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炒自己》

文字篇:《偏食颂》 人到中年后的诸多感想之一是,其实,究竟喜欢吃的,还是那几样——可能是绿豆粥就王致和,可能是大油大腻的毛氏烧方块儿,可能是干吧刺咧老咸菜就干馒头,可能是在垃圾与营养两个极端上被美国人民争执不下的汉堡、薯条、水果沙拉……就这样了。

《现代汉语篇章回指研究》(04)

5。续2。 A。我希望——大家来。 B。我请大家——来。 ——在上述A。B两个句子中,胡裕树先生认为,只要有语音停顿,就可以区分“主谓词组作宾语”和“兼语式”的情形。按照如此逻辑,在句中出现的零形回指中,也出现着需以语音形式辨认的零形回指。

《现代汉语篇章回指研究》(02)

5。零形回指研究(P105) 汉语是一种“冷语言”。要判断出多动词句子内的零形回指对象跟句首施事者是否同指,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据统计,多动词句子句首的施事者为零形回指对象的占17%。因此,要判断零形回指对象的所指对象,突破句子的界限,是必须的。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即使句首不是以零形回指对象出现的83%中,代词占俩1%。这等于说,句首是以名词形式出现的只有52%。要真正判断句子内零形回指对象的所指对象,代词只是一个跳板,我们通常只有通过它在去寻找施事者的实体。

《言与意之谜-探索话语的语义迷宫》(02)

语言义:指语言符号本身的意义,它是现成的、复现的、社会共用的,因此也是数量有限、相对稳定的。它的内容比较丰富,包括语言系统中的词汇意义、语法意义、语素义、词义、固定短语、以句子形式出现的格言、谚语所表示的固定意义等,都可属于语言义。另外,诸如附着于语词理性意义之上的感情意义、风格意义以及所谓内部形式义等非理性意义,也属于语言义。

郁闷ing

fe!! 崩溃!! 在即将崩溃前,娘子好言相劝。 重新出一次,且改书名,叫《你丢人不如我丢人》,罢了。 犬子佑想:你丢人,我可跟你丢不起这个人啊!

让我羞愧,让我感动

好友六老师认真读了《你走神儿不如我走神儿》,发现很多很多错别字。 他的所作所为让我羞愧,也让我感动。 现在哪还有这么仔细念书的。 我知道,错了就改,才是正确的态度。

马儿快了不等驴

“快吃萝卜不洗泥”,意思你知道,我知道,大家都知道。但如果问它的下半句是什么,你知道,他知道,我就不知道……如此情形相当普遍,就是我们常说的“一知半解”吧?

霓虹灯下的宝贝

这个句子被我在几年前写成一篇文章。几年时间过去,我发现,“宝贝”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词,至少是关键词之一吧。 如今,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媒体,任何一个品牌,都有自己的宝贝。新京报每周都会推出一个“北京宝贝”,很养眼。每期都会看,很仔细地看啊。

野保中心

在汉语新语词中,将音节较长的词组缩减为双音节的词组有利于概念的传播和表达。比如,很熟悉的例证:将“彩色电视”缩减为“彩电”,将“节制生育”缩减为“节育”,将“采访和编辑”缩减为“采编”,不难理解。

非机动车加装机动装置

交通管理语境中一般将交通工具分为机动车,非机动车两种。但其实的情况比较复杂。将烧汽油的马达装到一个自行车上,就有了一个介乎于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的交通工具,大家管它叫“非机动车加装机动装置”。这个名字让我先想到我们用电脑写字的人。用纸笔写字,是“非机动”,加上个电脑,可以随便复写和改错,还能打成宋体黑体,不是正好“非机动车加装机动装置”?

新三境界

王国维老师著名的三境界说已然过时。 MSN或口语中,孩子们创造出新的三境界。 分别为: 分特。这是第一境界。(分特为faint音译,在MSN上也被简写为ft。意为晕。)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洪晃看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为该片概括一句宣传语:男人的一夜,女人的一生。而徐导基本不同意这个概括——因为这个概括中,其实隐含着一种批评。徐导认为,女人能操纵自己的人生。徐导的话当然对。如果她是说她自己的话,就更是如此。

《孔雀》

买本书,两毛四,粉皮儿,五个字。(弟弟) 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八点整。(哥哥) 这表给你吧,你留着娶媳妇。(姐姐)

《笑是个啥》

杰弗里-克卢格/【美】时代周刊05-02-28 还有什么能这样愉快地锻炼心脏和鼓舞情绪?还有什么能如此称职地充当社交信号和谈话的润滑剂?还有什么能将父母儿女兄弟姐妹联系在一起、交流在这个剑拔弩张的世界里活下去的体会与心得?对,是笑。

至少给文字也放一天假

有一天,btr在博客日记里写了一篇没有标点符号的文字。最后一段是这样: “不管他们在那边嘲笑我哈哈你这个没头没脑的家伙怎么两手空空来布落阁连标点都不带么我起初的确有一点惊慌但我很快恢复了镇静我说哈哈哈你们这群因循守旧的家伙我是故意给标点们放一天春假呢反正词语本身也有粘性来着你看你看我把它们堆起来堆起来不是很雄伟吗你说你应该额首称是还是根本不顾不管”……

《纵乐的困惑/明代的商业与文化》(03)

C.谜团 “拒签”当晚一夜无事。不过,奇怪的是,睡至半夜时分,我忽然接二连三开始打喷嚏。其时室温正常,被褥温暖,全无丝毫凉意冷风。事后太太说,我那一连串喷嚏气势雄伟,像极了所谓宏大叙事。媳妇还为我宏大叙事般的喷嚏记录了精确数字,总计27个。“27”这个数字让我一下想到了郭沫若。我记得他在一首气势磅礴的抒情诗中曾一口气高喊出27个“晨安”…

《纵乐的困惑/明代的商业与文化》(02)

B.评审团 我震惊,我愤怒。震惊和愤怒让我变态,失态。年轻的时候,我一紧张或激动,满脸的青春美丽痘就会一粒一粒凸起,像疯长的桃花骨朵……我没想到,及至老年,我青春期的那一壮阔景观再次复现于我苍老的面容之上。我很失态。

《猪与蝴蝶》(02)

不过,实事求是地说,冯唐随笔比冯唐小说好看,其实与他矢志不渝写小说密切相关。甚至可以说,没有他已经或正在写的那些既有趣又独特的好小说,也就没读者现在看到的冯唐既才华横溢又一肚子坏水儿的随笔。

《猪与蝴蝶》(01)

冯唐著。 我要真当着冯唐的面儿说他的随笔比他的小说好看,他肯定跟我急。相似的情形也曾发生在王小波身上。1995年秋天的那个下午,完成采访后,我跟王小波闲扯,我说,好像这几年随笔越写越多?王二话不说,马上矢口否认,连唾沫星子都飞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