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怀俄明故事》

jijuli.jpg
安妮-普鲁著 《船讯》作者的短篇集。《船讯》是马爱农译的,本书是宋瑛堂译的。尽管能看出译者遣词造句细节偏好上的诸多差异,可在传递安妮-普鲁语文韵致味道上,殊途同归。

《埃梅短篇小说选》

aimei.jpg
马塞尔-埃梅著 看评论说,埃梅被称为20世纪法国最伟大的短篇小说家。可读本书前,我完全不知道。问过周围几个嗜书如命的家伙,语焉不详,外加摇头。网上搜,早就有啊。书是现成的。

《密语者》

miyuzhe.jpg
严歌苓著 车上读文学,较为契合日益糟糕北京交通路况的,不是长篇小说,而是中篇。严歌苓的中篇稍许例外。她笔下那种三五万字的中篇需要两至三个嚣张之至的高峰拥堵时间,才刚刚好。叙事密度是原因之一,阐释恣肆是原因之一,再有就是,在故事编织悬念设置心态描画个性雕琢乃至情境设定等小说元素的组合上,严歌苓属罕见乃至仅有的“不兑水派”。

一周语文(0701)

(2007-5-21~2007-5-25) 投诉,这是我的一种美容方式! (名嘴李敖之女李文如是说。在她投诉过的人里,有中国人,美国人,有出租车司机,交警,摄影师,美容店,航空公司,面包店,出版社,街道办事处,直至美国总统布什。)

演习

昨晚佐思苦背杜甫,一个人,关上灯,屋里半黑,只借用客厅灯光,书声琅琅。我问,为什么不开大灯,眼睛要坏掉,佐思说:“别烦我,我正在演习‘凿壁偷光’呢!”五分钟后,佐思忽然又打开大灯,在明明亮亮里苦背杜甫。原因是,我跟他说,其实,我更愿意协助你演习“头悬梁,锥刺股”……家里麻绳和尖锐大针都现成。

《我纷纷的情欲》

qingyu.jpg
木心著 “情欲”这个词组值得考古。说到它,中国人现在不再羞涩,终于还是有点羞涩,哪怕如作者木心一样生活在国外,并不需要在张婶赵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里面对难堪。

《天堂简史》

tiantang.jpg
阿利斯特-E麦格拉斯著 天堂是人类最终与上帝面对面的地方。以基督徒的眼光看,人类存在的参数所定义的人类视野限制了我们所看见的东西很有限。由于被囚禁在人类历史和必死的命运之中,人类迫切地想知道极限之外还有什么,并因此不得不在挑战极限的过程中获得满足。

猪年买书(05)

《明朝那些事儿》(朱元璋卷)-当年明月著-¥:24.80 《重游缅湖》-怀特著-¥:22.00 《这就是纽约》-怀特著-¥:20.00 《玫瑰奇迹》-让-热内著-¥:23.00

《手机》

shouji.jpg
斯蒂芬-金著 在我读过的斯蒂芬-金小说里,这部写得最像电影。这个判断不知道是对是错。假使侥幸说对了,成因亦难于考证。是我看碟看多了还是斯蒂芬金改编剧本太多了,永无答案。更加,“太像电影”这个判断也不知是福是祸。

《破碎的博尔赫斯》

比目鱼著 比目鱼是我的新朋友,冯唐的老朋友。第一次见面吃饭,他简单向我描述读冯唐小说的感想。说完,我做了一个总结:冯唐的东西在你眼里就是“实名制小说”?比目鱼没否定。

拳脚

昨晚快十点,正在赶作业的小哥俩为区区小事大动拳脚。佑想的铁砂掌砸在佐思的肩膀上噗噗噗,佐思的狐狸拳夯在佑想的脖子上啪啪啪……裁判我顾不得做出手势,直接严词叫停。

《琴声如诉》

qinshengrusu.jpg
玛格丽特-杜拉斯著 这部小说就像一出独幕剧,布景装置妥帖,男女主人公登场,对话开始。不换布景,从头到尾,一气呵成。编剧,美工,灯光,字幕,音效,舞台监督,拉幕人,都由作者一人担任,业务娴熟,从容不迫。

《母亲,我的千思百虑》

muqinwode.jpg
娜塔莉-考夫曼著 书中细数16位大诗人和他们母亲的故事。歌德、雨果、波德莱尔、惠特曼、里尔克、兰波、魏尔伦、阿拉贡、维尼、阿波利奈尔、荷尔德林、拉马丁、佩吉、雅姆、科克托、阿尔托……这些名字列出来都挺吓人,可在母亲面前,他们是孩子。

