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看见002

中午大风,外出放风。小奇怪二。 1/ 问报摊大娘,昨天新京报是不是送花? 大娘:是。 我:什么颜色的? 大娘:红的。 我:来一份新京报。 大娘:给你一枝吧,昨天有人没要。

今天小方来采访

今天中午1:30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节目组 前来采访,一行有四人,还有一个是另外一个节目组的,今天天气很冷,各位非常辛苦。谢谢。

看手机,答记者问

1、在现代生活中,什么还能真正称得上隐私?高科技对于人的隐私是否构成一种威胁? 答: “隐私”的范围很广。一切不希望他者知道的都是。但中国人一般把隐私理解为“男女之私”,其实很狭隘。我儿子一般不喜欢当着他们同学的面叫他们的小名儿乃至他们很接受的我们给他们起的外号。每当我们夫妇忽略此事时,他们会严肃耐心地提醒我们……他们的对“隐私”的理解是正确的。

中午看见001

* 中午出去散步了今天。这件事情看起来简单,但计算机会把我栓在工作上:自己的工作,别人的工作,帮忙救火的工作,奖金车票的工作…… * 可其实,没什么工作是不可以放下的。出去,就像放风:空气,阳光,冷风,热风,自然的气息,好呢。

二少爷的创意作文得鼓励

昨天,二少爷的创意作文得到老师的大力嘉奖,命其于今日中午到红领巾广播站去朗诵。我狠狠地表扬了他一下,搞得他也有点晕乎。 我问:你的作文带回来了吗?他说没有。不过没关系,因为已经可以背诵。然后就背诵了一遍。歌词大意说:在铅笔头的橡皮一端不安橡皮,而是放上一只灯泡,中间以纽扣电池作为电源,那样的话,当高年级需要上晚自习的哥哥姐姐遭遇停电时,就不用摸黑了。

下班前的备忘录

2003年的十个容易被忽略的文化细节(如磁带发明40年) 2003年的20个关键词(其中关于房地产的不少。人生因为是一座房子呢,有大有小,有买有卖,但其实,都是租来的,租期长短不同而已)

不断,不断,而已……

* 《失落的一角》是那种看起来简单,可其实非常不简单的书。类似的作品有很多。《小王子》是这样的作品,《窗边的小豆豆》是这样的作品,甚至包括沈昌文先生新近出版的《阁楼人语》也是这样的作品——在沈公那本集合了十多年“编辑手记”的书中,其实也记录着整个中国知识界不断变更的思想轨迹,甚者,其中还掩蔽着一家思想评论刊物难免的尴尬、挫折、迂回或妥协,煞是有趣。有关于此,我会单独成文,这里就不多说。

整天与计算机在一起

现在整天与计算机在一起。与我的私人阅览室的思路相似,其实还可以写一个我的思想驿站之类的文字,记叙自己思绪与计算机间的纠葛和混乱场面。键盘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大脑中的最重要的一个网络系统以及承载平台。没有他,我们还会思想吗?