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科学》

48 尼克-阿诺德著 49 用思维定势去套,“可怕的科学”丛书其实就是一套科普作品。如此定势乃至如此“套用”相当稳妥,也相当安全。事实上,“可怕的科学”大致上也就是一套“科普”作品,总数有60册之巨。其中又有“经典科学”、“另类新知”、“自然探密”、“经典数学”等不同系列之别。不过,假使仔细挑剔,会发现,除聚焦“科学”主题外,该丛书幽默、风趣、搞笑、搞鬼的时尚风格相当耀眼。所以,我的感想是,“可怕的科学”至少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科普读物。该丛书编纂者的兴奋点以及后来的市场认定都证明,“有趣”是该丛书的起点,也是终点。所以,“可怕的科学”最终成为一套以各类科学知识为主题、趣味至上的课外读物。在明确标记出这一“定义”后,该系列中的常识硬伤或知识错误依然全无天然豁免权,但至少本套丛书近似于剑走偏锋的“趣味”含量绝对超标被得以反向确认——否则的话,不客气地说,出版“哈里-波特”的原出版公司未必会对一套传统意义上的少年科普读物充满真实兴趣。得更明白,一个对“魔幻小说”兴味盎然的出版机构怎么会对传统科普一见钟情?

《天舞-失落帝都的记忆》

35 杜若著。 36 这是本氛围营造大于情节设置的小说。从结构上看,作者显然是新手,而其长项在于氛围营造及语言。而一个的口语或书面语究竟怎样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则基本无迹可寻——它像那类千古悬案:说法比线索更多。更要命的是,时空的遥远模糊了一切。

《万象》第六卷第二期

30 恺蒂文章《特纳奖2003》(P122)中介绍特纳奖2003诸位得主的作品情况。其中大奖得主派瑞的作品为陶瓷+绘画+重大话题样式。其作品标题很酷。如“我是愤怒的劳动阶层”、“无聊而酷的人们”、“去你妈的中产阶级游客”、“所有的男人都是混帐”、“野草只是长错了地方的植物”。这些句子很朴素,但也尖锐。我相信这些都是作者过心的句子,不是随便说说。

《战天京》

21 谭伯牛著。 22 本书为历史分析专著,是今人对浩瀚史料的重新耙梳、整理、推敲、发现乃至推论及猜想。打比方说,这种书像一道以史料为锅底、以观念为涮肉、以识见为汤水、以传说野史为辅料的一碗炖菜——其创造或刷新不在样式本身,而在观念与识见。

《普鲁斯特》

16 艾德蒙-怀特著。台湾左岸版。 17 因为普鲁斯特的作品是一个迷宫,因此读他的传记也是——本来这是一个不容易成立的逻辑关系。但事实上可以成为佐证的事例又是如此之多——且不说时空漫长、疆域遥远、文化差异、风俗迥然等。就说原型索引,就难于上青天。更何况在一个用电脑写传记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的今……如此看来,那个“追忆逝水年华”的家伙的一切,并不因为评论的喧嚣或传记的无穷无尽而更清晰更明确……他成为谜是一个宿命。

《殿里供的并非都是佛》

08 刘华杰著。 09 作者比较注意观念的挑剔和阐述,语句干净,利落——这样的语文似乎是低标准,但其实是高标准。蔓延式生发式鸡毛蒜皮式的文人化文字另有功用,但相比而言,在绝对信息上则弱化许多。书中作者对科学传播、科学保守性、科学观之默认配置、科学传播降神、反科学等关键范畴的见地独到。而我总想,这样的独到其实与其干净利落的表述关系密切。那种混沌的表述其实也有价值。而对那种混沌表述的表述者而言,很可能是一种不得已为止。就想一个家居生活杂乱无章的家伙刚好很适宜开小卖部。而干净利落对于一个观念的挑剔者甄别者而言,也刚好合适。

《众神飞飏—希腊诸神起源》

01 法国学者让-皮埃尔著 02 用将故事的办法叙述希腊各神之间的创世故事。 03 我一直认为这样的故事其精神根源起源于恐惧——当我们不知道自己或祖先的起源的时候,我们会恐惧。把这个意思缩小点说,很多“寻找”(父母、祖先、爱人、子女等)的世俗故事,其实背后隐蔽着恐惧的母题。

没级没段

大豆二豆的第一个围棋老师请错了。当时主要考虑的是可操作,近,就在小区里。但其实老师没有尽到责任呢。 一周前,大豆二豆的第二个围棋老师被郑重选定。老师上来就是劈头盖脸指责家长择师不慎——但有个细节可证明此老师确有文化——在讨论需要

练挂

总是脸上挂不住的人每天都要做的功课。(语CCTV某节目组语境,常用句型为:“丫需要好好‘练挂’。”

主流色情

两个意思 (1)色情也分级,也分品位和档次,也有主流与非主流之分; (2)色情已为我们时代的主流,否则,怎么会有诸如“叫春时代”之类的命名?

2月13日和2月15日

依照刘震云冯小刚在手机中的思维惯性,对一个成功人士(男性)而言论,2月14日是必须和太太在一起过的,所以,聪明的太太最紧张的,是必须关注“2月13日”或“2月15日”这样的寻常的日子里,“严守一”为什么在单位开会,没回家。

职务津贴

大豆二豆与妹一起度过愉快的寒假生活。 为了调动每个寒假生活人员的积极性,妈妈分派不同的人担任“组长”,从大豆到表妹,依次轮流。并且说,每个当组长的人,每天有一块钱(RMB)的“职务津贴”。

上班 VS 悠客

上班。 有点犯困。看城市画报专题,名为“都市悠客,缓慢生活”。于是愈发地困起来。谁不想“悠”啊?问题是,“悠”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