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好

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 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

06年度语文

年度词组 ★ 年度热烈:【恶搞】 ★ 年度疯狂:【视频】 ★ 年度光明:【乐活】 ★ 年度普及:【相当】 ★ 年度篡改:【搜浪】 ★ 年度肉麻:【乙醚】

孤岛06年度好书(前16)

★ 年度心动:《世界美如斯》 赛弗尔特著 (中青版) 赞词:整个回忆录像是一个深鞠躬的“谢幕”,那个弯腰的动作奇异地将人生如烟的悲凉与人生如梦的绮丽重叠在一起,好像我们将两个不同格式的文件统一成JPG。

《社会学与生活》

理查德-谢弗著 本书部分关键词 失范:涂尔干的术语,用以描述当社会控制个人行为无效时,社会所经历的失序感。 应用社会学:将社会学的知识实际运用到人类行为或组织上的学科。

曹雪芹和汉堡

周末,和媳妇一起携佐思佑想赴剧场看《红楼梦》,因佐思佑想当日都有课,未及用晚餐即往剧场赶。途中,破例请佐思佑想吃麦当劳。其时,小哥俩早已饥肠辘辘,得之,大嚼。佐思吃东西向来闷闷地只顾一味地吃,佑想话密,活吞下一大口汉堡后,咕噜着喉咙说:“感谢曹雪芹的在天之灵,又让我吃了一次麦当劳!”闻此,佐思不动声色继续闷头大啖,我和媳妇晕。

《私人生活的变革 》

阎云翔著 本名很长,叫《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个中国村庄里的爱情、家庭与亲密关系1949—1999 》,内容为回溯上个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农村青年私人生活,想更准确地概括,发现那个漫长的书名居然一字不多一字不少。>>>“斗转星移五十。当年的小二黑们和刘巧儿们现在的生存状态如何?他们是否已经走出祖荫?他们的儿孙辈又与祖荫有多远?在告别祖荫的过程之中和之后,几代村民的主体性和情感世界又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马季传》

汪景寿 曾惠杰著 这本书至少是十年前的旧作,现在被翻出来热卖热读,因为传主昨日突然离世。我早说过,人性嗜血,不是人人都成了吸血鬼,而是当一位名人去世时,几乎所有人都立刻涌现出太多想法。>>>几年前,陆幼青死亡日记风靡一时,现在还有谁记得他和他的文字?看昨晚电视新闻,各大书店迅速摆放马季各类音像制品、文字作品,那一个匆忙的背影促使我我翻那年文字,发现仍是道理:>>>“我知道,在陆与传媒合作开演的这场苦肉秀中,我本人也是一员。我警惕着,随着这场苦肉秀一起潜入我们内心的,还有鲜血和暴力。当成为道具的血浆被强行嵌入心灵,当性情的率真、敏感被扭曲,当平凡、朴素、寻常日子逐渐被血色、暴力取代,当一切以满足速度的狂奔和猎奇的饥渴为先,当一切斑驳过程及其由这样的过程带来的诸多意味变成恶俗不堪的扁平结论,不经意之间,所谓大众文化和我们一起完成了一个以狂欢为艳丽包装的谋杀:它掐死生命的平凡状态,也把人内心善良和恐惧大卸八块;它断绝了有可能输送给生命哲学的思考之氧,也干干脆脆摒弃了那种纯净的而非商业化的对于生命的礼赞。”>>>在前,季羡林的《病榻杂记》曾被40多家出版社围追堵截,为什么?因为作者今年已95岁高寿;在在前,钱钟书重病住院期间,一个书商告诉我,知道吗,至少有三四十位出版人都蹲在北京等待老人离世。如此热衷黑色选题,让人说不清心里的悲观。还是几年前说的那个意思,面对如此,“赞美或抨击,都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如同‘手表’会成为人的一个新器官(麦克卢汉语)一样,历经‘大众文化’如此暴虐、血腥的浸淫,人性何堪?”

