等约近4万元私人财产被洗劫一空外,盗贼还还稳稳当当在被盗住户家中开火做饭饮食男女好不惬意——警方在被盗住户家厨房一堆没洗的锅碗瓢盘中,得出如上判断。记者采访被盗住户时,住户说:“小偷在我家过了一个黄金周”……要说和谐,这也算一种?姑且名之为“另类和谐”。想想说,此盗贼不仅富于生活情趣,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随遇而安,走哪儿吃哪儿,心胸开阔,不忌生熟。21世纪,如是“人才”会越来越多?

越孤独,越刻薄

yuhuan1.jpg
 《余欢》-刘瑜著 我的偏见虽不至于从封面启程,可至少也会从封面的一部分——前勒口——齐步-走!在那个位置上,一般印有花样百出的“作者简介”。本书“前勒口”说,这本小说的作者为女性,网络写手,写小说,写随笔,写政论,正业为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这一行简简单单的“简介”全无语文特技,却足以让我的偏见陡然端正少许……以我有限的阅读经验猜,那些将写小说一事儿当玩票儿的知识女性作者成为文学黑马的几率偏高。

有困难,找小强!

第1章 那天晚上,除了一个梦,什么也没有。梦开始时大概是在凌晨四五点,结束在八九点。在那个怪梦里,最主要的剧情是,我不知怎么,把手机给搞丢了。第二天醒来时,我发现已是上午十点多,我赶紧找手机,手直接去搜瘪瘪的裤子后屁股兜……在,硬硬的还在。

一周语文(0721)

gewala.JPG
(2007-10-8~2007-10-12) 把鸡鸡都给我剪掉!  ★ 本周,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关于“禁止大一新生自备电脑”一事经媒体发布后引发多方争议,反对者声讨者无数。报纸编辑杜然在博客日记里对此发表意见,标题像仿佛命令,像足勒令:“把鸡鸡都给我剪掉!”。

那照片就像一部小说

zhangmama.JPG
   《哀与伤-张爱玲评传》-周芬伶著 张爱玲与赖雅结婚时,赖雅65岁,张爱玲36岁。关于这段时长11年哀凉婚姻的大部分非议一是张的恋父,一是张的现实。如是非议基本上停留在胡同张婶刘妈嚼舌头的水平上,不值一驳。

硬通货

fulanniyuzuyi1.jpg
 《弗兰妮与祖伊》-J.D.塞林格著 即或是与作者本人的代表作《麦田里的守望者》比,本书也堪称殿堂级短篇小说范本,属于日益稀少的硬通货。

岂止是惆怅而已

heerbutong.jpg
《和而不同》-辛丰年 严锋著 知道严锋是看他翻译的《权力的眼睛》。知道他和辛丰年的关系,是在一个饭局上和朋友闲聊。知道辛丰年真名严格,是看本书。

一周语文(0720)

luodike.jpg
(2007-10-1~2007-10-5) 不就一彩屏嘛! ★ 本周,收藏笑话一枚。话说热恋中男女漫步黄昏。女:(指着天边曼妙晚霞)“亲爱的,看,这漫天的晚霞多美啊!”男:(凝视晚霞一时语塞,良久……)“有啥了不起啊,不就一彩屏嘛。”这则笑话很像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则笑话。在那则笑话里,女指天边明月:“看,这明月多美啊!玉环纤魄,它让我想起金乌坠,玉兔升……亲爱的,你想起了什么”男凝视明月一时语塞,良久……)“我,我想起俺娘烙的烧饼。”

国庆

我过去认识一位朋友,叫“郝国庆”,后来,我又认识一位朋友,叫“郝建国”。叫“国庆”的那位和叫“建国”的那位是不是刚好生日就是“十一”?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