《梦的是往事白日梦的是未来》

赵汀阳文 赵老师是当代哲学家,文字奇异。就为这奇异,《论可能生活》、《一个或所有问题》都买下来,读,翻,终于有句无篇。伤感在这个空隙里变成真正的伤感,无论艳阳高照,还是凄风苦雨。

新词

起来 ,还没有开户的人们 把你们的资金全部投入诱人的股市 中华民族到了最后发财的时刻 每个人都激情的发出了买入的吼声 涨停,涨停,涨停 ……

《证照中国:1949-1966》

zhengzhaozhongguo.jpg
许善斌著 一寸纸,一寸钉 与作者的上一部作品《证照百年》一样,书中细节密布。不对,全是细节。所有细节依旧很含蓄:有的像子弹,沉默在枪膛里,有的像种子,睡在冻土的梦境里……阅读可以让子弹炸响,联想可以让种子发芽。

《琥珀》

周晓枫著 是散文还是小说啊,都是都不是,也无所谓。探讨很难探讨的,挖掘很难挖掘的,让形而下变成形而上,肢体变成精神。现在早就没禁区了,不需要赞美作者的勇气,只是从头到尾好像看见作者走上一条山势险峻的羊肠路,有点踉跄,终于还是稳健而上,一转再转,转出一幅文字笔墨从未涉足的风景。琥珀的意象和水族馆的意象属于同类,它让我想到语言与事实间透明而无奈、清晰而无助的那种表达困窘。相对现实存在的生活而言,语言无论描述还是再现,其功效都微乎其微。它不是圣徒,也不是歹徒,不是爱人,又不是敌人——在这种复合而混沌的现实面前,二元而羸弱的语言尤其脆弱不堪。“本来可以建立的安慰,因为缺乏对缓慢速度的耐心,因为缺乏对等的呼应能力,我们将被隔离在各自的触摸池里。”这种语言上的绝望比把玩握在掌心里的那方琥珀更为莎士比亚:因为在触摸池里,在折射着下午十七点二十分斜阳的水的倒影里,我们原以为语言可以成为我们互相倾诉的梁津,可以成为我们表达的公交车,可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现实本身毁灭着现实,现实本身就是自身的灵媒,“它的核里,包裹着一小块亿万斯年前的古老时光,无法被稀释、阐述和触及。”

容易不容易

昨晚全家整整齐齐一起去看一场演出,落幕,回家,路上闲聊观感。心里想,偶像身上洋溢着的,是大篷车味和央视星光大道味的混合气息;而满场粉丝身上洋溢的,则是补偿心态与猎奇心态的混合气息……这种感受过于复杂了,当着佐思佑想,我说出来的话变成这样:“你们亲眼看见了,一个人的一生想要不二,是多么不容易。”话刚落地,佑想接茬儿:“而一个人想二另外一个人是多么容易!”

《相爱的日子》

毕飞宇著 短篇小说,少见。故事写一对萍水相逢青年男女的性爱生活,底色是用了极为现实的土黄色。性爱和谐而短暂,土黄色挥之不去,时不时泛上来,让短暂的欢愉在回忆里一丝一丝减分儿。“没有前戏,后戏反过来就格外重要,要不然,干什么呢?除非接着再做……他们的后戏没有别的,就是互相打分,两次加起来,再除以二。他们就把除以二的结果刻在墙面上,墙面上写满了阿拉伯数字,没人知道那是怎样一笔糊涂账。”“后戏”这词儿是毕飞宇自己发明的?在他写的这个故事里,后戏其实就是没戏,前戏决定一切。在这里,无妨将前戏概念适度扩展为广义色系中的前戏,让它成为男女肌肤偶遇前的所有时空所有储备所有修养所有审美所有所有。没有它,别说除法,加减乘除一概无济于事。

史上超酷偷情密码短信

 继续闲逛,不堵车,也没毒日头大晒。看见钱烈宪老师的博客转贝鄙视老师博客的偷情密码短信,抄了过来。 从警校毕业的张先生结婚两年,总感觉妻子有些异样,怀疑妻子有外遇。

史上超酷MSN签名档

过节,到处溜达,看见东东枪和清风不识字都在大力搜集签名档,超酷,一并转过来,不嫌多啊。好,现在可以开始看了。预备——笑。 对流血一周仍然不死的动物千万不能大意……

《失行孤雁-王国维别传》

刘克苏著 作者对传主情感帜热,这好,也不好。传主是房子,老传主,老房子,帜热的爱会把老房子烧掉的。作者有对传主作品详尽的解读和猜测,可情绪的失控导致材料的虚妄。这和火热的爱情很像。当情感主宰一切的时候,材料就成了劈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