《列侬回忆》

扬-温纳著 伦敦的一个牙医在一次派对上对列侬和他老婆下了药。药效过去一两个月后,列侬描述感受:“我有一两个月都处在震惊状态”。>>>在汉语里,“震惊状态”4个字其实依旧非常模糊。我们只能根据各自的经验,向里面充填完全不同的震惊细节。>>>随后,列侬像烟民们都曾经历过的那样,不断试图戒除迷幻药(LSD),可不断失败。他说,他在迷幻经验中得到的信息是:“毁掉你的自我”。这依旧模糊。“毁掉”在汉语里是个抽象动词,它至少可以用100个具体的动词去想像。是砸碎还是捣烂,是碾成齑粉还是粉身碎骨,再采访100词列侬也未必说得清。>>>“然后我毁掉了自己……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把自己一块一块地拼回来。”这个将自己“一块一块拼回来”反倒使种种抽象感受具象化。一,块,一,块,拼,回,来……原来,毁掉是为了重新拼贴,重,新,一,块,一,块,拼,回,来。而重新拼贴所遵循和依照的,其实还是原,来,的,自,己。多走出一个冒险程序,回到原来。>>>在普通民用瓷里,裂纹当然是瑕疵。可在哥窑瓷里,那些碎裂的纹理反被称之为鱼子纹牛毛纹柳叶纹或蟹爪纹,被美之为鬼斧神工的开片。列侬已然被开列在哥窑瓷里。他身上的每一条柳叶纹都被用作我们再次回眸的理由与图腾。

《关键词200》

廖炳惠 编著 我把本书与《后现代主义词典》对比着看。后者是去年出的,是国内少见的好工具书。本书我买到的是台湾版,日前见报书讯,得知国内一家出版社已出本书简体版,冤啊。台版书比内地书价高至少1/2,早知道就不买台版。冤啊冤啊>>>>先看词条全球化

《离岛乐活》

杨凡-文(《城市画报》2006年第23期) 我这样的中老年人不该是这本时尚杂志的读者,带着老花镜逐字读完用小6号字体排出的专题,竟然有些感动,很意外。好多年了,杂志只散买,不订阅,理由是质量不均。散买的好处是可以挑着来。如果是打地雷战,这就叫“不见鬼子不挂弦儿”。杂志,哪怕是最好的杂志,终究是比供楼便宜的。供不起楼的我买杂志还是舍得的……可我觉得,鬼子太少了。

《南京路上,两匹奔马》

孟浪著 落木,收集着秋天粗砺的声响 第一百遍落木了,我看不到岁月另一面的温柔 难道我还应该把心跳放得更轻? 第一百遍告别了,秋天说: 冬天永远没有到来,也永远没有离开

《退稿信》

安德烈-柏纳编著 一天,斯蒂芬金收到其处女作《凯莉》责编的一个电话。责编上来就说,你是坐着接我的电话还是站着?斯蒂芬金奇怪:难道我应该坐着吗?责编说:我觉得你还是坐着听我的电话比较好。尊其美意,斯蒂芬金靠稳听筒边上的墙,听责编说出那个好消息:《凯莉》平装本版权以40万美金售出。按照其时美国平装书版权五五分成的惯例,其中的20万美金归斯蒂芬金所有。此前,关于《凯莉》一书的精装本版权,斯蒂芬金只收到2500美金的预付金。

《你的第一本哲学书》

托马斯-内格尔著 昨晚睡前读完部分章节,其风险超过我的预料。哲学就是追问,问问问问问,一路问下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问来问去,气虚了,心慌了,神也散了。(下面插播广告:明年我会出阅读笔记第3本,书名暂定为《神散形不散》。广告插播完毕。)睡着后立刻开始做无彩插、纯文本之异梦,那梦不清晰,却有标题,分成一二三四五不同小节,是那种用9.8磅的华仪书宋简照排出来的梦……其实,那梦标题就是睡前刚刚读罢的两章。梦一的标题是“死亡”,梦二的标题是“生活的意义”……这,这这这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斯蒂芬金谈创作》

序3很短很短,内容是斯蒂芬金感谢他的责任编辑,深情款款。序言有8个字的关于作者与编辑关系的感言:“作者是人,编辑是神”。真是神了。著名出版家麦可-科达在他的回忆录里也说过这8个字。他和斯蒂芬金认识?他们就此交换过意见?序3最后4个字是“你是上帝”……那个“你”,指的就是他的责编。好编辑有此待遇,也是殊荣。这样,没有那个我们不认识的“上帝”,也就没有斯蒂芬金。正如没有周振甫也就没有钱锺书。

