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殷海光评传》

王中江著。22万字。¥20.00元。P341。 殷海光死前是否皈依基督教后来成为争议——可以想见的,两派。一派说,殷海光病重期间,神志失智,那个时候的话或选择,不作数;一派说,其实就是皈依了。

《失败之书》

北岛著。29万字。P298。¥28.00 前数年,北岛以原名在《读书》杂志不定期刊载散文随笔,很多人争相传送这个消息。其时,《读书》杂志的成瘾性早已退化为有一搭无一搭,所以,北岛散文随笔也就顺便被读成了有一搭无一搭。

《7个人的背叛》02

方希笔下的题目大都寻常,再加上散文这样一个似乎大豆二豆都会写的“寻常”文体,无论他者还是作者自己,想独到,想探究寻常之表下无人问津的真切、真相和真实,自然充满难度。而难度,则是被批评家反复强调的一个一切书写之独特性前提。像自来水龙头那样无穷无尽的话语河流或许可以成为畅销书,但多半与人生、人性真切无关。所以,选择寻常本身意味同时选择了难度。深刻新鲜是一个方面,毒辣端庄是一个方面。而在融会如上之外,方希还将有趣融入其中,真是想不到。这样,方希笔下出现“俏江南”里似乎书面得妥帖无比的麻、辣、烫——看上去时髦,精致,端庄,可骨子里却冰心侠骨,铁面温柔,一种爆笑完毕终于绝望的阅读效果就此达成。

700字的检查

(正面)今天上午,呼老师提了一个要求,因为最近我们班拍手游戏拍得非常厉害,所以老师上午就说,禁止在班里拍手。我有点不服:“为什么非得到楼下操场上去玩,那么麻烦!”我怕老师扣我苦苦挣来的“章”,所以就把这句“扣章话”憋在了肚子里。

《7个人的背叛》01

散文集。南帆、周晓枫主编。 书名有点夸张。但读作者方希散文十九篇,发现其实书名还不够夸张。用方希自己的话说,读她的文字好比考试——不仅“题目很难”,而且“题量很大”——尤其作为男性读者,自尊心太坚强,读不进去;反之,读不下来。面对面的时候已经领教过的口才在她的散文里变成缭绕无比的书面语:当每个句子经过揣摩、联想、比附、附会并再次还原成一幅幅的画面后,触目惊心而外,还有生趣盎然……这后一点,是我万万没有想到。

《骑着鲑鱼去旅行》

艾柯著。 一年半前,托朋友从台湾购买此书。台湾皇冠版。今年,内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简体版,还没看。 台湾版看,但没看完。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太喜欢的书,一般就不使劲看,而是尽量慢慢看。看得太快了,实际上是跟自己过不去——这个繁荣的出版业,真正对自己胃口的书。其实少之又少,看那么快干什么?看完了,下雪的冬夜干啥啊?看“梦想中国”或“非常6+1”吗?

贱时代

从语文的角度可以看见时代的一些属性,变化趋势,价值取向。 现代人喜欢改造成语,那状态跟搞雕塑的非把抽屉开到蒙娜丽莎乳房上的心态非常相象。简单说,是后来者在前人智慧面前的气急败坏……一种不能超越的恼火,沮丧和绝望。

就高不就低(欢迎接龙)

现在语文花样很多。单位的低端职位,起一个中性或高端名称,皆大欢喜。 比如: 【企业信息登陆员】,其实就是【打字员】; 【媒介顾问】,其实就是【拉广告的】;

委婉拒绝

英语课上,老师给黄佐思黄佑想讲解“委婉语”。老师的意思是说,在英语国家,对别人的请求不同意,一般不回直接回绝别人。黄佐思问:那怎么办?

《骑兵军》04

巴别尔喜欢马——他说过,“没有马匹就没有军队”。 但在巴别尔笔下,马和人一样,有完全不同的命运,完全不同的情感,完全不同的生命故事。

《骑兵军》03

有了万能的电视,有了合资大片,有了比MTV更MTV的摇滚般喧嚣的影像,文字中是不是还应该有“景物描写”呢?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其实是困难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景物描写”的文字,有无DV或摄像机所无法表现、无以替代之处。

《骑兵军》02

有一次我说,“新散文”应该从句子开始。读《骑兵军》,我发现那个判断可以修改为“一切从句子开始”。一切就是所有,而所有中,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别人不知道,至少在我,一个好句子就能给我带来很多快乐:在一个好句子中,有着世界上最细末的爱,最琐屑的优雅,真诚和温柔。

《骑兵军》01

(俄)伊萨克-巴别尔著。戴骢译。P164。¥25.00。 本书为作者成名作,短篇小说集,初版于1926年。将近八十年来,这本书在它的流传过程中,已成为一本响誉世界的书。这里面当然有复杂的原因……有些好说,有些不好说。

黄佐思的第一封情书

晚上黄佐思黄佑想申请玩GAMEBOY,未获允许。黄佑想声称要对我们老两口起诉,案由为“绑架GAMEBOY罪”。 洗澡前,黄佑想在小黑板上大施画技——画了一个大大的“GAMEBOY”。黄老邪问他画的是什么。黄佑想说是“GAMEBOY”。他反问——“您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我玩不成,我过干瘾!”

《中国哲学简史》

冯友兰著。插图珍藏本。P302。¥38.00。 因为是插图本,一本不厚的书变成一本很厚的书。 对于我这样喝狼奶长大的人来说,一直自卑,所以一直努力。而所谓一直努力的意思,就是要一直读书,尤其读这样的经典,心里才踏实。所以在我,读书其实等于吃药:止心慌,心动过速,克服潜在抑郁等。

《语言上海》05

这时候,记录,这种最简单的工作,也是最重要的工作——现在比过去而言,无论录音设备还是传播设备都很方便,关键要有人设计并实施它,而它的成本也未必有多高。当然这只是纸上谈兵。现在连吃饭前大家都在想,这个局是啥意思?是鸿门宴吗?无利不起早……而“记录”这种事情,应该说基本无利可图。

通吃

黄佐思好吃,天下闻名。国庆假日某晚,全家逛街溜马路。黄老邪手牵黄佐思,漫步于马路牙子一侧便道上。 看见一个洗衣店,黄老邪说:大豆,走,咱们到这个洗衣店去吃点什么吧!黄佐思说:好啊好啊——你来二两“袖子”,我来半斤“裤腿儿”!

〈语言上海〉04

方言危局——记者调查(背景资讯) 中国《新闻周刊》:方言,正在消失的物种 本刊记者/罗雪挥 方言,是中国多元化地域文化的承载者,是中国民间思想最朴素的表现形式,也是含义最丰富最深刻的语态。

〈语言上海〉03

关于“方言保护”话题的新闻背景: 事出于上海大学语言学家钱乃荣的一篇论文:〈质疑“现代汉语规范化”〉。 钱乃荣,男,籍贯上海人 ,1945年2

《语言上海》02

美国迪斯尼动画片〈猫和老鼠〉的大陆引进版在“汉化”过程中考虑到了方言问题。目前该片已有由各地方言高手配音的不同版本——四川话版,北京话版,上海话版。

《语言上海》01

《海上文坛》0409期,专题。 尽管今年关于方言至少有一些准新闻话题,但真正付诸专题研究报道的,似乎不多。《海上文坛》以此作为“封面故事”,虽很小众,但意思多多。其实,方言跟每个人有关系。未必小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