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0706)

(2007-6-25~2007-6-29) 不好意思,活这么久 (2007年6月18日,日本宫崎县老人田锅和以以111岁高龄荣获“当今世界最高龄男子”头衔。上面这句话是他在家中接受吉尼斯世界记录头衔时所说。据称田锅和以在生活中一直保持着健康的生活方式,为人自谦自省,幽默风趣。)

《神了》

shenle.jpg
连岳著 作者在自序里说书里的90多篇文字“整体过于庄重”。没按顺序,东一篇,西一篇,我读完,感觉不至于。“让我们凉快一下。”有一篇,另起一个自然段,作者忽然写了这么一句。这种信马由缰让我感觉很舒服,一点儿不严肃,不庄重。专栏文章能时不时这么想凉快就凉快一下,很神了。

《北京北京》

冯唐著 小说。作家冯唐青春三部曲的终结篇。嚣张,嚣张成为这部终结篇里主宰一切的风暴雷电。和《万物生长》、《18岁给我一个姑娘》比,尤其如此。捷克作家赫拉巴尔写过一部《过于喧嚣的孤独》,仿照它,《北京北京》写的其实是一部北京话版的“过于喧嚣的青春”。开篇就是一场大醉,是碰头彩,更是天才商标。没出1000字,“会厌软骨”、“食管”之类器官名称纷至沓来,张扬出作者呛人的协和本色。再往下不远,更是“鼻毛”加“屎黄”加“田螺内脏”,协和个没完。嫉妒无效。谁让我不是协和的不是。我最多是托关系起大早去协和挂个专家门诊号的病人。

《我的上世纪》

wodeshangshiji.jpg
关庚著 不看书,想不出能出这样的书,用细节,用朴素,缓缓慢慢耐耐心心一点一点累积而成。封面扉页辑封插画文字都好,都朴素,都细节,都北平。作者可贵之外,想说的是编辑——他们(庄庸、庄伟)得北平到什么程度、非主流、非主旋律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慧眼识珠啊。

《现代汉语规范字典》

xiandaihanyuguifan.jpg
李行健主编 P190,右栏,正数2,“蔑”,第二项,括号里知道,“蔑”的繁体字为“衊”。由于括号里的繁体字小了一号,基本上糊了。真要照着这个词条学写繁体字,是看不清楚的。有鉴于此,凡繁体字无妨考虑用仿体排印为好。繁体字是一个字的历史的映像,不是可有可无。

一周语文(0705)

(2007-6-18~2007-6-22) 山西地下奴隶制 (评家赵牧先生在谴责山西黑窑奴工事件时用到的一个语词。我注意到,在赵先生的多篇檄文里,对语词、语文格外较劲,较真。赵指出:主流媒体如CCTV在报道山西黑窑奴工事件中所用的“非法用工”的概念,非常含混,并似乎要遮蔽更实质的内容。一位网友也指出,新华网一篇相关文章对那些奴隶主们十分“客气”。他们在报道山西黑窑主时,“奴隶主”三个字被加上了引号。网友质疑说,以王兵兵为代表的那些黑窑主,如果不是货真价实的奴隶主,又是什么呢?可见小小的引号一点不小,反是意味厚重。赵先生还指出:“我看我们现在在理论上真是有点退化了。如此严重的问题,怎么可以被说成是什么‘用工问题’、‘保护农民工问题’、‘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问题’呢?如果真是可以这么讲的话,那么,古希腊岂不就是没有奴隶制了吗?古罗马的奴隶问题岂不是也要改写成了所谓‘用工问题’了吗?!我所担心的是,在逻辑上,伴随着这种轻描淡写的定性而来的,必然是对于那些罪大恶极的现代奴隶主的从轻发落,即使是‘从重从快’,因其适用的本身就是轻罪法条,那也重不到哪里去。而这种做法的严重后果,就是《法律对当代奴隶主太客气了》一文已经明确指出的:‘正是这样有些荒谬却实实在在的法律客气,让黑窑主和黑工头们没有了一点点对法律的畏惧,公然在当代中国一次次局部恢复了早就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奴隶制。’”可见语文说小不小,字词句篇逗号句号问号惊叹号之后有时有瞒天过海的一片漆黑,有时有欺世盗名的一片血红。)

猪年买书(06)

《我的上世纪》-关庚著-¥:38.00 《篆刻病印评改200例》-韩天衡著-¥:17.00 《过于喧嚣的孤独》-赫拉巴尔著-¥:16.00 《小说例话》-周振甫著-¥:25.00

《姓什么会影响你成为经济学家吗?》

聂辉华文 (载《经济学家茶座》0702) 昨天和今天,不少报纸的文化新闻版都在刊载新闻:作家麦家被暗算。此事缘起很远,因上海电视节《暗算》获最佳编剧奖一事而旧事重提。这个新闻的实质大致为“署名权”争议。从法律上看,如何区分第一、第二编剧署名权,通常以“贡献大小”排序即可。不过,在理论上“贡献大”者为第一署名,贡献小者为第二署名并无异议,可问题是,所谓“贡献大”或“贡献小”在法律上尚无统一标准。

《放屁!名利双收的捷径》

G-Frankfurt著 南方朔先生译文,薄薄一小本。刚拿到手,想到的,是早年间那本《谁动了我的奶酪》……书太薄,字太少,非用软精装撑起来不可。 不过,其实薄,原本就是畅销书重要属性。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的新道理啊?一个作者有一个新发现,像本书作者这样用一万来字写出来,很好了。

《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

telvfo.jpg
弗朗索瓦-特吕弗著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书比自传更像自传。再有一个显著好处是,明面儿上是在读特吕弗与希区柯克的对话,其实,就是自己在与希区柯克的对话,穿越时空,几无羁绊,也就是中国文人喜欢说的所谓“如面谈”吧?