《影响的焦虑》~孤岛06好书提名

哈罗德-布鲁姆著 本书的终极结论是沮丧的,与我们对人生的最终的看法非常接近。“上天赐予下界以光明和影响,下界反射出天佑的光辉,即使它并不能报答光辉。因此,人可能回归上帝,但无法报答上帝。”本书P116页作者引用了柯勒律治的这段话。这段话扩容了本书的主旨:对于我们的父母祖宗,对于我们的恩师贵人,正如我们面对经典的“误读”或“逆崇高”。“诗歌并不是反抗压抑的斗争,诗歌本身就是一种压抑。诗歌的出现甚至并不象里尔克所说的那样是对时代的一种反应,而是对于其它诗篇的反应。里尔克说过:对于诗人眼里的新世界和新时代来说,‘时代是阻力。’然而,他最好还是应该这样说:‘前驱诗是阻力。’因为新诗篇产生于一种比里尔克所承认的还要更集中的紧张感。”前面这段话是作者在书里说到的。我把其中的主语换掉,变成下面这样,也成立:“人生并不是反抗压抑的斗争,人生本身就是一种压抑。人生的出现甚至并不象里尔克所说的那样是对时代的一种反应,而是对于其它人生的反应。里尔克说过:对于诗人眼里的新世界和新时代来说,‘时代是阻力。’然而,他最好还是应该这样说:‘前驱的人生是阻力。’因为新的人生产生于一种比里尔克所承认的还要更集中的紧张感。”当诗歌的主语被我用人生替换后,沮丧的也便不再是诗歌,而是生而为人的你我绝望的命运。“我不介意你是我的影子,因为我也不过是别人的影子”……这样的话用作者收尾处的话说就是:“奔波了三天三夜的他到达了这个地方,但他肯定这个地方是不可到达的。”这是诗歌限定,人生的限定,惟有承认这个限定,承认“自己仅仅是前驱的一个抄本或副本”,承认人生必然被“误解、误释、误联”,承认人生是一连串“影响的焦虑”,是一个“被约束的悖理”,我们才可能真正轻松起来,放下包袱,让自我在卑微里绿出一点淡淡的颜色。

《负暄琐话》(新版)

张中行著 本书首版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读完喜欢得不得了,写了篇读后感,发在《博览群书》上,刘老师责编,标题叫“此处不断魂,定知无断处”。现在看,太文艺了。重读后,觉得那文艺腔就像画家用错了颜色……太浓烈太艳丽太做作……今是昨非,惭愧啊。

《反思肯尼迪王朝》~孤岛06好书提名

诺姆-乔姆斯基著 本书为乔姆斯基政治评论集,乔姆斯基文集(5卷本)之一,副题为“肯尼迪、越南战争和美国的政治文化”。从副题能看出,它其实与我们每个人店都有关系关。全书分三部分,前言“轮廓和背景”,第一章“从恐怖到侵略”,第二章“解释”。此外,书前附有学者陆建德长序:永不停息的叛逆者。长序本身注释即11条。这样的序,对我之类的一般读者接近乔姆斯基,多少理解一点乔姆斯基,帮助极大。说到乔姆斯基,通常至少有三个身份很难省略:一是美国最著名的知识分子,一是语言学家,一是麻省理工学院终生教授。但其实,在其无数切中时弊的政治评论里,这三重身份已然合力为一个持续的质疑,他和“他的挚友爱德华-萨义德一样,用战斗性的修辞和不屈不挠的博学对美国的权势中心发出愤怒的声音。”“这位永不停息的叛逆者也是孜孜不倦的知识和情感的养育者”,他“相信人类文明的基石是同情、团结和互助”,他一切政论的出发点即在于此。而具体说到他的每本书、每个理论、每个研究视角,又无不与其语言学家的特殊视角与经年积累密切相关。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他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里虚构过一种所谓的“新语”。这种“新语”的最大特点即在于模棱两可,似是而,非颠倒黑白。而乔姆斯基用他的语言之刀解剖的,正是“美国政治话语中奥威尔式的‘新语’。比如,美国把那些关押在关塔那摩军事基地的数百名战俘称为‘敌方战斗人员’”,而“这些数年前就放弃抵抗的中亚穆斯林是名副其实的战俘,但是有了‘敌方战斗人员’之名,他们就被美军强行剥夺了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公约》(1949)所规定的种种权利。”“解开‘新语’的假面具,诊断并治疗语言的核心已染上的痼疾,这是乔姆斯基数十年来锲而不舍的事业。”没有这位现年已77岁的老人,谁去揭穿已变成永远的假面的语言之谜?没有他,又有谁去拆穿语言的骗局——在那个谜底是欺骗的语言圈套里,“自由、民主、基督教精神等等此语仍然被用来替可耻的政策与野蛮的行径作托词。”“乔姆斯基的作品是理性和激情的混合体。他述说的是我们不愿意听、也不愿意记住的东西,然而,如果文明要延续下去,这些却是我们必须知道和不能遗忘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乔姆斯基是美国更是全世界知识者的榜样,同时,也是最最宝贵的财富——包括他的渊博,他的学识,他的雄辩,他的锲而不舍及他一以贯之的立场和态度。

