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沉重》

胡平著。23.7万字。P338。¥24.00元 胡平的文字大,轩昂所谓的那种大;雅,文人所谓的那种雅。这类文字在报告文学之类的文本中最为流行,也最为普遍。

《像性一样美丽》

廖一梅随笔。(收《SOHO小报》04年09号) 戏剧不懂,无论纸上,还是台上。仅有的几次戏剧经验是(1)不超过10次的现场观看;(2)不超过10次随意翻阅各种话剧的“文学剧本”。铁一样的事实。

《我们回不去了》

史航随笔。(收《SOHO小报》04年09号) 史航随笔写得好看的原因之一文化私生活的丰富——这个说法的另外一种表述方式是资源优厚。短文难写,或者因为资源匮乏,或者因为专栏,尤其是每日专栏。每日专栏对一个人资源的消耗跟电视对一个人资源的消耗相差无几。

《英汉人文社会科学词典》

苗力田主编。P1717。¥96.00。 打击自尊心最好的办法之一,即将字典放在枕头旁边,随手翻阅。因为一个人,再坚强,再智慧,再万能,再天资超群,与一本普通的词典比起来,立刻渺小。

《阅读张曼玉》

迈克随笔。(收城市画报总第119期) 读过《过度阐释》,对这样的文字,自然充满警惕。作者其实说的就是ELLE封面上张曼玉的一张照片,但却写了近千字。这是过度阐释?还仅仅是个人意见。其实我太敏感。应为,如果允许误读,或者直接说,误读其实很可以成为伟大的误读,那本文字,其实个性,主观,尤其在联想上,独树一帜:

《切-米沃什诗选》04

P229. 《寻找我的家》 在一个句子里寻找我的家,简明的句子,仿佛锤子敲在金属上。不去陶醉任何人。不去赢得在后辈中持久的名声。一种无名的需求,为秩序,为节奏,为形式,这三个词对抗着混乱和虚无。

《切-米沃什诗选》01

张曙光译。P314。¥16.40元。 此前只知道米沃什是一个一直坚持用波兰语写作的诗人,别的知道不多。近日读西川译《米沃什词典》,前序文介绍详尽,知道他在波兰驻外文化参赞位置去国,然后,成为广为人知的诗人。这让我好奇,即一个人的多种身份。比如米沃什,在其官员身份、思想者身份、诗人身份、流亡者身份这诸多身份中,其互相裂变的过程是怎样的?卡夫卡也曾长期在保险公司供职。写作对他只是业余的。业余的,或者专业的,也许这个人类秩序逻辑对很多天才来说,是荒谬的吧。

《美国电视的约束机制》

苗棣论文。(收现代传播总第129期) 约束,其实是一个机构或社会逐渐成熟的标志。没有约束,其实我们只可能获得一种表象的自由……当所有的车子都自由性走的时候,结局是塞车。道理都是简单。伟大、光荣、正确得道理优尤其简单。但做到和执行那些道理,不易。

《为什么说曹刿和曹沫是同一人》

李零学术随笔。(收《读书》杂志2004年第9期 p129 知道李老师是研究古典文学的,看过他研究风水和占卜的书,但其实对李老师的文笔还是不那么印象深刻。看来,仅仅满足于一般翻翻,是不行的。倒也不是一切都要字字句句倒背,但一本书沉浸一个小时,还是必要的。沉浸一个小时比浮躁地翻阅三个小时或24小时,还管用。

《大年夜》

鬼子著。(收人民文学2004年第9期) 中篇小说。下笔比较狠。狠是我喜欢的。小说以乡谣式的白描起笔,进入故事的中段的时候已变成一派幻觉。总体是好的,但衔接和调性的部分还不够协调。或者,其实张扬想象的部分,还可以更夸张,更魔幻。

《隐性采访的道德成本》

黄学健论文。(收现代传播杂志2004年第4期) 本论文探讨当下电视媒体大面积泛滥的所谓【隐性采访】……这个话题确实值得讨论。【隐性采访】其实就是【偷拍】,相似的语词还有【暗访】、【体验式报道】等。但如你所知,其实终于一回事儿。

《天下脏话一家亲》

张尔疋随笔。(收万象杂志第六卷总第64期) 脏话的专门研究从来是分散的。我自己的图书收藏中,有多种以所谓“詈语”、“委婉语”为主题的书,但我还是觉得,“脏话”与通常所谓“詈语”,依旧不是一回事。粗疏地分,“詈语”更接近“粗话”,而“脏话”则更接近“亵语”……当然,与二者连接最为紧密的,是器官。

《汉语典故词典》

马君骅等著。54万字。¥20元。 这种词典对我这样不学无术的人来说,几乎就是手边必备书。因为我的一切基础经不起推敲——无论是别人的推敲,还是自己的推敲。

《悟/看出希望来》

郑石岩著。P168。¥16.00 (01)【唐】荷泽神会大师:豁然晓悟,通达无碍。 (02)【六祖坛经】:只合自悟自度。 (03)【维摩诘经】: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泾淤泥而生此华,当知一切烦恼为如来种。

《神圣的饥饿/作为文化系统的食人族》

【美】桑迪著。P360。¥26.80元。 (1)食人是一种复杂的、具有多种意蕴的人类形象。作为一种习俗,它可能只不过是对饥荒的一种反应,或者成为心理能量转换与社会调配的一部分。这种习俗规定了一种关于秩序与混乱、善与恶、死亡与繁殖的文化理论,从而使人们能够控制欲望、建立和维护某种社会秩序。

《小说的艺术》(下)

其实,每个作家都应该为自己编辑这样一份“词典”——一个属于自己的“词库”——这样的好处实在多啊多。比如,杨葵老师出一本《杨葵词典》,冯唐老师出一本《冯唐词典》,张立宪老师出一本《拆招词典》,尹丽川老师出一本《尹丽川词典》……天啊,这个书系不好玩到家算我说走嘴!

《小说的艺术》(上)

米兰-昆德拉著。9.2万字。¥15.00元。 本书P149,第六部分为“六十七个词”。作文动机在于,很多昆小说,尤其《玩笑》一书,译本歪曲、窜改的成分过大。“在法国,译者修饰了我的风格,重写了我的小说。在英国,出版社删除了我所有思考的段落,去掉了讨论音乐的章节,颠倒了各个部分的顺序,重新组合了小说。还有一个国家,我见到了我的译者:他连一个捷克字逗不认识。‘您是怎样翻译的?’他回答:‘用我的心’!……这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