一周语文(0704)

(2007-6-11~2007-6-15) 男的长的像港剧,女的长的像日剧 (博客网友留言,针对作家尹丽川执导的电影《公园》刊行的一张海报。在那张海报上,男,长者,七分侧脸,坐姿,面向左;女,熟女,面无表情,坐后侧。这段留言很口语,“像港剧”、“像日剧”算点评演员扮相,直接用时尚熟词作喻。而如果说成“很日剧”、“很韩剧”,则属将名词用作形容词,更时髦。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在这个比喻里看间的,是它道破了一个声色时代的绩优股属性。对吧。)

《暴雨淹没五月》

chengshihuabao185.jpg
龙贝妮文 (载《城市画报》070608) “她喜欢的小东西都存放在银行保险箱里。她带猫做手术,以确定它不会叫春。她和未婚夫签婚前协议,以确定自己的东西会属于她一辈子。她给自己买保险,以确定任何情况都会被保障。她骨折入院就顺便切除了阑尾,确定它日后不会发作。青春期矫正牙齿的时候就已经去了智齿,她就一劳永逸。经期一个星期前就开始服用营养液。她的卵子存放在冷藏库,虽然她已决意不要孩子。她十分确定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完成博士后,什么时候加薪什么时候升上正教授。她从5岁开始就确定自己将来的职业。14岁半明确伴侣该有的条件和模样,剩下的只是轻松地把他从身边的人群中筛选出来。”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yuqingchunyouguan1.jpg
叶京著 剧本集,主要是对话,除此之外,书里也收下不少语词之类的零碎。幸好有了这些不在剧作里以供表演的零碎。真要全是对话,加上若干黑白剧照,那还不如买套碟慢慢看逝去的青春。

《香水》

聚斯金德著 作者用文字搭建一座嗅觉的王国,完成了一件难以想象的事儿。在翻读过程里,4章15万字谋杀26位少女的惊悚故事越来越虚幻,越来越薄,越来越淡,越来越不重要,最终它轻巧无声地演化为背景墙上若隐若现四方连续的花纹。与之对应,主人公格雷诺耶的天才传奇愈发凸显——从生到死,他对嗅觉无能为力的屈从、盲从、追寻、执迷乃至疯狂渐次和平演变为这本小说最大的悬念。当一个黑暗的灵魂、一个千疮百孔的躯体、一个猥琐卑微的生命被人性的高压水枪填满欲望迷香,《香水》的故事也便飞翔起来,自由无度无界无障碍起来,它完全超越道德审判,超越写实桎捁,超越国籍或时空。撕掉洁白无暇繁饰无度冠冕堂皇的文化假领,聚斯金德果断地让一则童话毛骨悚然,让一篇寓言杀机四伏。

《重游缅湖》

mianhu.jpg
E-B-怀特著  贾辉丰译 1. 上个礼拜,每晚睡前都翻几页本书,大热中也就清凉起来。林木茂盛的湖边,怀特惬意而迟缓地走着。穿过一片香蕨木林,我看见他忽然站住了。他将手里那只草帽随意抛了出去。

一周语文(0703)

(2007-6-4~2007-6-8) 出事了 (2007年高考陕西语文考试作文题。作文提示里说:“在某个场景里,一个小孩跌倒了,周围有三个大人,分别代表了社会、家庭和学校,这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事了’。文体自拟,自命标题,800字以上。”我知道,这是一篇“看图作文”,可想来想去,这题目出得实在不靠谱。命题者要么脑子进水,要么水进脑子。浏览其他各省高考作文题,发现此类不靠谱还属集体行为,2007年不靠谱的高考作文题比比皆是:天津题《有句话常挂在嘴边》,啥意思啊?这题也太容易备文了啊;江苏题《怀想天空》,啥意思啊?非要在文坛率先打造90后?山东题《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啥意思啊?记忆难道还没被时间风化?辽宁题《我能》,啥意思啊?这不见鬼吗?拿移动的赞助了吗?……好在我家今年无人参加高考,幸甚幸甚。)

《抵抗通吃》

dikang1.jpg
郑也夫著 当记者时,我采访过郑也夫一次,印象是,这人太杠头。你说什么,他总要跟你呛着来。记得就是孤岛访谈吧,事先和他交流过节目设置,他没说什么,可实录时,上来他先就质疑的,正是节目设置,振振有辞话语滔滔。

《中国民间画诀》

minjianhuajue.jpg
王树村著 这本书是给黄佑想买的,买到手,我就知道也得是我先看,他暂时还不大有兴趣。在买书方面,我和媳妇一般尊重小哥俩本人意愿。我们做的手脚,只是暗中索一赠十。

《死亡回忆-濒死体验访谈录》

siwanghuiyi.jpg
雷蒙德-A-穆迪著 前两周,黄佐思让我给他买这本书,他是自己逛书店时看见这本书的,当时没带钱。我跟媳妇到西单图书城去找,书名一下记不起,类别也含混。看见书店畅销书摆位里带“死亡”、“回忆”等关键词的书一大堆。

一周语文(0702)

(2007-5-28~2007-6-1) 听过现场还不疯的,就不是人。 (清风不识字搜集整理。这句话针对近日胡德夫北京演唱会而言。在修辞格里,这大致就是侧面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