《一只会开枪的狮子》~孤岛06好书提名

谢尔-希尔弗斯坦著 谨以本书献给:郭德纲陈凯歌潘石屹徐静蕾韩寒王石张艺谋巩俐周杰伦黄健翔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冯小刚张钰赵忠祥余秋雨刘长乐郭敬明李宇春刘心武洪晃李银河饶颖崔永元李咏李湘何炅郑渊洁白岩松王小丫马斌杨澜何洁张靓颖范伟李亚鹏尚雯婕蔡琴童安格赵传刘德华张柏芝谢霆锋朱军谭晶春妮陈红刘烨赖声川水均益易中天张国立王刚……还有更多

《冷血》~孤岛06好书提名

杜鲁门-卡波特著 冷血?这不就是在说现在嘛——说这世道这人心这日子啊。我向来认为,读书是分节气的。打比方说,18岁读《少年维特的烦恼》是春暖花开,春暖是因,花开是果;而春暖一过花难开不说,40岁再与维特相遇,烦恼早已不再是那二九烦恼,开了花的也只能是塑料……回到《冷血》,难怪我此前读它,除了知道它是一部非虚构小说是一部冷酷现实主义小说外,没留下什么印象。却而今,咱这儿的人心人性人情已然足够冷足够冰。那首小调怎么哼哼来着?我起个头,跟我一起再哼哼吧……当然,词儿被我改了,叫“冷血来得正是时候”。《冷血》以1959年11月堪萨斯州发生的一起灭门血案为故事大概。在故事里,作者卡波特详述凶手将农场主赫伯特-威廉-克拉特和他的妻子、两个孩子在家里被猎枪打死的全过程,类似所谓照相写实主义一类照实写写写,细节如麻。在这个过程里,卡波特的情绪一直绷着绷着再绷着。你一字一字一字读,也便必然伴随这那个压抑压抑再压抑的全过程。我猜在写作本书时,卡波特除了有关非虚构现实主义的文本自觉外,那些关于建筑、早餐食谱、农庄沿革之类的细节描写其实泄露的是另外一个秘密,那就是,他本人对于笔下的这个冷酷故事充满情感纠葛与道德挣扎——确切地说,在这样一个完全出自偶然、完全由个人瞬间情绪所引发的灭门案前,卡波特不仅无所适从,而且当他全面深入入木三分地了解了如此人性后,其精神世界已然完全崩溃。就好比有一天我们忽然想明白了希特勒为什么可怕一样——希特勒的可怕不是因为他是魔鬼,而是因为他是人:一个与我们非常相像的有喜怒哀乐有七情六欲有悲欢离合的人。“在墓地的一角,在一块灰色的石碑下,并排安放着克拉特一家四口的墓。后面是树,头顶是太阳,几乎就在麦田闪亮的边缘“……就在这里,本案警官杜威见到了死者南希的发小苏珊。“再见,苏珊,祝你好运。”前面这句,是本书结束前心境疲惫不堪的杜威警官说的最后一句话。望着苏珊急匆匆消失在小路之中,望着苏珊柔软的头发随风飘扬、闪闪发光,杜威想:南希本来也可以长成这样一位年轻的女士……想到这,杜威警官赶紧让联想刹车。他转身朝树丛走去,回家。“身后是广阔的蓝天,沉甸甸的麦子随风起伏,发出阵阵私语。”将近三十万字、为卡波特赢得无数声名的《冷血》至此嘎然而止。那麦浪窃窃私语你听见了吗?谁能把它翻译出来呢?那私语其实就是人性的全部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